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學生妹成為KOL:華麗上堂嚇親阿sir,Gap Year一年尋找讀書以外的可能性……

當學生妹成為KOL:華麗上堂嚇親阿sir,Gap Year一年尋找讀書以外的可能性

18歲的時候,黃太子踩進了一個行業,叫「靠樣搵食」。她有著一張清秀的臉蛋,厚長黑髮以及一雙直白得反光的長腿,並且一笑就是大笑,毫無拘束那種大笑,一條魚尾紋也不顯露,今年也才22歲。她這芳華正好碰上人們特別推祟網絡顏值,於是黃太子很快在Instagram稍有名氣,當上了KOL,課餘時間做「兼職」。可她矛盾得一邊成名一邊拒絕成名,因為她幾乎可以看見名氣的短暫以及虛無。

▪十年,你踏上想走的路了嗎?

▪【香港消防處KOL】任何仁的幕後推手﹗政府媒體主任呃like觸民意

這份兼職太狂妄,上堂趕住落堂

黃太子(Eliz)素顏來到,我們坐在一家店裡吃着早餐。她一開始便述說過去很多失敗,包括中學畢業考警察,因近視被拒絕﹔又去考空姐,英文太差沒被選。所以她選擇Gap Year一年,看看在讀書之外能闖出些甚麼路來,結果一年後她還是乖乖走回讀書的路—考高級文憑,現在還在讀傳播的學士學位。但在Gap Year那年,她確實闖出了另一條路:被一家明星公司簽了5年約。

這家公司簽了20至30人,其中接近九成都是女學生,她們除了學生這個身份外,還有一個說不清楚是KOL,還是明星,還是表演者的身份,初時黃太子覺得就是「靠樣搵食」嘛。她們的工作職責主要有兩個:一是經營Instagram和Facebook,出post推銷產品;二是出席品牌活動,她們稱之為「出Event」。一個品牌活動大多數一個小時內完成,過程中最重要是拍照片,照片的潛規則是,每個活動的衣服盡可能不要重覆,她每次擔憂地在試身室裡拍大量照片,詢問很多人意見後才作決定,然後還得自己設計形象,包括化妝、髮型等。

「讀高級文憑時,我朝九晚五上學,放學後七點或八點再出席Event,有時拿了化妝品、衫、鞋在學校的廁所化妝,有時很華麗地上堂,妝化得超濃,坐在班房,皮褸呀短裙呀,加上深色中毒唇膏,一嘢坐喺度,阿sir問:『你做咩﹗』旁邊同學接著開始評論我一身裝扮。沒辦法呀,下課後即刻衝出課室,要從寶林到中環出event呢﹗」黃太子說。

當學生妹成為KOL:華麗上堂嚇親阿sir,Gap Year一年尋找讀書以外的可能性3

18歲那年當上KOL的黃太子以Eliz之名在IG吸粉。

▪我們有需要尋找「副業」嗎?

▪【周末兼職達人】係咩驅使佢星期六日都兼職?炒散Event Helper做足十幾年

以秒計的所謂成就

她說話的方式跟她的人生差不多,從來不是走含羞答答的路線。這兩三年來她已經摸索出來,樣子只是入行的條件,要生存下去,必須靠「能力」,當中摻和著演技和獨特的性格,但怕醜一定不是一種獨特的性格,「所有人都怕醜時,如果你能很放、很搞笑、很輕鬆,你就是『不同』﹗我之所以有少少成就,就是因為這點,真的﹗」她所指的成就,是指電視廣告的Casting成功﹗

根據黃太子觀察,這行飯的收入都靠廣告,而廣告分為不同級數,網絡廣告或平面廣告屬於次級,電視廣告才是最重要的戰場,上鏡的秒數幾乎直接等同你在這行的價值。黃太子接過4個電視廣告,最短的只有3秒,是一個銀行廣告,講述她的爸爸暈了,她要看著鏡頭做一個焦急的表情,並叫一聲:「Daddy﹗」她Casting時就試演了最自然的焦急表情。最長的廣告有4分鐘,分為上下兩集,講述一個地下鐵碰著他的故事。這4分鐘的廣告,拍了兩晚通宵(要等港鐵停駛後沒有人才可開拍), 樣子不能累並且必須確保不水腫,她記得連喝了兩罐Red Bull。

當學生妹成為KOL:華麗上堂嚇親阿sir,Gap Year一年尋找讀書以外的可能性2

拍廣告搵到錢,黃太子曾經平均一個月接一個廣告,叫做輝煌時期。

▪我做Marketing:最深刻嘅電視廣告

▪廣告銷售:講求創作力的Sales

回頭看見我所不要的

「那是我最輝煌的時期,平均每月有一個廣告。」黃太子說。 

突然間,她想把專注力轉移了。「有些人要成就,我發現那不是我的想法,我原來不是要虛名,不需要那麼多人關注,我發現我要的生活是拍下拖、養下狗,接廣告來拍之餘,多點時間和家人在一起已經很開心。我想這種是尋覓自我吧。但不得不承認也有經濟壓力,所以接下來我想考個普通話牌照。」像是在這行業繞了一圈,點了火讓自己發射得遠遠的,回頭腳步著了陸她才看見踏實的安穩。

談到這裡,黃太子才說,她一直掛在口邊的「細佬」不是她的親弟。黃太子三個月大的時候,父母已離了婚,她有點裝作若無其事地說著,「係呀佢哋好曳、唔生性,18歲結婚。」很快離了婚,黃太子從小由嫲嫲照顧,姑媽負責她的生活支出。後來媽媽再嫁,但母女年紀差不多,她說現在算是朋友吧,反而爸爸沒法成為朋友。問她成長過程一直很孤獨吧,她低聲說了句「冇乜feel」,再提高點聲量說,「所以現在和男友在建立一個家的感覺。」他們搬出去住、養狗,男友來電,他們聊的是狗屎,收線前的吩咐是要執狗屎。黃太子說朋友都笑她,「你明明是top model,怎麼變了個師奶?」

黃太子的回答是,「我在(師奶)這邊得到的快樂比較多。」

入行薪金:不固定,每月數百元至數萬元不等

入行途徑:傳照片及個人資料予模特兒公司

撰文:Manvis Hung 圖片:Manvis Hung及被訪者提供

延讀閱讀:

【轉型做MC】前港姐楊洛婷成最高身價星級司儀之一 遇老闆主動加騷錢

Nothing Serious (一) ──游走可能與不可能的邊界

Nothing Serious (二) ──走到目標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