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你踏上想走的路了嗎?

十年,你踏上想走的路了嗎?

每次出席中學同學的婚禮,她都會覺得有點緊張。面對坐席上其實不太稔熟,只是一、兩年見一次的舊同學,總要先順序每人匯報一次自己最新的事業和感情狀況,跟appraisal差不多。轉過三次工,千辛萬苦,去年她終於升上了AM一職,說出來也算得體了吧?

「快看快看,Wendy上了報紙啊!」甫踏進會場,便看到舊同學們圍著其中一人的iPad在看,原來在說一位樣貌娟好,個性外向進取的同學。Wendy畢業後當了幾年記者,輾轉進了獵頭公司任職,人脈甚廣,不知怎樣結識了某大商會會長的公子,拍拖一年便嫁入豪門,正式「飛上枝頭變鳳凰」。照片中的她穿著一襲淺金色晚裝,站在丈夫和老爺身旁,十足的名媛風範。

「唉,我們這些凡人,恨也恨不來。」Kelly嘆氣說。Kelly是她中學時最要好的朋友,畢業後考到一份政府工,雖然工作量大、人事複雜,但總算年年跳point,準時升職。數年前儲了一筆錢,跟朋友夾錢開了一間補習社,當半個股東。

「怎麼說,妳也很出色呀!有次經過你的補習社,見到很多學生呢。」她說。

「只是表面好!天天夾在中間看上司、下屬面色,晚上又要管公司財政,辛苦得晚晚失眠。」的確,Kelly的黑眼圈深了許多,但笑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開朗。「妳呢?最近如何?」

「還好,最近終於升職了。」她回答得很簡短。

閒話一番之後,音樂奏起,司儀介紹新娘進場。昏黃的燈光下,塗了厚厚粉底、貼上長長假睫毛的新娘,跟她印象中Rita中學時的樸實臉容相去甚遠。

「果然是iBank夫妻!不然怎麼豪得起在Grand Hyatt擺酒。」Kelly說。Rita在會計師樓熬了非人生活的頭幾年,突然一下子就跳到了一間iBank的VP位置。最近她的Facebook滿是二人周遊列國的照片,去完芬蘭看北極光又去希臘看愛琴海。

當晚筵席之上,她只是興味盎然的聽著大家討論人與事,又在心底裡暗暗比較。她很明白,人各有志,也說不上是羨慕,把自己硬生生的剪成別人的形狀,並不就會快樂。但這種念頭一直揮之不去──其他人好像都達到了一個更高層次的領域。

踏入社會的第十年,大家好像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正踏盡油門狠狠的全速前進。自己在這十年間,又做過了甚麼?


深夜,她捲在被窩中,打開手機Facebook回看自己過去十年的照片。她看到自己站在法國和西班牙的街頭,那是她辭去第一份工後,用薪水第一次隻身一人到歐洲旅遊了一個月;她想起第一份工的老闆,要毫無銷售經驗的她在一個月內簽到三百萬的數,她拚死拚活、左湊右湊,終於跑了三十萬回來,換來老闆一句「做得好」的稱讚;她看到自己跟同事在酒吧舉杯慶祝的照片,那是她第一次替公司擺展覽,那幾天做到通宵達旦,多客的時候連水也不敢喝,生怕走開了便搶不到單;她想起當年的一個變態女上司,要她把proposal改到第十七個版本,她挫折得躲在洗手間裡哭成豬頭,洗過面後又要向鏡中的自己擠出一個笑臉……

突然間,她想給自己一個擁抱,摸摸自己的頭,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沒有父蔭,沒有人事關係,樣貌也不怎麼出眾,一路沒有順風順水,但總也沒有放棄過。也許你沒有別人走得那麼遠,但沿途的風景,是別人看不到的。想著想著,她便沉沉睡去,又再準備迎接第二天的槍林彈雨。


十年,你又踏上想走的路了嗎?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ditor@jobsDB.com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