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啖青春】放棄升職買樓開手工啤酒廠:「不想人生像一條直線。」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放工飲杯啤酒,chill一chill,本來幾歎,但阿德在6年前卻毅然轉身,跳進熱辣辣的廠房,和好兄弟一起創立「麥氏釀酒廠」,變身釀酒師,後來更愈搞愈大,盡地一搏。走進工房,一個個大缸正在蘊釀着醉人的味道。這裏,用了可以付到首期的錢,「很多人都會說不如買樓,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他笑笑。

難忘第一口手工啤香氣

當初一頭闖進酒海,也是放棄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升職。「那時我做IT,是自己喜歡的事,老闆又甚麼也教我,很難得,而且他很叻,所以都掙扎過一段時間。」只是,兄弟當初給他喝的自釀啤酒,一早把他的心神拉走——「很香,麥芽味很重,又會有很多不同味,例如橙皮、花香,出面的喝下去只是冰涼、有氣,麥芽味少少而已,根本甚麼也沒有。」他笑笑:「給想chok新東西的那股玩勁戰勝了,加上有班兄弟一起闖,20幾歲沒東西輸,不是不試試吧?」

他笑言當時「未大透」,但其實他們也不是「腦衝」,做過research、試賣過,發現市場有需求才全身投入。只是此前他對釀酒全無認知,「其實釀酒是易學難精,沒人問就要上網查,但網上的東西有真有假,唯有試。」初時常常10桶中有2、3桶有問題,像是味道有偏差、有菌或是氧化,「要倒,蝕住去做。」慢慢發現魔鬼原來在細節:消毒步驟、封蓋的airlock都要講究。

試了一年後,也終於試出幾款酒的食譜。「釀啤酒其實很科學,要學公式,想要甚麼就去計,mix了後再看是不是你要的東西。麥芽、啤酒花、香料的處理都是功夫——如何拿到最大香味,又不那麼快流失,有些會用蒸餾,或刨皮掉下去,或要它的汁,每一樣食材都不同。」

▪ 酒吧工作唔正經?為入行圓夢瞞家人 獲獎調酒師望傳承本土特色

▪[冷門奇工系列]炎夏嘆冰涼啤酒 全靠生啤機師傅出馬

「以前會覺得工字不出頭,不想一世打工,現在想法是行行出狀元,在打工的地方可以學到東西,之後會有其他機遇,很難說。」做啤酒後,也變得較懂去欣賞別人的優點,「例如曲奇餅,為何那麼好味,又或者其實不好味,但為何可以賣到成行成市,我們便去找別人的優點,學他的優點。」

世事無常:不如為興趣搏一舖

釀酒可以熟能生巧,唯獨是人手cup啤酒蓋,讓他的手不得不投降。「勞損。」他無奈笑笑。啤酒也常常供不應求,於是他們決定細廠搬大廠,加釀酒缸、轉以機器入樽和打蓋,投資了100多萬。「很多人都說,不如買首期,幾年後再放,可以賺很多,但不幸的話,一個金融風暴或其他就……反正都是搏,不如做自己喜歡的事,有可以賺更多,無便當發場夢。」

「沒衝過,人生像一條直線,不是我想要的;衝過,上到去,以後便可以和兒子講你老豆以前怎樣怎樣,失敗了,亦都可以和兒子講。」他笑着說:「人生沒故事,真的有點鹹魚feel,哈哈。」

搬大廠後,不用再人手打蓋,但忙多了計存貨、訂東西、運輸、人手。訂的貨比以往多7、8倍,每次來都幾噸,要幾個人夾份搬,「都會弄傷,不懂用力,fing過去,但不驚的,更正姿勢就好了。」釀酒離不開溫度——「熱!很熱!」他馬上接着說,「除了冬天以外都是很熱,熱到攤着。」但他覺得:「辛苦是一定,看這辛苦上會否建立到你想要的東西,我覺得值囉。」

▪【咖啡故事】從反叛青年到中堅咖啡師 沖出個未來

▪【衝出吧檯】做首席調酒師不簡單 需設計調酒配方計好成本

釀酒,要不怕辛苦,「每次釀酒前和後都要洗,有機會彈到到處都是,一個缸更要沖洗超過10次。」工房其實也是廚房,「要較謹慎、會留意周圍的東西,講了的東西要記住,因為有些東西很熱,過百度,不能碰,一定要精神,始終是個工業地方。也要不怕悶,因為有些工序是重覆性的。」

「悶代表對」 悶中再發掘新事物

值的是,最初研究到新酒時會覺得:「嘩,正!」到後來更多是看着生意不是原地踏步,而「同事仔」都和自己一樣做到喜歡的事,「見到他們學到東西、進步,便開心。」再加上兄弟一直在旁,「你給我選多次都是會去。」笑眼裏沒一點猶豫。

只是釀酒這回事,其實工序很重覆,「入樽就是不停做這動作,會很悶,但悶後面是因為這個步驟是對的。再去發現新理論、如何令件事進步,就不覺得悶。」他說。「我也會悶,便看新東西、想新酒,最近便在構思。」說到口味他就愈發雀躍:「香港人的口味原來是mix的:日本啤酒都是很清新、很香,香港有班人喜歡清新;台灣喜歡甜,香港女仔也喜歡甜;泰國有些很濃烈,香港也有很多泰國餐廳……我們就結合這些去做啤酒,始終生活了這麼多年,一定知道香港人想要甚麼。」

疫情下,生意大跌,他卻沒怎麼灰心,「跌是正常的,要不就出新酒吸引人視野、在marketing上講多些酒的東西,或者和多些人聊天,拉一拉人見一下新客,一定要開源的了。節流便自己搬多些東西、自己出貨。」一桶酒30多公斤也照搬,彷彿把年少時一箱箱地喝的份量都搬回來。他喝起酒來也總愛大啖大啖,就像他的人生,大步大步走,盡了力,就沒有遺憾。

入行薪金:$10000頭左右。

入行途徑:阿德說不論有否招聘都可先send cv到各啤酒廠,有空缺時便有機會找你。此前可以飲多些酒、學多些東西,「其實都是邊學邊娛樂嘛。」他笑笑說。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美國建築大師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曾講過“The mother art is architecture.”若然建築是文明的靈魂,建築物可展現一個城市的氣質,那麼...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