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家庭兼得!財策工作平台助在職媽媽沉浸式體驗 work-life balance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香港打工仔的工時長,一向冠絕全球,能同步將工作及私人生活掌好舵,達致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的,都被不少人視為理想人生模式。但其實「魚與熊掌」不一定不可兼得,以財務策劃行業為例,因編排工作的自主性高,所以能讓需兼顧事業與家庭的上班族,例如在職媽媽,可自如地游走兩者之間,甚至整合為一,享受著「工作與生活融合」(work-life integration)樂趣。

在職媽媽轉換職涯跑道 讓事業與家庭雙軌並行

擁有「雙重身份」的在職母親,要在工作步伐又急又趕的職場,同時身兼子女的人生導師角色,有時難免事業家庭兩頭燒;不過,選擇將職涯跑道由設計轉換為財務策劃的Grace,不單止工作、家庭左右逢源,具自主性的工作性質並為她帶來自我提升機會,最近她取得了MBA碩士資歷,身體力行地為自己的下一代,立下好榜樣。

「當年如果我不嘗試轉型,現時大有可能會如職場上營營役役的打工仔,即使攀到管理層,但因一場疫情,也迫不得已要退下來,接受裁員事實。」這位CLK Financial Consultancy分行經理兼助理財富管理總監回顧,那時的工作雖然忙,每天起碼朝八晚八在公司拼搏,卻一直不作他想,直至女兒在小三升小四那年需要留級,她開始問自己:是不是要停一停,籌劃一下未來?

「裸辭時,我無想過會從事理財策劃,雖然丈夫是行內人,但我對這行業的認識並不深,當時只一心想將更多時間,留給小朋友,因那時見到太多關於學童壓力大而輕生的新聞,令人很擔心,加上自己的健康出了點問題,於是索性小休一下。」

這個始料不及的空窗期,結果成為了她的事業轉捩點,在丈夫提議下,Grace參加了一個職前課程,新挑戰最後激發起她熱愛求進的DNA,轉型亦塵埃落定。

▲Grace將職涯跑道由設計轉為財務策劃後,不僅令工作與家庭生活取得平衡,可好好照顧她三名子女,並令她有更多自我增值機會,近期她便成為了出爐MBA碩士畢業生,為下一代樹立好榜樣。

▪ 打工仔最重視的工作條件!調查:實際津貼重要過work life balance

▪ 媽媽在家工作、仔女復課無期,慘呻:「好似同時打緊3份工﹗」

財富管理工作回報 金錢之外還可以有更多

職涯改道後,最大的轉變是向過往長期在會議室作戰的日子告別,生活圈子亦不再只得見慣見熟的同事和供應商,還有,下班時,太陽仍未落山。

「放工時仍可見到太陽的感覺,實在令人太高興。」雖已事隔一段時間,現時回首,Grace對轉型初期的片段,仍印象猶新。「可以接仔女放學,在家中陪著他們,都是作出工作轉變後才有的生活日常。」她欣然表示,這一行的工作時間彈性高,事業發展的步伐與方向亦有很大自主性,所以對於如她一樣,需要一心多用multitasking的在職媽媽來說,是一個很合適的崗位配對。

「發展職涯的過程中,我們不單止有話事權,並可從工作中,建立出自身價值及意義,這是以往工作多年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因為當我們根據客戶的個別需求,向他們提供資產配置的意見時,並非一件純粹用金錢來衡量的事,大家由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漸漸讓互信甚至友誼成形,都不是錢銀可隨便換取的。」

另一個使她愛定了這份工作的原因,是財富管理所涉及的衍生工具產品,不僅五花八門,兼且日新月異,所以經常也有新知識可以吸收。Grace覺得,與她不斷要求自己有進步空間的性格,相當脗合。「這是個不會令人感到乏味的工種,你只會想與它一起,發掘更多可能性。」

「工作與生活平衡」沉浸式體驗 並不是一場夢

團隊中另一位在職母親「阿Pooh」,在工作上與Grace並肩而行多時,她回想,由當初入行時的「妹妹仔」一名,進展至今日的理財策劃經理兼新手媽媽,不經不覺間,原來已在打工仔夢寐以求的「工作與生活平衡」世界,得到沉浸式體驗。

「未有小朋友前,那份感覺並不那麼強烈,自從女兒出世後,我才在社交平台的媽咪群組內發現,太多在職母親因工時長,不單止錯過了見證及陪伴BB成長的重要時刻,連平日的互動時間也少之又少;相比之下,由於我們這一行的工作時間有彈性,自主度亦高,所以令我有較多親子機會,不會因工作影響家庭生活,這實在是一種確幸。」

幸福,除因為事業、家庭可同步兼顧,有如大家庭的工作團隊,亦令她的幸福指數,經常保持在高水平。「財務策劃行業雖然注重團隊精神,但我們在外接觸客人時,卻是一件單打獨鬥的事,情緒有高高低低,在所難免,就算你的心有多強,若然要獨自去面對挫折,很容易會鑽牛角尖,幸好有團隊支持,即使遇到不如意事,回到這個大家庭,得到同事的鼓勵後,很快便會重拾拼勁。」

▲擁有「雙重身份」的在職母親Grace(圖中)及「阿Pooh」(圖左)認為,財務策劃工作的高度自主性,讓她們可同步兼顧事業與家庭,輕鬆達致「工作與生活融合」(work-life integration)。

3大危機工種轉型做咩好?旅遊、零售、飲食行內人分享轉行經歷

▪疫情加速數碼轉型步伐 匯聚精英共建「IT人才庫」

神隊友互相補位 令團隊精神成為常態

除在公事上互勵互勉,大家庭成員在日常生活之中,亦會互相幫助,譬如,阿Pooh的育兒經,很多都由同事所授,令這位新手媽媽在應付工作和照顧小朋友時,也安心得多。「相信不是每個行業也可以令團隊將職業、家庭、心靈緊扣一起。」阿Pooh深感,這亦是她每日上班的一大動力。

「在另一些平台工作,就算同事之間感情甚篤,但當要上位時,一定有競爭。」Grace稱:「但這兒就算有競爭,都是良性,每名隊友都會視對方為合作伙伴,在公在私也互相支持,尤其工作出現問題時,我們未必會第一時間跟家人或閨蜜分享,而是選擇向同事傾訴,因為最身同感受、幫到自己、安慰到自己的,就是這些並肩作戰的隊友。」

加入大家庭不久的財富管理經理Chris,即使初來乍到,亦感受到公司那股團結一致的力量。「同事互相補位的合作精神,已是常態,我從他們身上,並體會到,人的能力原來可以無限大,以Grace和阿Pooh為例,一個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另一個是新手媽咪,卻可同時將事業與家庭也打理得井井有條,這因而啟發了我:『自古成功在嘗試』,不論是從事財富管理抑或各行各業的人,都要有願意去試的精神,否則只會一事無成。」

 

撰文:TY 圖片:Lam

(資料由客戶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特約內容】金融科技 (Financial Technology, “Fintech”) —— 金融服務與科技的融合,正帶動著金融服務業的發展。隨著流動理財、電子支付等服務走入市民的日常生活,再加上疫情的催化,銀行業更加致力於發展金融科技,改變工作模式,以適應快速的節奏。 中信銀行(國際) 自2019年起推動金融科技轉型(Fintech Transformation)及 敏捷文化轉型(Agile...
在香港從事金融業,兼且於知名投行上班,很多時都會被套上「才俊」光環;不過,正當不少人為了成為金融才俊而漏夜趕科場,有人卻選擇揮手道別,將職涯路線改為一條難度級別達4、5星的保險科技(InsurTech)初創路。現時回首,當事人對於放棄投資銀行的高薪厚祿,無念無想,並且堅決認定,有時有些時機,如錯過了,便無法挽回。 因為一個痛點   決意拋掉金融才俊光環 「在投資銀行工作是一個備受大家尊重的職業,那時我有很合拍的同事,有很美好的日子。」金融科技初創OneDegree創辦人之一郭彥麟(Alvin)回顧,決定要跟十多年的舒適圈「分手」,緣於一個令他感到訝異的痛點。 「金融科技的技術,早於2009年在歐、美國家邁向成熟,當地並有不少成功的用戶案例可尋,但香港卻遲遲未正式起步,在科技層面上,保險業更是滯後得很。」他認為,當有痛點出現,即代表著機會來臨,所以即使6年前保險科技對香港人來說,仍令人充滿問號,他卻深信,是適當時機以InsurTech優化保險的傳統生態。 對金融科技有興趣?即刻撳入嚟睇吓有咩相關職缺! 於是,自芝加哥大學畢業後已與摩根大通建立的那段12年賓主關係,正式告一段落;對於研究部主管的「金融才俊」光環,他亦不為所動,還先後耗上7位數字積蓄,為新的職涯跑道鋪路。這麼大的轉變,並非事緣甚麼創業DNA或強大的企業家野心,轉捩點是因為一名他最尊敬及疼愛的人物:母親。 ▲Alvin表示,當年創辦金融科技初創時,由於香港在這方面仍在預備起步階段,所以不論是籌集種子資本,抑或招攬人才,一點也不輕易。 ▪創科界「疫」流而上 金融、物流科技及AI創企數字攀升...
做銀行薪高糧準,不少人都很「恨」,讀經濟的Sky(化名)也曾以為那就是理想,誰知踏進高樓,才發現那對他來說就像牢籠。裸辭後先做設計初創,再轉行做data science,由見客變成對電腦,他卻說有趣得多,「每日都在學很多東西。」他興奮地說。只是畢業已5年多才來「學」?從頭開始,他直言也會「淆底」,但原來改變並不如想像中難,更可能會從中找到真正的歸屬。 想入行做data scientist?即刻撳入嚟睇吓有咩相關職缺! 被「現實」淋息衝勁:對自己失望 走在高樓林立的中環,他卻偏愛香港公園。「你很少見西裝友走上來的,但我那時午飯常上來hea。」如今換上一身簡單T-shirt短褲的他不再受束搏,平日上班也是這樣穿,更可光明正大地work from hill,「有些外國同事會邊放狗、抱住個B開會。」他笑着說。行山是興趣,編程也是,但以前他從沒想過這可以當志業:「選科時覺得金融有前途些,想着賺錢。」 讀經濟、做銀行,事業路看似順遂,他卻赫然發現不適:「很多見客的繁文縟節,像要如何坐、搭的士去湊『乜總』;寫很多報告,做的東西很無謂,沒什麼影響力。」他嘆說:「很不滿足,和期望中出來工作很有衝勁不同,對自己有些失望,發揮不到。」工作壓力又大,常OT,很趕卻不知為何要那麼趕。捱了一年半,「很fed up,當時人工又是fresh...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