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語傳譯員為聾人發聲:「面對質疑,要站在弱勢那邊,確保他不會失衡。」

手語傳譯員為聾人發聲-面對質疑-要站在弱勢那邊-確保他不會失衡這手勢是手語中的「尊重」。

有沒有那麼一兩次,在地鐵、餐廳、馬路旁,見到有人打着手語,你不禁好奇,他們到底在說什麼?或是,走過就算?兼任手語傳譯員的NGO「語橋社資」職員Ham從前和一般人一樣對聾人無感,最初學手語,純粹當上興趣班。誰知一踏進那課室,就被不一樣的課堂吸引:「老師入來,不說話,用動作叫大家搬枱,大家又明,三個鐘下來指着簡報講課,最後他才說:『我是聾人。』」她驚訝地說:「很神奇!以前的概念是聾人是弱勢、要幫,但原來我的老師是聾人。」

▪【NGO搵工篇】不止限於社工及籌款大使,NGO還在招請這些職位……

▪社工赴美考證書 回港教畫禪繞畫為抑鬱者尋120分鐘的平靜

手語空間感強 可繪形繪聲

手語與口語的不同,也讓她開了眼界。「口語是用聲音,手語則是空間感很強的語言。」例如想表達一個家的佈置,口語會很累贅,手語卻可以用手勢劃出整個佈局,另外手語也講求以表情和動作幅度表達語氣。初學不足以與聾人同學流暢溝通,「想叫他吃些菜吧,也不知怎說。」於是她繼續讀下去,更報讀了中大的手語傳譯專業文憑課程。「實習時會去很多不同的場景,如醫療、教育、公司會議、教會,即一般市民會去的地方。」510x120-v5

實戰起來,她才真正感受到傳譯責任之重——在課室錯了會有人提,也不會影響到人,但如果在醫院,就可能很影響病人的決定。另一個關口,是道德與情緒的拉鋸,有次為想入讀的聾人學生和教授的會面做傳譯,老師劈頭就以學生的聽力質疑其能力,「嘩,那刻我心中的火『逢』一聲上來,加上知道那聾人很努力地用了很多年去鋪排,打好基礎想入來讀,你第一就句拿你見到的殘障說他不行。」她忿忿不平地說。

當刻她心中有幾個選項,包括罵教授、什麼也不做、勸教授,或陪聾人面對,「這就要很知道那聾人本來是否會自己爭取的人,如果是就可以把語氣也直接翻譯,如果那聾人是較柔弱的,就要想如何平衡,又可以給到足夠提示,令他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

手語傳譯員為聾人發聲-面對質疑-要站在弱勢那邊-確保他不會失衡-2傳譯員一念之間的抉擇,甚至可以影響一個人會否被鎖上手扣——今年初有手語傳譯員疑聳恿聾人認罪,傳譯員質素也一直參差不齊,「香港沒有傳譯員的道德操守指引,也沒有監察。」現時坊間有傳譯員名單,但也沒有質素監管。Ham認為香港要有傳譯員道德守則、有認證的傳譯課程、考試和註冊制度,以確保各方權益。

▪【轉型不轉行】言語治療師踏出舒適圈 執教鞭重拾工作熱情

▪想進修做言語治療師 呢幾樣嘢你要知

有權主宰誰先發言:中立是幫弱勢重回權力平衡點

最後她為免影響教授對學生的觀感,忍住拍枱大罵的衝動;又因為知道那聾人是有空間就可以為自己爭取的人,當兩人「疊聲」時,決定先譯聾人的。「決定誰先發言的這個權力要用得很小心,中立不是說按章辦事就叫中立,而是見到權力失衡的場景時,要站在弱勢那邊,令他的位置至少不至於那麼低。」

除了這些重要關頭,平日當傳譯員,也要保持敏感度。「有時去煮飯堂傳譯,老師很常一邊煮一邊講解,但聾人沒可能分開兩隻眼,一邊看炒菜一邊看傳譯員,我便和老師談可否示範完再講解,一試之下原來很多健聽學生本來也不能multitasking,未改變之前會說:『咦,剛才說幾多匙糖?』——最後健聽人也能得益。」

除了這種種挑戰,手語和口語本身的不同也令傳譯員不時要腦筋急轉彎,例如是有些字詞不一定兩種語言都有,像「舍利子」,或一個手語可代表多個字,傳譯員要即時判斷,連站在傳譯者的哪個方位也要考慮周到,不能站在別人後面以免對方覺得不自然,相當「燒腦」,又要考記憶力,「我們機構會每次派兩個人一起去譯,每20分鐘換一次,但即使有人換,初時我譯完一個鐘,回家已立刻撻在床上馬上睡着。腦袋好像被榨乾了。」

手語傳譯員為聾人發聲-面對質疑-要站在弱勢那邊-確保他不會失衡-3可以和聾人聊天後,Ham發現社會對他們的「微歧視」(出於好意但造成反效果的事,如讚聾人考上大學很叻,潛意識是覺得聾人一般沒這能力)原來也會影響聾人的精神健康,卻礙於沒什麼輔導員可以手語溝通、又怕手語傳譯員不知會否將事情說出去,因而很少求助。

▪聽障人士工作盡責 不輕易離職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助聾人重獲資訊通達權 明白自己權益

她說見過坊間有機構會派「傳譯義工」,車馬費僅50元;現時政府有SEN學習支援的資助,但有些學校覺得傳譯費貴,結果聾人學生要自付費用。「吊詭的是,有些人會問我你怎忍心收聾人錢?那為何學校忍心不給?很多人覺得手語傳譯是服務,應該義務做,但傳譯員也要食飯的,難道做一世義工嗎?」她苦笑着。

「做這行很多沮喪,但也有很多開心。」她說。例如是當有聾人和她說,有傳譯員在場,終於知道導遊在說什麼,「我們在這裏,原來就可以令他享受到旅行原本應有的樂趣。」她高興地說。又例如是有次為聾人學生的present做傳譯,最後平日少讚人的教授也說「不給A不行。」她滿足地說:「傳譯員真的就像一道橋,令大家互相可以行去對方的世界。」——不需因為言語不通,而錯失發現、認識的機會。

有次Ham去人權會議傳譯,會後聾人更說:「是呢,我們可以如何爭取權益呢?我值得擁有甚麼?」資訊原來就是改變的力量。與此同時,Ham說當傳譯其實也很好玩,「有個傳譯員剛生完小朋友,我們問她要走來走去會不會很辛苦,她說:『不會!次次出來都學到不同東西呢。』」

入行薪金:月薪約17000至18000;自由工作者時薪由150元至200多元不等,如果經驗較多,時薪可至300多元

入行途徑:學習手語、能自然以手語溝通後,再報讀有口碑的手語傳譯課程,實習後,向政府、NGO等查詢空缺或工作機會。Ham說這行很少聘請全職傳譯員,自由身的工作來源不太穩定,不過近年政府有意推廣手語,未來行業前景或會較好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閱讀:

8種現金出糧炒散工作:速遞員、場地佈置、活動推廣等 冇追數煩惱

搵人整水喉 點解咁難?新一代水喉技工考齊證書牌照 唔愁無工開

赴台灣學藝回港入行 花藝師:「日拆500枝花換70瓶水是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