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地記者:全城在變遷,不減你是你

置地記者:全城在變遷,不減你是你

(fazh / flickr)

喺方皓玟成為佢本身的傳奇,同埋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之前,Charmaine喺 2014 年有首作品叫《To Haters》,以爽朗撇脫嘅態度,回應所有曾經批評或者討厭佢嘅人,一句「不可能淪為大眾商品」更加深得我心。當然,佢喺之後兩年獲得主流樂迷認同,究竟係佢自己轉營,定係時勢變化令佢本身條路可以同大眾合流,呢個又係後話。

不過成敗得失嘅嘢,始終由市場供求決定。除非吞風飲露不愁三餐一宿,或者學似藝術家梵高咁,作品要等到人死之後方才受到賞識,否則堅持做自己並非毫無代價。呢一點,好多港爸港媽都會明白,所以佢哋會致力推動子女進修潮流興嘅科目、入讀「吃香」嘅學系。最經典嘅,莫過於本世紀初科網狂潮、dot-com公司點石成金嗰時,人人爭相報讀IT或者Internet Engineering。

時代不斷變遷,當年今日嘅「吃香」學系,同明年今日嘅「吃香」學系,其實真係可以係完全唔同意思。同樣地,今時今日嘅工作職位,十年之後可能唔再存在。好多人擔心 A.I.(人工智能)取代人手,情況同若干年前機器生產自動化、工廠工人飯碗不保嘅憂慮大同小異。

其實香港人又點會對呢個職位流失嘅現象感到陌生?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已經發生過工廠大舉北移(再後來係去東南亞國家如越南、柬埔寨);十年前另一個趨勢係連服務業(包括金融)嘅後勤、電話客戶服務都migrate到中國大陸,最初係廣州,後來有佛山、東莞。再後來,好似去到印度。

而家,跨國企業索性將區域(regional)總部設於上海,又或者精簡架構,得返global同country levels,冇咗中間嗰浸regional office。

所以話,變幻原是永恆。Non-Value-Adding嘅工種持續被遷徙或取締,點樣保住份工,除咗係員工嘅責任,管理層點樣協助佢哋轉營,做多啲「高增值」嘅工序,都係一門學問。舉個例,以前銀行後勤一味入機更新客戶紀錄,而家工序精簡咗,後勤負責嘅已經變成覆核、執漏、風險管理等需要思考、需要討論嘅工作。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嘅出現,理論上為呢啲Value-Adding工種提供人手以外嘅另一個選擇。問題係,工作上需要思考同解決嘅問題,係咪咁直接寫一堆If Then Else就可以解決?當中嘅程序有幾多變數、有幾大彈性,亦影響緊應用A.I.嘅成本。

另一個考慮嘅層面係人性化嘅問題。又舉個例,髮型屋近年多咗啲幾十蚊單剪嘅超廉價選擇。不過置記一次都冇幫襯過。亦有一啲髮型屋安裝咗洗頭機,置記用過但係從來唔覺得舒服,水力有時太猛烈、水溫我覺得熱定凍部機又唔會知、我個頭邊個位痕部機都唔會問。所以到而家我都仲係幫襯嗰啲一百蚊左右嘅salon,至少有個人幫你洗洗頭、問下你邊度要搲搲佢、過過水再落護髮素、最後用塊毛巾包好你個頭。

或者你覺得剪頭髮呢啲咁個人化、咁personalized嘅服務,梗係唔太適合用機器取代啦。啱呀,我就係想講,如果你提供嘅係千篇一律嘅功能,例如話雙層巴士賣飛或者接線生嘅,又例如話銀行提款兌換外幣嘅,咁當然容易被取代。但如果,但如果你嘅能力遠超於此,係因應客戶需要而提供度身訂造嘅服務同產品,咁你自然有你嘅價值。

「努力搏歡心,勤奮思責任,要衝鋒再陷陣,毋須睇低自身。」

 

置地記者

 

原本一心想做戰地,唔覺意去錯咗置地。
原本想走在最前線,唔小心做咗文員仔。
都係寫字嘅,都係記者啫,冇乜所謂啦。Facebook專頁

 

檢視此作者的所有文章

 

延讀閱讀:

置地記者:是非帶不走,唯有譽隨身

葉朗程:絕細

「工作很悶,學不到東西」是你的轉職理由嗎?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