90後二度裸辭搞工藝平台 辦單車團、木工班:教人實作,回歸自主生活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職業可slash,一份工當中原來也可以再slash——單車、木工、古物,在洪水橋車來車往的大馬路轉個彎,幽靜的街上有間充滿文青氣息的複合空間,難以定義,但所想推廣的就如其名:Common Sense。那些看似可呃like的「文青嘢」,不是為擺而擺,而是店主Stephaine的生活日常。

由復修古典單車到「想做一件fit自己的東西」

這種日常,源於17歲那年她跳到另一種日常——那時她到德國交流,看見家家戶戶都愛自行改裝家居,「超市旁通常會有間一樣大的warehouse,全是五金、板材。」她說着不禁扶起臉,一臉欣羨。喜歡踩單車的她,也是那時發現真的可以用單車代步——生活原來有這麼多東西可以自主。

回港後,她在機緣下獲得一部古典單車,又認識了擅長機械維修的單車友昌哥,開始學復修,「愈研究得多,愈想做一件fit自己的東西。」然而當大學畢業,「那時未興slash,可做的兼職都是補習而已,沒想過可以不找正職。」讀文化研究而關注社會的她先試過社福界,失望而另嘗藝術行政,工餘時就繼續鑽研工藝、教學。

在德國她發現單車代步之美好,也見證人人自己改造家居,慨嘆香港人沒這種風氣,「個個都說:買啦,不合尺寸也不要緊,照擠入家。』最後變了一岩一窟,櫃又不好用,掉又不是不掉又不是。不關空間大小事,德國有些也是普通單位,但自己做東西的能力很強,也很便利到生活。」

▪ 不想打死一份工!畢業生做Slashie斜槓族有咩工作選項及好處?

▪ 【全天候WFH】斜槓入門攻略 Slash=高級炒散廢青/窮忙族? 講fun唔講金

Now or never:無力中建立自主天地

那時正職忙得翻天,她仍堅持抽空做木工,「可能是因為自己造物很有滿足感,而且這才最fit那個空間和用法。」她說。「也因改裝舊物是對整個社會、人、大自然、萬物的關懷——我不想再製造那麼多垃圾,改裝時也不要用化學物。」她有感很少人這樣想,於是也兼教小朋友和青年工藝設計。其實他們在實際操作當中,也在學習生活技能:「可能他日後煮個飯也會覺得順手了、懂得用陰力,這是教育最大的滿足感。」

這樣Slash的生活,本來可以一直維持,但「chur」了幾年身心都累,加上近年社會的轉變,她變得較想透過工藝帶給人力量,「不是說搞展覽沒意思,只是覺得now or never。」於是前年她第二次裸辭,將副業轉正開舖,「有自己空間的好處是,就算沒工作又如何,我們都在這裏,很實在地建立了一個平台。」

當初在社福界碰壁,她也曾有過無力感,「我們常常很沮喪的是,好像卡住了:東西爛了,想維修,但不知怎算;想改變社會,但做社工卻未必做到。那能力範圍內有甚麼可以做呢?這空間是一個體現——教人實作,回歸自主生活。」她側頭想想:「有時在想有甚麼是需要靠別人來做?就發現:咦,愈來愈少呢。」

她慨嘆有些人在舊物再造時會用化學物:「明明那塊木本身可分解,尤其vintage的東西,舊年代沒那麼多化學劑,現在卻硬是要倒環氧樹脂、塗光油,不是很合理。」

▪ Slasher起步懶人包!6大心得教你興趣變事業 做斜槓族月入賺幾多?

▪ 難為Freelance job定價?轉型做全職自由工作者,注意4點令你免走冤枉路

「正職與自由身沒有誰較高尚」

在這裏她辦過木工、銅玫瑰等工作坊,也有單車團和出租古典單車。有參加者說很多謝她做這些,「有個九龍人又會常來租單車探索城鄉,工藝班也會撻着客人一起交流。」然而為了交租、維生,她有段時間瘋狂開班,常頭痛胃痛,這半年來只好減些。她笑說以前覺得自由身的人可以常放假,「做了就發現:才不是呢!正職更好,有假期。各有苦與樂,沒有誰比較高尚,只有最適合。」

只是做freelance的苦,有時動輒關乎生存。當在外教班的機會隨疫情起伏,自己舖是做深度文藝活動,始終受眾少,又聞說全球經濟會轉差,「加上市場變化很快,之前單車團反應ok,但現在又興車中泊……」她甚至想過要不要回去找份全職,將這裏變回副業。「但如果做到都想繼續啊……想找資助,只是計劃書講求量化成效,教育卻無法量化。」朋友建議她開木匙班,「但又不想人有我有。」始終她開創這片空間的初心不是這些。

她希望大家也可以重新自主生活,以前常去NGO生活書院,發現那裏正有最好的示範:「跟農夫落田,或舊址有木工室,大家會落去做做東西,或者煮煮飯,就是這麼簡單,給到人的這滿足感已是最大。我這裏就好像一個試點,很細規模地去做這件事。」

▪ Slasher不務正業但求自由?九十後斜槓族:「唔想十年如一日。」

▪ 3日瞓2個鐘換3萬人工!Slasher目標打夠一百份工賺經驗閱歴

前路未明,但這個旁人驟看會問「搞咩」的地方,其實正因少見而重要。主流要求事事有明確定義,她說在香港做木的人也會將傳統和新做法分得很開,「但明明大家很喜歡歐洲那種新舊並存,兩種價值其實沒說哪種差些,融合對職業和立身處世也有幫助。」

因此她選擇,「特別些便特別些,總之是喜歡的就可以。」創造出這個fit自己的空間,比起從前把自己fit進工作,始終舒服得多。在這個平日的下午,閘門半掩,內裏有人對着木頭揼揼碰碰,柔和的黃光盈滿着這空間,照亮着當中的舊牌子單車鈴鐺、時鐘、書本與鎖匙。縱使迷茫,但就像她所說:「客人常說這裏像解憂雜貨店,明明是來做木,但慢慢就會說起各自的煩惱。」路難行,但彼此陪伴,總會走到出口。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相信各位打工仔,一定經歷過見工被HR壓價的慘況,但近日就有網民於討論區分享自己收Offer的「意外待遇」,引發網民熱烈討論。  樓主發文表示自己收到Offer,但公司竟沒有壓他價,而是「壓grade」,對此感到不解,於是開Post問廣大網民:咁係代表咩? 帖文一出,網民紛紛發表己見:  「人工就係最誠實既grade。」 「Grade低啲少啲責任,人工又高咗30%,唔係好著數先啱咩?」 「Title越低人工升幅潛力越大。」 「人工同grade係掛鉤,你人工唔夠高所以唔可以拎嗰個grade。」 「HR都係睇條友嘅current salary,同埋加咗increment 之後,match到自己公司邊個Grade。」...
疫情打擊各行各業,失業率上升,搵工變得更難,逆境當前,卻是打工仔裝備自己、華麗轉身的良機。不少人正經歷事業瓶頸甚至失業,有原本任職數碼營銷的人員利用3個月失業時間自學,成功轉行做UX/UI設計師,人工飆三成半;也有行政職員在職期間進修獲取專業資格,疫下轉身一躍,晉身上市公司秘書,人工暴升五成。人力資源專家分析,華麗轉身的關鍵在於努力儲skill sets和緊貼市場脈搏。 30歲的Ashley原本任職廣告公司數碼營銷助理,疫情期間公司流失大量客戶,老闆心情欠佳多番奚落員工,Ashley萬念俱灰下裸辭。失業後她沒有搵工,一直鍾情設計的她決定給自己3個月時間,由零開始學習成為一名UX/UI設計師。 參賽換面試機會 轉行人工加三成半 設計應用程式及網頁的UX/UI行業近年迅速堀起。Ashley既無經驗,也無相關學歷。她首先利用Adobe XD等大熱免費資源學習設計工具,快速上手掌握設計APP介面的基本功;同時報讀為期兩個月的Boot Camp速學基本coding,例如Javascript、HTML等。她指UX/UI設計師雖不用兼任coding工作,但擁有基本編程技巧可了解介面設計的可行性,縮短trial and error的時間。她指出,有志入行者未必需像她般裸辭瞓身,但千萬別否定自己,盡快踏出第一步,「你永遠唔會覺得係時候或者夠料轉行,但其實網上大把資源,係睇你夠唔夠膽踏出第一步」。...
喜利得(Hilti)一直尋求突破及團隊合作的企業文化,不僅展現於長期以來為建築業提供先進技術及解決方案,在人才發展方面,亦貫徹同一宗旨,從不固守傳統由上而下的職場階級,而是以人為本,成功激勵工作團隊時刻熱誠地投入工作,甚至在「疫」境當前,員工也樂意和公司並肩同行,將「建造美好將來」的企業使命,視為一己重任,共同將願景拉近。 關懷員工不是口號  而是付諸實行 如何提升員工向心力,一直是各大小企業關心的課題,人力資源諮詢公司Kincentric於2021年公布的全球僱員意見調查結果顯示,香港區Hilti員工對公司的投入度,名列前茅,向心力得分高達88%,成績傲視該集團在全球的所有分公司。 Hilti(香港)總經理梁瀚恩(Michael Leung)認為,同事之所以對公司產生認同感,主要歸功於企業的「關懷與績效」(Care & Perform)核心精神。「在人才發展方面,我們一向強調情理兼備,而非只著眼於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