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浪漫地實際!未畢業先開書店 辦busking、文物展助人兼自救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疫情之下,零售業尤其慘淡,連鎖書局也告倒閉,偏偏卻有3個女生擲下積蓄,在去年尾開了「貳叄書房」,她們的命運,有沒有可能扭轉?疫情之下人流減少,負責人之一Joyce卻說:「不可以放棄!」是什麼讓她堅持?書店寧靜美好的背後,在書店工作又是否一樣夢幻?

浪漫地實際:選書、裝修都是branding

「一開始是另一負責人Sherry有個開私人圖書館的夢想,有天我上來,她問我join不join,我想了想就說好。」Joyce和Sherry都是final year學生,加上剛畢業一年的阿翹,時機貌似不對,對她們來說卻非如此不可:「那時因為社會運動而有些透不到氣,很低迷,想有個空間給自己休息之餘,也給香港人休息。」Joyce也深信,書仍有其價值:「書盛載的東西可以很多。」

無論是選書、裝修,她也很自覺這是一種marketing:「會想書對人有什麼好處,例如是思考,就賣一些文史哲的書;或一種身份,希望走文青少許的方向,吸引到年輕人好奇,來試着看看書,然後可能會發現都ok。也可以儲到一班新的讀者。」她也希望可以連結不同的人,「不想文藝界像各自細細的圈子,其實是通的,可以互相幫助。」因此在限聚令之前,她們辦過古董紙本展、busking等。

這地方,也因環境氣氛而變得像個烏托邦——來到的人都不會尷尬,有客人不知為何就變成熟人,會買食物來慰勞;就連爭書這種衝突時刻,也會化為玉帛。他們會說:「啊,你又識這個作者啊?」,然後開始聊起來,這些實際的交流都是網絡世代難得的。

▪ 【文字工作轉型】從編輯到內容行銷(Content Marketing)之路:放下感性轉而利益行先,由服侍讀者變服侍品牌

▪ 字幕製作人做足二十年:「呢份工最考文字功力,日日長知識。」

書房沒有堆滿書架,反而將中間位置空出,放置咕𠱸。來到的人,可以安心地坐坐、看書,看看窗外的光。「我心中理想的書店是比較靜、舒適的,可以專心看書、打書釘,留多久都不會覺得尷尬。」

3個「毒」女開書店

然而這一切,不是說就事成,日常運作都需要摸索:「拍檔常常要入code、點數,可能那本書只入了三兩本,很多碎項,每本分成又不同,我們也多雜誌,又有寄賣。」她則主要負責對外宣傳,「有媒體邀稿寫書介,也要主動去談不同的合作,還要處理政府文件。」

入書也是一大煩惱,「要keep住update書,如果客人來到看到,又是這些便會覺得悶。但文史哲類的二手書很難收集。」訂新書該找誰,也是煩惱,有時要問行家,當有作者自己找來,就大感慶幸。現在她們主要是找代理商,上架時也會按出版社排序,「他們是這行業很努力的人,但讀者常常忘了,這樣排大家會意識到,原來這個出版社專出這類書。」

想推廣書,不能不和人交流,她笑說她們卻偏偏都是比較「毒」的人,唯有慢慢適應,從say hi開始。「而且平常我說話很跳,現在開始要慢慢講。」平日她盡量不會打擾客人,但如客人主動查問,也會推介書籍,「會先聊一下,看他們似什麼人。如果沒什麼耐性的,就推介一些詩集,他們覺得字句短,看下來很舒服,有些位不明,但覺得有趣,可能就會開始由這文體而涉獵其他文體。」書店職員也需要博覽群書,還好三人本身有些根基,「但都要逼自己看得更加多。」

▪ 車房、麵包、髮廊學徒是讀書失意人?入行月薪4位數字卻仍堅持的原因……

 ▪ 【拒絕離地】本地文學雜誌從水著到政治 編輯:「文學可以很公共。」

曾有個DSE男生一來便選了本書認真地看,但聊下來才發現他不想回家,「他其實看不明本書,我們就解給他知可以這樣看。」他是個理科男生,自此開始嘗試閱讀文學,之後成了常客。「我知道在社會運動時,很多小朋友和家長有很大的縫隙,他們難得找到一個地方可以放鬆。我自己和家人也會因為政治事件而相處得沒那麼好,所以很身同感受,可以幫到人都幾好。」

衝動始事成 無悔提早放下純粹學生生活

搬書也是少不免,磚頭般的藝術書也因省成本而自己運送,試過拖喼去。但最難捱的,是她還要兼顧學業,「這個很多東西做的狀態很torture……」她苦笑着說。「畢業論文的老細(指導老師)都在追我文時,這裏還要寫文,而且不是那麼容易去寫一篇好的書評,比較花時間。」

她卻沒有後悔當初點頭入局,「那刻很想做這件事,便做了先算,否則很多時想着想着便沒了件事。」她說。「不是早些出來工作,也不會感受到工作的mode應該要是怎樣。」疫情之下人少了,但她說本來也不能說多客,如今加上網店,成績尚算可以。但她說,沒多少書店不蝕錢,「很多行業都是蝕住做,報紙都是這樣,但他們覺得有價值。我不會去blame客,而是思考如何可在自由市場下維持到。」寫約稿、搞活動,除了是連結別人,也是自救。

不能放棄,她笑說因為簽了約;但也因為,她們的夢想正在逐點實現:「有些朋友上來後得到些東西,可能是識了朋友,開始了看書,對我們來說都是鼓勵,好像這個地方真的改變了一些人。」她說。「或者令一些作家、artist更加獲人認知,都令我覺得這地方值得做下去。」

她自己也有了成長:「開始要有耐性,我本身是那種有包醬在我面前撕不到三下我就會放棄的人。」她笑着說。「也不能再懶懶閒,因為很多困難沒人幫到你時,就要學識自己解決。」如今小妮子已儼然是個大人。書店這回事,對公眾和對在裏面工作的人而言,始終還有許多存在的意義。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疫情下大家都想放鬆,單車多了人踩,維修師傅又會否變得受歡迎?前港隊代表、8年前開設「Cyclist Workshop 單車手維修工作室」的林定邦,一直以單車為伴,他笑言:「我只懂單車。」 修車也要望聞問切、落場試車 小時候他就喜歡研究單車:...
左起為「尋補」創辨人胡潤潔(Kit)、吳沛源(Andy)及市場部經理李錦躍(Billie)。 本港疫情持續,即使快將踏入開學季節,政府早前宣布全港學校暫停所有面授課堂,學生繼續視像上課。在疫情之初,學生大多處於停課狀態,因此...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