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甚麼造就職場欺凌?辦公室人性困獸鬥,平凡人藏着最壞的心眼……

是甚麼造就職場欺凌?辦公室人性困獸鬥,平凡人藏着最壞的心眼……職場欺凌,一個永無休止的topic,只要有人就有人性,有人性就有算計、心機、爭權、背叛等齷齪事。上世紀六十年代,猶太裔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提出「平凡的邪惡」(the banality of evil)理論,根據這個理論,不懂思考的平凡人做出邪惡的行為後依然心安理得,並不認為自己犯了罪或錯。鄂蘭提出二次世界大戰時發出滅族號令的是希特拉與少數德軍高層,但負責執行的卻是一眾以平凡人自居的軍人,他們認為自己別無選擇地參與戰爭,並執行了上級的指令,戰後亦將一切戰爭罪責推予上級,稱自己只是「照order辦事」。

jobsDB向全港二十個行業包活資訊及通訊科技界、教育及培訓界、廣告、媒體及出版界、互聯網及創企、飲食界等六千名從業員發出問卷調查,深入發掘他們對工作的期望。欲知更多香港打工仔的訴求,可參閱jobsDB引才法則 (Laws of Attraction) 互動網站的按需分析

 

上級欺凌,申訴無門

以上論述,有沒有一點耳熟能詳的感覺?無錯﹗套用在職場之上,亦是異曲同工,以下的職場欺凌個案苦主A,曾任職一家跨國公司,其上司便是一個極霸道的「女王級」人物,每每當她用非常手段逼迫下屬,包括午夜凶鈴急召A改powerpoint、在其生重病時施展奪命追魂call提醒她:「明天要上班,病唔係大晒﹗」﹔面斥及辱罵亦是家常便飯,更試過發脾氣用文具掟向下屬。她曾在開會時喪鬧一位追隨她年多的「資深部下」:「張leaflet咁核突你都approve?你跟咗我咁耐都仲係咁垃圾﹗都唔知咩人嚟㗎﹗」這位「女王」每每會在結尾附上一句:「上頭要我交數,你係咪想搞破壞大家一齊攬炒?」而受她迫害的員工雖苦不堪言,但投訴無門,只因在她更上級的,是更無情冷酷的人物。最後當然是該部門流失率極高,員工大都抵受不住被她折磨身心,選擇離場。而最上級者只會見到「女王」發力追數,成績驕人,反而更添欣賞。

據說「女王」在向其他經理吐苦水時為麾下如車輪轉般換人的局面辯稱:「咁我坐得呢個位就係要咁做㗎啦,上頭旨意邊個敢唔做?」為自己開脫的對白熟口熟面,看似是一般平凡打工仔的心聲,實質卻是其人缺乏換位思考的同理心,亦沒有分辨對錯之心,這種邪惡是踐踏了別人還心安理得的邪惡。

▪上司無理要求,點樣瀟灑Say no?

▪OKR踢走KPI成管理新模式﹗後者只重結果令員工變短視 不擇手段為跑數

集體辦公室欺凌,無知者一齊參與

除了上級欺凌,有一種辦公室欺凌亦是常見,叫做「集體欺凌」。這類欺凌通常有一名領軍人物,開始時就散播風聲,與其他人一起非議被欺凌對象,慢慢行動升級會演變成在當事人面前冷嘲熱諷、言語侮辱,或自以為抓住對方的把柄糾纏不休,一段時間後更聯群結黨針對被欺凌者,務求要迫走對方,清除眼中釘。

另一位職場欺淩的受害者,稱她為S吧﹗ S在物流公司工作,一次S因小事得罪部門阿姐的愛將,遭對方投訴,這位阿姐打算代愛將出頭向S討個說法,卻正好被較有正義感的另一位同事合理地駁回了其愛將的投訴,令阿姐覺得不被尊重,加上公司愛八卦的人也多,知道S得罪阿姐級人馬後,紛紛出口獻上啱聽讒言,留下S「做嘢唔掂」、「唔識做人」、「無禮貌」、「幫唔到手」、「專登搞破壞」等負評,自此這位阿姐便視S為眼中釘,在不同場合不遺餘力地打壓S。欺凌事件傳到上級耳邊,上級適時將S調往其他部門,意圖平息風波,但阿姐及其黨羽仍緊咬住S不放,時常借故投訴S,即使只是用電話短暫交待工作進度,也遭相關同事投訴「態度差」﹔而領軍人物阿姐又在S放假時中傷她「故意在這期間放假,讓其他同事得不到適當的支援」,更一起排擠當日為她「擋箭」的正義同事。S憤言:「大家都是打份萬零兩萬蚊嘅工,點解要搞風搞雨,又唔係爭后位﹗搞到成個後宮咁﹗」最後S受夠辭職,總算結束這場惡夢。

以上這班說人是非者是犯了甚麼大奸大惡的罪嗎?並沒有。他們只是一眾平凡人如你我,不過在這場風波裏,他們選擇不帶思考性地推波助瀾去攻擊一個目標,而他們並不會為此覺得內疚。

▪置地記者:是非帶不走,唯有譽隨身

▪聶瞳:老細好公司好,員工照走佬?部門離職率高企要搵源頭

偏見非事實,八卦是人性毒藥

在這個故事中,平凡的邪惡體現在無的放矢的八卦人士身上,我們或多或少都會對一些人帶有特定的偏見,但這些偏見往往不是事實,有可能只是這名同事經常黑面、講嘢無尾音,或者一次跟她打招呼時她直行直過,負面印象就產生了。於是當有人大說這位同事的不是時,這個片面印象就會被無限放大,加上悠悠眾口加持,為大家找到藉口集體去對付這個「看不順眼」的人,成功孕育出一個「欺凌的環境」,而最令人心寒的是參與局中的加害者只會認為被欺凌者一定是得罪人多才會招來那麼多攻擊,她的辭職更代表着「多數人」的集體勝利。

同樣事件也發生在網絡欺凌的鍵盤戰士身上。

應付欺凌,從小父母告訴我們要「話俾老師知、話俾父母知」﹔但投身職場的成年人呢?除了向身邊好友訴苦之外,幾乎沒有正途去申訴,遇職場欺凌最慘的是叫天不應,而唯一上策也只有辭職求去。而面對被欺凌者,大部份人都會選擇視而不見,同情但不施援。這也是職場欺凌中,另一個值得反思的重點。

 

延讀閱讀:

置地記者:《職場韋小寶》

擇日遞信:揀定2019年辭職黃金期 縮短實際工作日

問老細嘢要搵好時機,咁幾時問係最好?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