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健儀:天生不是記者

akina

「三歲定八十」,對於我來說未必正確!

三歲,甚至乎在我成長的一段很長時間,都是一個沉默寡言的女孩。不愛說話,只愛活在自己的世界。近日翻看中學畢業時的紀念冊,有同學寫道:「你就是為自己建立一幅高牆,令人不能,亦不想靠近。」我天生不是做記者的材料。

轉捩點就在八九年我六年班之時,當年發生多樁歷史大事,包括六四事件、東西德合併及蘇聯解體。那個年代,沒有互聯網,我們要知天下事,必須收看或閱讀記者千辛萬苦採訪回來的電視、電台及報紙新聞。對於一個從未見過世面的小女孩來說,那一年是震撼的,亦決定了我當記者的命運。

立下志願便要一步一步實踐。自我封閉的女孩,去到高中時期要作出抉擇:要做記者便得開放自己,要自我封閉便不要做記者,當然我選擇前者。過程中試過迫自己當領袖,那怕只是唱K約食飯的雞毛蒜皮事,我都舉手當活動召集人,學校的流行曲歌唱比賽也報名參加獨唱,結果唱歌得到讚賞,活動搞得成功,開始得到認同。那時我意識到,求變的第一步,是自己願意主動踏出第一步。

最終也是如願以償加入新聞界,由電台做到電視台記者。在十三年的記者生涯中,我也曾經過瓶頸位,也失敗過氣餒過,因此要安排自己抽離,在工作後五年再重拾書包,到英國求學問之餘也想想自己的出路。在他鄉期間發生過兩件大事:前特首董建華下台及南亞海嘯,我當時心癢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飛身回港參與採訪,亦讓我清楚自己的興趣。即使做記者過程多艱辛,但熱誠及滿足感都能蓋過一切。

大概記者,應該是表現良好的記者,永遠有旋轉門,因此我在自以為尚算年輕時轉做公關,希望多學一門技能,令自己變得更全能。雖然轉行後半年已經知道自己不適合較靜態的公關工作,但我從沒覺得那兩年半是浪費時間,深信每一個崗位都可以給予不同的磨練,公關則重新鍛鍊我的語文及耐性,填補不足,為日後的事業打下堅實的基礎。

及後離開公關工作當自由工作者,其實也是冒險的決定,因為前路極不明朗。當自己想不通之時,我嘗試反過來思考:仍然有二十多年才退休,我當然希望兩全其美,飯碗不憂又可以開心工作。但當兩者未能共存時,我選擇了開心工作,因此下定決心走出去。

誰也沒有水晶球,預測我走出來後不久,香港傳媒生態變天:新電視台出現、舊電視台結業、網絡媒體興起等,讓我這類自由工作者可以有生存空間。如果以「運氣」及「實力」決定一個人的職場命運,我只可說我是一半一半,但我可是信念夠強:不要蹉陀歲月,下定決心勇往直前,不要怕這怕那,因為世事沒有不能,只有不為。

你,準備好重新認識自己,踏出一步了嗎?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

 

延伸閱讀:

短片【仲記唔記得呢個你?】

陳珍妮:一張履歷,一條鑰匙

葉朗程:絕細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ditor@jobsDB.com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