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仔做地盤?90後設計師轉行做藝術漆工人 靠一幅牆折服男師傅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地盤工作,常被視為污糟、粗魯。但遊走於地盤和裝修工場的藝術漆工人穎深並不認同:「不能用工種去看人的高低,是看品格的嘛!」紮起馬尾的她一身乾爽,只有冰袖和卡其綠長褲沾了零星油漆,反倒像褲子本身的設計。人人避走的地盤工作,是她的dream job——工作也像人,即使其貌不揚,卻總可找到彼此所愛。但終成眷屬之前,卻要承受旁人目光:「女仔做地盤,得唔得㗎?」

「油漆工也可以很乾淨」

畢業於知專學院視覺傳意課程的她喜歡畫畫,畢業後就去做設計,誰知經常要OT到通宵,客人要什麼就只能做什麼。工作了兩、三年後,腳意外受傷,終於辭職休息。「那時很迷茫,不想回去做設計,又不知做什麼好。」有天身為退休油漆師傅的爸爸講笑說了句不如做油漆,她就去讀書考牌試試。但其實她也驚,「油漆給人的感覺就是污糟、粗魯。但真正去學時,發現原來可以很乾淨、很斯文。乾淨與否,取決於個人的謹慎程度,而不是工種的問題。」

拿起油掃,她說有點像拿起大畫筆,當然「畫畫」以外尚有許多學問——每種油塗在不同物料上,都有不同效果。當光線射入來,掃紋很亂就一眼就見,「駁口要做得靚,不能太厚,又不能太長。」批灰也要批到幅牆很平、沒有粒粒,連力度、角度都要重新學習。雖然難處很多,但天天都可以接觸到新事物,讓她倍感雀躍。

女兒做地盤,媽媽也有反對,「要了解她反對的原因,是怕危險、粗魯還是污糟?但她見到我回來正正常常和平時差不多,慢慢又沒什麼。」

▪ 有興趣成為「髹漆技工」?即刻撳入嚟睇睇!

▪ 地盤佬日誌—裝修佬/地盤佬

塗一幅牆折服男師傅

考完牌想入行,性別定型的𣕧鎖卻攔在腳前:「很多公司講到明不請女仔。」難得有面試,對方卻建議她不如做管理。到終於入到行,仍要時常面對偏見。「有些師傅會說很厲害,下一句就是:『女仔遲早都嫁人啦。』初時都很不開心的,但我會不出聲。當他見到我做完一幅牆後,便對我刮目相看。於是我就下定決心,即使別人會標籤這行,你就用行動去回應。」

只是,有時連行動的機會都沒有,「之前的公司不給我批灰,可能覺得女仔不夠快。」她深知體力很重要,曾經一星期做幾日gym,老鼠仔也出來了,如今轉了專做藝術漆的公司,工序多涉及批灰,終能小試牛刀,更發現新大陸——藝術漆較多變好玩,有很多新事物可學:「例如批隻有砂的灰,之後批面灰,再刮,就可做出仿石的效果。」而且,藝術漆沒法用電腦調色,反而有機會動動腦筋,「客人給了板,你望住,就要做的了。」

好玩,但也難。當問到辛不辛苦時,她毫不猶豫地狂點頭:「始終工作要快,又大塵,有個健康風險,但做任何東西都有種叫做……付出囉。」半晌後忍不住說:「其實都幾難頂的,哈哈哈。有時趕工的話,連星期日也要返。最長一次紀錄是,我試過連踩20日。」加上,全日需要不停批灰,近來就發現手腕、手指會痛,故此要經常拉筋。

言自己的速度也許不及男師傅,「但肯給我做後,要時間(去練)囉,事在人為而已不要用性別去界定一個人做到多少東西。」

▪ 【應屆DSE畢業生】「金領」電工出路多!隨時好搵過白領兼可升工程師

▪ 地盤佬日誌—經驗大於一切?

「我終於找到一份不驚星期一的工!」

但多變的藝術漆還是成為了她的dream job,「有點像做藝術品,比以前立體。近來做了幅特色牆,做到好像有些金箔跌落來,有個成功感。」她笑得瞇起了眼。做完別人住得舒服,她也會開心。好動的她更表示:「做這行又可以周圍走,很好玩。」

「找工作最難的,是找到一份不驚星期一的工。」她笑笑地說。「那時做設計呢,我每朝起床不是胃痛就頭痛,要不就喊,因為壓力真,的,很,大!」現在到了星期一,她就會很開心:「起身返工啦!雖然現在我人工不高,但做得開心、身體健康,這重要過高薪厚職但不開心。」

也因此,當別人dream job不是空姐就是看似浪漫的咖啡師,她卻樂於擁抱地盤,「我也要搵食,但如果只是為了搵錢,做任何東西都不會是你的dream job,因為對你來說這只是一份工。但當你找到喜歡的事,心態就不同了。說實話,我也不喜歡地盤的,環境太惡劣了,但如果是在做喜歡的事,就會調節到。」

從前做設計幾乎都是女同事,轉行後全部男人,「未入行前都驚他們比較惡,但可能我是女生,他們對我講說話都斯文些。」不過也要適應他們的相處模式—串串貢、愛開玩笑,還愛聊天,「有時不應他們,他們就會叫到你應為止。」她笑着說。

當然,要找到喜歡又能搵食的,談何容易,她有許多朋友見了很多工都不適合,「因為找的都是不喜歡的,但喜歡的又難以維生。」她自言自己好彩,但或許,也因為她鼓起勇氣跨了出去——接觸多了不同事物,至少多了機會找到出路。

她的選擇,也突破了社會的傳統框架:「在傳統觀念中,有太多女生『應該做』和『不應該做』的事了。但我可以用自身作為例子證明,即使是女生都可以做得好。」如今,她自信地用灰匙刮起一道道紋,「只看這道牆,你怎會知道做的人是男還是女?」行動,或許可以讓你和世界都找到另一種答案。

入行薪金:日薪$600至$800

入行方法:到香港建造學院讀課程、考牌,經學院轉介、朋友介紹或上網找空缺。穎深特意提醒大家:「做這行要襟捱、開朗,不能完全不出聲。同時也要小心謹慎,因為地盤有一定風險在。還有,你不能怕污糟,因為有時找不到攪拌工具,都要成隻手伸入去油罐,但其實攪完洗手就沒事了。」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根據JobsDB早前發表的《2020年大專生就業狀況調查報告》顯示,不少畢業生會以自由工作者,甚至Slashie作為揾工目標。為甚麼陸續有畢業生以Slashie為工作目標?究竟當Slashie有甚麼好處? 當SLASHIE的好處:靈活自由、...
工作的日子久了,往往會發現自己總是重複犯錯——不是說那些工作過程中或步驟上的錯漏,而是一些原則上的小毛病。每年伊始都提醒自己這一年要好好記住不要再犯,重要的事情在心裏默唸三次。各位也有以下這些小毛病嗎? 1. 學不懂say no 無論對同事...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