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夢想家】DSE肥佬卻追成兩個夢 當設計師再變身型格汽車美容師傅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職場夢想家】DSE肥佬卻追成兩個夢 當設計師再變身型格汽車美容師傅

每年夏天,都會見到名人替DSE學生加油打氣,才想起當學生時的確覺得成績大過天,但人生究竟是否一試定生死?第一屆DSE考生,當年有主科肥佬的Marco說:「老土些講,真的不代表什麼。人人都有長處,可能你只是未找到自己的舞台。」 如今他披起牛仔外套,當上了型格的汽車美容師傅——咦,與坊間印象的「車房佬」怎麼不太同?  

為心中的錨 冒黑雨也要轉科 

來到Marco工作的「車房」,牆身的燈管、頭頂的射燈讓這裏真的仿如舞台——維修車房和汽車美容車房原來不同,後者特別需要光,才能看清車的瑕疵。「汽車美容師傅就像皮膚科醫生,負責車輛外觀,即漆面問題。」而成為「醫生」之前,他只是個車迷,另有設計師的正職。 

而家份工可能係世界上最伏嘅工

但故事並非什麼熱愛汽車卻被反對,設計也是他所愛,這甚至令他當年公開試考得差時,仍能找到定心的錨:「那時都會有少少覺得成績代表一切,又有好多人想你讀這樣那樣,但最緊要找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之後才會輕鬆些。」誰知當時派位竟派了IT給他,那天他冒着黑雨都要到IVE申請轉科,結果成功讀到設計,再升讀HD,畢業後就投身設計和數碼營銷行業。 

與此同時他對車的熱愛一直未減,「初初是因為中學時看《頭文字D》。」他笑着說。有了第一部車,就開始自己換換零件,後來又學人自己鍍膜,「買了很多不同國家的產品去試,但架車都是花碌碌。」直到去年見到「職人 SOC Auto Detailing」的課程,才發現原來有很多細節要留意,愈學愈上癮,還入了行。「都想感受、試試不同行業。」同時他仍會接些設計freelance,所以都不算什麼放棄理想。 

【職場夢想家】DSE肥佬卻追成兩個夢 當設計師再變身型格汽車美容師傅

很多人以為新車不用鍍膜,但他說其實落地不夠一個禮拜已很花,「你不會等到皮膚差才去救。」有些人會DIY洗車,「但可能泡沫洗得不夠乾淨,或未抹乾,太陽之下就像放大鏡,那一點的漆面受熱,就會一撻撻。」 

▪【職場夢想家】前投行主管棄高薪 瞓身7位數字積蓄搞InsurTech 將屋企變員工宿舍

▪ 【職場夢想家】厭倦開OT忙湊客生活 90後金融才俊轉行做數據科學家:交到貨work from hill都得!

細節多多初入行難拿捏 

 只是由興趣班變成職業,就像跨到另一世界,單講洗車已很講究,「窗邊、頭尾燈位、入風位,這些隙位很影響整體觀感。」到研磨部份,只計車頭已要做兩個鐘,「以前覺得鍍膜就是塗、抹,但原來研磨才是最重要,底子做得不好,之後如何塗coating都修補不到。」研磨時卻又怕太大力會磨穿油,常就住就住,結果又變了好像未夠晶瑩剔透,「很大壓力。 

幸而慢慢練習,累積經驗後,現在遇上不同車都能應付自如——泊樹底沾上樹汁雀屎的、素黑色瑕疵特別明顯還特別難做到鏡面效果的,他都能一一將它們變成新的那樣。但這行也可說是學無止境,「要熟習不同車廠的車用油特性,另外coating日新月異,就要閒餘時用自己的車來試。」日夜都對住架車,不會厭嗎?他秒回:「不會,車對於我來說是不會悶的。」 

他工作的地方叫「職人」,「職人精神是在於執着程度,不能得過且過,一定要做到那效果。」初入行時做得慢,他試過做到半夜只剩自己一個,也不能將就交貨,「真的做到很沮喪,唯有坐下來飲杯,清醒一下,再努力過。」 

【職場夢想家】DSE肥佬卻追成兩個夢 當設計師再變身型格汽車美容師傅

汽車美容的細節還有許多,塗了coating後什麼狀態要抹也要懂得看,車身以外玻璃都要做研磨。他也提醒客人鍍膜後也要保養、洗車,否則會加速鍍膜的磨蝕。 

▪ 唔打工哪有錢?創業可申種子基金、政府資助 資金來源高達5百萬

▪ 【職場夢想家】厭倦開OT忙湊客生活 90後金融才俊轉行做數據科學家:交到貨work from hill都得!

因職業在交友app碰釘 

 然而雖自問這是門技藝,卻總會被不了解的人白眼,試過用交友app時,報上職業後對方就不再回覆,「沒問題的,總有其他人願意了解你,最緊要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如當日學業失意,他卻知道每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在如今這個舞台,「車房仔」不會被客人看低,反而會獲視為知音人,一起談車經。 

自我價值確立了,但日日拿着拋機,不懂用力的話震都震到傻,「初入行時腰、手都會痛。有些跑車又很低,要跪着做。」忙起上來全日都沒停過,回家一撻落床就睡。但,「這始終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常常見到客人的車本身矇了,啞了色,「一路研磨時,用射燈射住,會見到倒影的燈珠愈收愈細,最後會連射燈燈杯的紋都見到,那刻成功感是很高的,靚到自己都想影張相留念。」客人拿車時嘩一聲,「是幾開心的。」他不掩雀躍地說。 

「加上以前在辦公室做過,發現自己始終喜歡走動多些。」而且這裏除了做車,還會對客,可以聊車經,甚至大家的職業、生活,「見識多了,自己的溝通技巧也好了。」在這新領域,好像很多方面都可以再探索,即使染上「職業病」也很快樂:「出到街會留意其他車,一看就知道它有沒有做過研磨、哪個位可做靚些。」他雙眼有光:「落雨時見水珠的分佈就會知道。」昔日的公開試失利,如今看來就像被蒙在塵埃下的水漬,經過清洗、拋光,車輛就重新發亮。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由金融業、市場行銷轉行到安老,還要是在2020年疫情初起時,幾年前的Marvis大概會說:「你都傻嘅。」自言本身功利的他,如今卻樂於和不能給他功利的公公婆婆笑談、打波,「以前是物質上滿足,現在是心靈和精神上。」這兩年內,他更晉升成區域負責人。在人口老化下,安老業會否是條出路?  昔日份糧包受氣 今日變得到關懷  夜幕低垂,一班金融才俊對着香港的夜景開了支紅酒——這是Marvis從前的日常。「其實功利是讀U時才開始,大家一來已經交換卡片,想着識這個朋友是有什麼用途。」讀經濟的他畢業後順利成章做銀行、證券行,「真的夜夜笙歌。」人生看似順利,卻其實不開心:「你也不喜歡戴住面具做人吧?很辛苦的。」他吐出一口苦水。「但就覺得,返工就是這樣的。」要飲酒?好啊,剛好可以用來驅走不快。  他不是不知道有真誠一點的行業,但當時已沉進了金錢遊戲,只想着買樓、闖一番事業。直至一次公幹期間湊大她的嫲嫲離世,「我很記得細個講要照顧嫲嫲,大個卻顧住玩。」他說起嫲嫲時仍有點淚光。「我想了很多:是否要花多些時間陪家人?賺那些錢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呢?」他很想彌補,去了讀復康助理課程,想着:我要好好服務長者。  他去學扶抱、按摩、餵食、如何幫長者做復康運動,課程完結後,就進入和悅會做兼職。第一次做上門服務時,聽說可能要煮飯,他心想:死啦煮什麼好呢?誰知一開門,那婆婆竟然已煮了飯給他,「好像變了她照顧我,很觸動。」從前份糧是包受氣,如今卻得到關懷。也不再需要戴面具,「你不是用真心對他,他是知的,你會感受到他喜不喜歡你。」  以前他會自豪於:嘩我20出頭已有不錯的收入,現在卻會心甜於和長者相處——他興致勃勃地分享:「孫的仔叫塞,那你知不知道塞的仔叫什麼?」他笑着說:「是有個伯伯教我的。很多時別人以為我幫他們,其實是他們教我東西。」而這些相處,都來自拿個心出來和人交流,而不是面具。  ▪【職場夢想家】前投行主管棄高薪 瞓身7位數字積蓄搞InsurTech 將屋企變員工宿舍 ▪...
工作的意義是什麼?香港一直都被人覺得是一個「搵錢至上」的地方,打工當然是為了「錢」。上班族為了「錢」工作多辛苦都不怕,平均每週工時長達52小時,早兩年更被評為一度「全球最過度勞累城市」。但疫情以來,打工仔對工作及金錢的看法有所改變!有國際人力資源機構於今年1月份進行調查,發現逾6成受訪打工仔認為最重要的價值是「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此價值在調查中10年來首次超越「吸引的薪酬及福利」選項。財務策劃行業因編排工作的自主性高,所以能讓人更好地達到「Work-life balance」,兼顧事業與家庭。  ▪ HR真心話!大專生疫境求職無回音?4招解救石沉大海的CV ▪ 過勞城市排行榜 香港第二﹗不要忽視搣手指、手震、呼吸困難等8大受壓症狀 打工仔3招趕走情緒污染...
你試過「好心做壞事」嗎?有時本着好意做的事,沒想到竟愈幫愈忙,造成反效果,近日就有網民於討論區發文,邀請大家分享一些「客人誤以為對店員係好事嘅野」,  樓主先拋磚引玉,舉出兩個例子:   髮型師幫客人洗頭時,客人因為不想髮型師太辛苦,所以會自行抬高頭,然而此舉卻令髮型師難以就力。  不少香港人吃完日本料理,都會把餐具收拾好,例如喝過麵鼓湯後,自動把湯蓋蓋好,卻令店員最後需要多做一下「拆蓋功夫」才能收去清洗。  帖文一出,不少網民也分享了更多客人「好心做壞事」的例子:  「喺快餐店自己拎個盤去回收,都講過好多次太多人咁做,個經理一係X個潔姐姐遊手好閒,一係覺得唔洗咁多人執枱,炒得」  「快餐店阿姐執盤順便抹埋張枱,你個盤自己拎走咗,阿姐根本就唔知張枱要抹」  「搭飛機食完個餐去廁所, 順手拎番個tray去pantry比空姐, 點知比佢西X我面」 ...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