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着迷茫畢業 暫不工作出走探索自身:「沒有Gap Year可能仍然無力。」

懷着迷茫畢業 暫不工作在歐洲香港探索自身-沒有Gap Year可能仍然無力畢業後,許多人都急於趕快找工作,但Kilo說:「人生流流長,要工作日後有排做吧。」於是她給了自己一個gap year。「那時整個人很迷茫,見到很多問題,有很多憤怒、無力,很想改變一些東西,但不知道可以怎樣。」她說。「我不想帶着迷茫去做全職工作。Gap year會逼自己去想:我是誰、應該做甚麼、如何去做?相反當我迷茫卻去工作,那可能只會變成謀生的東西、comfort zone,但對我來說工作本是學習、積累經驗的平台。」她說。「如果很清晰知道自己要甚麼、待人處事成熟,不怕日後沒工作做。寧願知道自己想深入研究的是哪些,再去做,收獲會大些。」

▪畢業生迷思:讀神科等於擔定事業天梯?冷門科必定難覓出路?

▪【Working holiday】異地捱世界劃花CV?受氣被剝削靠忍 工作假期是人生「中轉站」

從由外介入,變成從自身做起:無力感就消失了

那段日子,她去過台灣、瑞士、法國,發現自己想先入世;又看過難民的實際情況,提醒自己凡事要親身去了解。回到香港後,她參加了「野人」莫皓光的自然教育課程,終於找到最觸動自己的是甚麼:「以前我讀社會福利、輔導,談如何由外介入,但在野人身上發現,由自己的生活去做很重要,也很有力量——當做好自己,身邊很多東西就會開始變。」最初那種無力,就這樣消失了。

510x120-v1

她選擇由最貼身的食物入手,探索以往一直想談的環保。於是去年和朋友開展了一場不花錢的本港遊,沿路收集剩食充飢,過後更辦了幾場分享會。這時有個在社區做剩食工作的NGO招聘,已清楚方向的她,很想進入系統去看機構如何處理廚餘,於是在半年gap year後就提早投身職場。

懷着迷茫畢業 暫不工作在歐洲香港探索自身-沒有Gap Year可能仍然無力-2Gap Year當中她探索了許多。「很多人會選擇假期去個短旅行,是很開心,但也是跌進另一種comfort zone,很不sustainable。不如找清楚有甚麼會令自己滿足,落實在生活中,不要去逃避。」

▪踏出comfort zone 坦然面對得失

▪【出走世代】九十後熱愛旅行試用期內請假遭留難,No Pay Leave都唔得?

沒有Gap Year會更易迷失、被牽着走

那半年遊歷,讓她學懂放下固有的看法,「提醒自己不要做環保L。」她笑着說。「會見到身邊一些人默默地有些改變。」與此同時,她仍在工餘參加不同活動,如自然建築課程——如此看來,工餘也可探索,但她說gap year仍然很重要,「它幫我找到了定位和目標,如果沒有,客易被機構本身的文化影響,迷失了自己,現在我卻可以將自己做事的方式融入。」

全職也會少了很多空間接觸不同事物,「而且如果沒有gap year,我可能就會留在comfort zone,又或者跳出來但很迷失,要用很多時間重新去找方向。當白紙已畫了些東西,想要清洗就難,不會那麼開放,也會很累很不開心,帶着很多挫敗。」她說。「沒有gap year可能我在這裏做了半年已經會放棄,甚至變了憤青囉。」她笑笑。「但我gap year了,當遇上挫折時,會想起我見過的人、得到的啟發,這些都變了我的動力。」

然而她也說,能夠gap year是幸運——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父母也沒反對,「當然也要解決生活,但我不是很大支出。」以及,拆解了父母的擔心就較易自主。「我也會拍照告訴他們我今天試了甚麼東西,給書他們看,讓他們大概明白我想做甚麼。多些溝通很重要。」只是如果條件始終不允許而無法gap year,也不代表要停止探索——在工餘去做,即使需時長些,但總有效果。

懷着迷茫畢業 暫不工作在歐洲香港探索自身-沒有Gap Year可能仍然無力-3「那半年發現,每個人原來都是發光體,都有自己的特質,如果大家看到自己的特質,將好的東西發出來,社會就會變。」她說。「那些迷茫就忽然沒了,人會踏實了,因為知道應該要怎樣做。」 

▪【大學生Gap Year】「廢青」不工作藉口? 休學做背包客看世界 苦中覺樂

▪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

Gap Year不等於舒服開心

「gap year本身也不是一個舒服的狀態,當中會有很多迷茫、壓力,尤其是沒收入時。」她坦言。「很需要弄清楚為何要gap,如果是為了逃避,那不如去工作,透過工作可能反而摸索到自己想做甚麼、有甚麼技能,然後深化。」她說。「當然去working holiday途中可能會發掘到一些東西,但如果只是去澳洲重複做某樣東西一年,是否真的有得着?還是不如只去半年,去思索、和人聊天,再回港試多些不同的東西,可能較易找到方向。」

最近她剛離開了全職工作,卻不是想再gap一次。「這工作要做管理,很容易自我膨脹,我開始發覺自己變得不肯聽人講。」她說。「其實大家都聽你講,是開心、滿足的,但不是一個好的狀態——一言堂看不到自己的盲點。」

「每人想要的東西不同,有些人想找舒服又能發展所能的地方,但我想做一些改變人的的東西,那便不能跌入comfort zone。」如今她和gap year以來認識的朋友組成了一個團隊,正試着做環境友善的食材共購,以及帶公眾做一些自然體驗,期望重新連結人和大自然。其實走哪條路、要不要gap year,都視乎你想做甚麼、性格如何、喜歡哪種狀態,以及有甚麼條件。在各種限制與內心之間找到適合自己的路,而那條路,從沒對與不對。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閱讀:

副學士畢業生呻搵工難?遇僱主壓價要這樣拆招

【職場媽寶】為何我們的社會愈進步,年輕人卻愈想靠父幹母蔭?

【暑期工旺季】走水貨、貸款陷阱易中伏 學生求職要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