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

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一場精緻的婚禮、一個一夜之間多了節日氣息的商場,魔法背後,場地佈置員的工作到底是怎樣的?入行10多年、現為婚禮場地設計兼佈置員的Emad說,佈置一般包括拉backdrop、拼foam board,用電批固定物品等,如果是商場,待晚上11時左右關了門才能開工,做到第二天早上8、9點。其他場地還包括會展、櫥窗、店舖等。

▪90後婚攝少女:難忘新人不滿話「影得佢唔靚仔」

車房、麵包、髮廊學徒是讀書失意人?入行月薪4位數字卻仍堅持的原因……

體力與智慧並重:須預視場地問題、隨時應變

 Emad說:「要搬抬,辛苦的,但也很悶,回去大陸採購現成的東西,而我只是負責攞置而已。」入行不久後,朋友介紹去做婚禮佈置,工作內容差不多,但感覺很不同,「婚禮是有些東西想和好友分享,人性一點。」但工作節奏較緊張,只有儀式開始前2個多小時可佈置,要事先估算哪裏可能出錯,又要先了解由停車場到場地的路線,「有些地方升降機太小,有些要經過廚房。有酒店單是運東西就要一個鐘,如果不知,佈置便會遲了。」510x120-v3

到了現場,還要一眼關七,「一scan就要知有甚麼不妥,例如上面有盞水晶燈,背景板一舉上去會撞倒。」有時還要面對他人眼色,「尤其是五星級酒店,我們好像不是人,但我覺得大家是平等的,你有錢便有錢,我是來幫你的。」

他其實也不太喜歡為做而做的婚禮,「但我也要搵食,坦白講。」後來老闆和他聊天時,發現了他的本業——他本來是做設計的,金融風暴時被裁,那次老闆一問,終於做回設計。後來又做過其他公司,不過他不喜歡被框住,數年前創辦了現時的「隨囍 ForCheer Wedding Decor」。

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1「很多做production的朋友也會和我說覺得很浪費,但沒辦法,因為客人要。他們是商業模式,要養員工,我就是不想這樣被逼住做。」如今維持家庭式小本經營,才可自由發揮。

▪宴會音響師播歌遇lag機、客人衝上台搶咪,最考現場應變能力

▪【周末兼職達人】係咩驅使佢星期六日都兼職?炒散Event Helper做足十幾年

木板代foam board、自製黑板、背景布變布袋送新人

真正大的轉變,源自一次為客人佈置百日宴,旋轉木馬、城堡、氣球,全在幾個鐘後變成垃圾,塞滿兩架垃圾車,「剛入行時也覺得不妥,但講不出,那次我望住:這全是我製造出來的垃圾呢,感覺都幾大。」他說。「那一刻沒想到地球那麼遠,只是在想可否不是丟那麼多。小朋友也是無辜的,他還未懂性,可能他也不想。」

他忍不住回家閉門想了幾天,決心找替代物料,終於想到用卡板和布代替難以分解、不能重用的發泡膠板、橫額,背景布更可在事後造成布袋送給新人。近年他又將木板塗上黑板油,當成黑板地畫。不過準備時間就多了,「要找合用的卡板、裁好、磨、上色,簽名板也可以做一天。」工作室空間不大,「如果要做些大的東西,會將其他東西推出走廊。」搬運時又要多個人,「但開價不能太高,大家結婚很多錢要花,不會接受。」轉型第一年因為坊間沒有參考,幾乎沒有客人,幸好後來有不同媒體報導,生意終於重回軌道。

「做得比從前開心——終於不用丟那麼多東西;另一方面原來有些客人本身也有這想法,只是坊間沒這服務,幫到他們都幾好,他又開心,我又有錢賺。」他少有地笑了。「有個客人搬了兩次屋都有保留我們做的木logo,還拍照給我,有些感動。」

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3現在主題不再是一式一樣的公主、城堡,「沒主題也可以,如果穿起龍袍不像太子,那為什麼不做回自己?」他會引導新人找出二人共同的關鍵字,每次客人給出的字眼都不同,可能是「羽毛、望遠鏡」,也可能是「可持續發展、自然」,每次都要想一想,工作也就不再那麼沉悶。

▪【周末兼職達人】係咩驅使佢星期六日都兼職?炒散Event Helper做足十幾年

▪8種現金出糧炒散工作:速遞員、場地佈置、活動推廣等 冇追數煩惱

拒被標籤「環保」:只是「冇咁嘥野」

不過,有時他也會問自己辛苦是為了什麼,「早前想過不做,做得久見到行內很多東西改變不到。」說的,是見到不止一間參與食物回收計劃的酒店,把剩食全倒掉,另外煮一份包好捐去,最後卻拿了獎。「而且不佈置就最不浪費。但太太說,如果你也不做,真的想婚禮不那麼浪費的新人怎麼辦?」

雖然做的是減廢,但他不希望別人標籤他為「環保」,「一聽好像環保L,不想那麼極端,只是想給大家多個選擇,說這是『冇咁嘥野』都可以。」他也不覺得自己轉型有多厲害,從來他都只是跟從自己的心,「如果見到百日宴那堆『垃圾』,任何人都會覺得:不用吧?」

如今工作能夠「不用這樣」,又能維持家庭,他說算是不錯。唯獨有很多想法未有機會實現,「我找到一種物料可以代替發泡膠板,像紙皮那樣可以回收,又可以再用,已聯絡好,但一次要訂一個貨櫃,沒有地方放。」他無奈地說想過申請資助,但自己讀書不多,又要照顧患濕疹的幼兒,分身乏術。

如今行內多了人用木,但他見大多只成為元素之一,甚至是在發泡膠板上貼上印有木紋的紙。回想轉型,他說也不是什麼高科技、很難做的事,也希望多些人能行出這一步。也許就如他總說的:不要被現有的東西絆住,「不要抹殺任何可能。」

入行薪金:散工日薪$300多至$1000多元;全職月薪約$12000多元至$14000多元

入行途徑:Emad建議有興趣入行的可以先去炒散試試,如果覺得適合,宜做長工,「散工賺到錢,但什麼也學不到。」他建議可到production house工作,「至少知道整個流程,如果日後有興趣繼續做,這經驗很重要。整件事的意義也大些,不是只做勞工。」此外長工也較能鍛鍊手藝,「幾日沒拿電批已有分別。」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閱讀:

搵人整水喉 點解咁難?新一代水喉技工考齊證書牌照 唔愁無工開

赴台灣學藝回港入行 花藝師:「日拆500枝花換70瓶水是考驗﹗」

從NGO轉型做hostel老闆 帶團行老店:「旅舍是讓人認識社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