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日曦專訪(三):我低能,我短視,我會死

Capture好多人認為「書中自有黃金屋」,只有飽讀詩書,攞個大學文憑,人生才有希望。但林日曦偏偏唔信邪。自言從細就反叛嘅佢,自然無行一條尋常的人生路。

「當時我讀緊high diploma,讀緊第三年,讀設計,但覺得自己嘅設計又唔夠其他同學,以後去搵份設計嘅工又好似唔係好啱我。所以就決定輟學唔讀。當時從來無考慮過唔讀書要做乜嘢。從我輟學到進入商台做文職,足足有一年嘅空窗期。係馬後炮都照講,多得呢一年空窗期,我得到了兩樣寶貴嘅嘢。」

寶貴收穫一:瘋狂睇戲嘅習慣

「當時瘋狂睇戲嘅程度係一年365日,我睇左超過300套戲,有時瘋狂起來一日睇五場戲。就咁幫到我好多。做創作要吸收好多嘢,喺當時嗰幾年,我睇左過千套戲。我覺得睇戲睇書好抵,因為人嘅一生好快過,但睇戲嘅兩個鐘頭,已經可以睇完戲中人嘅一生,所以嗰一年,我瘋狂地吸收咗好多有用嘅嘢。」

寶貴收穫二:培養咗填詞嘅興趣

「嗰一年嘅空窗期,我除咗睇戲之外,仲聽咗好多歌。聽到有啲位會覺得,好勁好勁,但有時又會覺得,其實咁填仲好喔,於是慢慢開始自己填。當完成到整首歌嘅歌詞嘅時候,就會覺得好high。而呢個填詞嘅興趣,亦對我日後嘅創作好有幫助。呢啲都係當時預料唔到嘅,如果當時唔係行咗呢一步,根本就唔會發生。」

「而家好多人驚裸辭,驚無左份糧唔知會唔會乞食,其實如果唔裸辭,無咗個空餘時間,就可能唔會遇到啲新嘅嘢,就無咗新嘅突破。都可能會乞食嘅,但你唔知㗎嘛。只有你唔係好懶,只要唔係完全放棄自己生命,自然會有條路係你面前。至於呢條係一條好啲定差啲嘅路,就睇你有幾努力啦。」

我的低能表現在短視和唔識死

「我的低能包括短視。呢個世界好多嘢都好短視,好快out。因為有互聯網,令呢個世界變得好快。我覺得我隨時會死,可能下一刻就撞車死。呢個聽落好似好負面,但其實絕對正面,因為我積極接受人係好容易死呢個事實。所以喺呢一刻我覺得應該做嘅嘢就做咗先,唔使諗咁多。」

「我嘅低能仲包括唔識死,唔知驚,呢樣都好重要。而家做好多嘢都要唔知驚。即使做《100毛》好驚,無人買點算。做《毛記》都驚,請咗咁多人。但我就真係低能到唔知驚。大不了咪摺咗本書佢囉,唔會死嘅。就算執笠咪出過第二樣嘢囉。」

 

編者手記:

在採訪林日曦之前,素聞他容易黑面。在與他聯絡專訪事宜的電郵和電話中,應答通常一句起,兩句止 (希望林生不要嬲豬啊!)。為此小編還甚為擔心,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採訪,但見到真人之後,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在為時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採訪過程中,林日曦原來十分健談,還經常妙語連珠,例如在提到坊間現在以睇唔睇《100毛》來界定一個人是否夠潮,所以部分政客會著助手買《100毛》假扮有看的時候,他說:「如何令一個潮牌沒落呢,就是將佢送給一些唔潮嘅人。」

小編在採訪中還留意到兩個有趣現象:

  1. 《100毛》和毛記電視的上班時間為下午12點到7點,而「腦細」林生其實早上8、9點已經來到公司開始工作 (一定早過10點起身);
  2. 雖然在採訪中,林日曦不止一次講到《100毛》最終都會執,但從頭到尾,他的後著都只是「出過第二本咯」,似乎媒體始終仍然是他的一大目標。

從以上兩個現象,小編感受到了林日曦的成功要素:勤力+堅持。看似老生常談?但這確實是王道。

 (全文完)

 

林日曦專訪(一):我成功,因尚未執笠,但係遲早的事

林日曦專訪(二):《毛記》與《100毛》的招聘要求

 

同場加映 Project Lucida -香港大學講座:毛記電視後的林日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