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生態攝影師捨BBC職位 回流香港「攝」獵消失中的生態

90後生態攝影師捨BBC職位-回流香港攝獵消失中的生態-FB2

為了將天堂鳥的一舉一動紀實,生態攝影師Tim Laman 竟花了八年時間,在新畿內亞的熱帶雨林守候,在我們的獅子山下,也有一位熱血生態攝影黃遂心(Daphne),每次出動捕捉野外生態時,嬌小的身軀都揹著起碼二十kilo攝影器材,上山下海,由於拍攝對象無得by appointment,所以靜心等待十個八個鐘,是平常事,超受蚊子歡迎的她,期間還得忍受餵蚊之苦,她說,最誇張的一次「紀錄」,是身上有六十多處蚊𧕴!經常這樣「含辛茹苦」地工作,除因為酷愛大自然,Daphne更希望透過她的圖像、錄像,提提大家:自然生態理應備受保育,而不是去剝削、糟蹋它。

一個生態攝影師的Mission Impossible

後生可畏,Daphne留學英國時,已先後以《Let it Bee: Keeper of British Black Bees》及《白海豚失樂園Breathing Room》兩部紀錄片,入圍奥地利Innsbruck Nature Film Festival電影節,2018年以中華白海豚為題材的畢業習作,更令她於上述電影節的最佳年青導演組別,榜上有名。

生態攝影師Daphne希望藉著鏡頭,令更多人關注和愛護大自然。

「參加影展,是想讓更多人關注白海豚的困境,藉此製造討論機會,甚至輿論壓力,令政府對生態保育政策有所改變,我們也明白,這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但因為這條片,多了很多外國人知道,粉紅色海豚原來會在香港海岸出沒。」Daphne說,希望可以透過她的鏡頭,啟發別人多關心生態環境,這亦是她成為生態攝影師的使命之一。

「很多人類活動,已令一些自然生境消失得很快,其實,人類也是地球的一部分,當你不斷剝削其他生物的性命,用盡所有資源時,最終可能連人類自己也生存不到。」所以,她希望藉著自己的工作,為過度剝削ecosystem的現象發聲,希望可以叫停。「社會真是要好好諗一諗,如何對大自然多負一點責任,令sustainability有多一點存在空間。」

▪ 【貓狗也移民】80後捨10萬月薪 赴台發展寵物移民事業

▪ 【巴黎搵工記】不懂法文也能在法國工作?90後女生分享當地職場利弊

寧棄BBC大台職位「攝」獵香港珍貴生態

為了現實理想,Daphne在英國完成她的海洋及生態歷史攝影學位課程後,加入了英國廣播公司(BBC)自然歷史組,負責資料搜集工作,但未幾,她還是選擇回港,替香港電台攝製香港前所未有的生態紀錄片系列《大自然大不同》。

「當時也考慮過,不如繼續留英發展,畢竟BBC製作的生態節目,是我自小喜歡觀看的,它對受眾亦有相當影響力,但其後考量到,港台這輯紀錄片將是香港首次出現的新嘗試,節目模式不會有人亮相,全程只得旁述,內容都是香港的生態故事。」Daphne:「藉著這平台,我們想告知全世界,香港這片土地的生物多樣性是何其豐富。」她更期待的是,影片能有助提升本土自然教育意識。

Daphne表示,這隻角眼拜佛蟹,是香港體形最小的蟹,不留心觀察的話,就很容易就錯過了牠們舉起雙螫的有趣畫面。

Dislike,變超Like親親大自然

那麼著力用鏡頭推動大眾去關注和愛惜生態,其實,真要多得她父母在Daphne年紀很少的時候,為她養成遠足行山好習慣。「那時我其實完全不喜歡行山,覺得很辛苦,簡直是厭惡;海灘亦不喜歡去,很怕觸碰到那些沙,因感覺上很污糟。」但到中學階段,她竟主動報名去跑山,現時回想,她笑稱:「當時都唔知發咩神經。」

由dislike到超like,現時她每到郊野捕捉雀鳥、昆蟲等生態時,從不計較泥地有多骯髒,一定會「瞓身」拍攝,以取得最佳相片效果。「The lower the better,這樣才會清楚觀察到和融入牠們的世界。」所以,她經常也弄至滿身泥濘。「很多人應不大願意為了一張照片,弄到那麼髒罷,尤其女生。」因為熱愛生態攝影,今日的Daphne,已非昨日的Daphne。

2018年,Daphne以《白海豚失樂園Breathing Room》紀錄片,入圍奥地利Innsbruck Nature Film Festival電影節最佳年青導演組別,她說,參加影展目的,是希望大眾多加關注,在香港西部水域聚居的中華白海豚,近年因受大型沿岸填海工程及海水污染,數字急劇下降,情況令人擔憂。

▪ 因菜得福!OL轉行開格仔田 擔肥割草勞動密 心情卻比打工快樂

▪ 受妥瑞症折磨,雜耍師阿迪卻視之為動力:「病症令我反應比常人快。」

生態攝影師原來是⋯⋯昆蟲讀心術師!

她的另一「大變身」,是從前對昆蟲怕得要命,一遇到蜜蜂在身邊飛過便尖叫,現時,不單止對昆蟲無有怕,反而會主動尋找牠們的蹤影,將之攝入鏡頭。「喜歡拍攝昆蟲,因為牠們外形靚,行為很有趣。」以跳蛛為例,她發現,就算是同一品種的跳蛛,個性也各有不同。「有些會主動跟你玩,有些卻對你不瞅不睬,掉頭便走,亦有些表現很謹慎,不斷凝望你。相比起雀鳥,和昆蟲的交流與互動,是強得多。」

談到昆蟲,她就眉飛色舞,尤其她的摯愛:蜂類。「我很喜歡觀察蜜蜂和其他蜂類的一舉一動,牠們的behavior非常特別;如你幫過牠、救過牠,牠是知道的。」眼前這位生態攝影師,原來是昆蟲讀心師!「生態攝影師和一般攝影師的最大分別,是我們要有極敏銳的觀察力,能了解各種生物之習性,才可以開始去拍。」「讀心師」繼續細意解話:「當中涉及的,是海量的時間與耐性,但只要你肯付出,加上累積經驗,久而久之,自會察覺到,每種生物,包括昆蟲,原來也有其一套body language。」

這就是生物的奇妙之處,但她慨嘆,在打卡呃like年代,人人拿起支長鏡就自認是攝影師,拍照時卻不理動物生死,干擾了生態。「例如較早前『褐漁鴞』品種的貓頭鷹BB被人發現後,引來大批攝影愛好者不分晝夜去拍照,甚至用強光照射BB,令牠大為受驚,無法正常生活。」

香港的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例如Daphne很想用鏡頭捕捉的過境遷徙鳥:燕鴴,就是在新界遇上。

Daphne希望大家想多一想:「如果影動物是因為鍾意牠們,就應愛護和尊重這些動物,牠們不是用完即棄的東西,而是一條生命。假如動物瀕危絕種,是因為被人類影到絕種,就實在太謊謬了。」

撰文:TY  圖片:被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The most-talked about topic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