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踏着單車,滑過梅窩的海堤,滑過風,步入初夏的空氣中也有股涼意。阿穎泊下單車上前,笑言梅窩的空氣讓有鼻敏感的她終於能生存,「在市區一日要用幾包紙巾,這裏……一包吧。」

jobsDB向全港二十個行業包活資訊及通訊科技界、教育及培訓界、廣告、媒體及出版界、互聯網及創企、飲食界等六千名從業員發出問卷調查,深入發掘他們對工作的期望。欲知更多香港打工仔的訴求,可參閱jobsDB引才法則 (Laws of Attraction) 互動網站的按需分析

 

發現梅窩的另一面:農夫和居民的關係很近

阿穎是「梅窩Farm to Table農業社區」計劃的社區項目主任,本身住在遙遠的新界東,最初接觸梅窩,源於一個口述歷史計劃,當時愈問愈發現這裏的人和事很有趣,例如一個休憩空間原來是昔日村民由下而上地自行找地主借地、運泥沙搭建;又例如住得久的會知道婆婆在哪裏擺臨時攤、農場在哪,騎着單車就去買菜,「他們可能知道那個婆婆有用化肥、農藥,但用得少,婆婆自己都會吃,居民和農夫之間有種信任,這就是農業社區——農場和社區、農夫和人的距離很近。」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1阿穎由義工做到變職員,全力推動這個社區項目。

然而梅窩在東大嶼人工島計劃下或快將發展,近年想找地復耕也比以前困難,這個與環境關係緊密的社區,或會受影響,有組織因而申請資助開展了現在的計劃,阿穎由義工變為職員,希望協助保留這個農業社區。她的工作是幫居民和農夫連線,「會做小冊子,把農場位置標示出來,也有做社區大使培訓、買菜給餐廳做farm to table、做導賞團。」當中導賞團是計劃開始前已有街坊想試,farm to table更是地膽會做的事:「有些街坊熟農場,又喜歡煮食,會和某些餐廳廚師講煮食經,也會買菜拿去給他煮。」——這個農業社區計劃,原來也是由下而上。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3這個鄉村,不但沒什麼坊間以為會存在的張力,反而大家都很隨和,要宣傳活動也比市區容易,「餐廳都肯貼海報,又少些連鎖的店和學校,不用經那麼多層去問。」

▪【農務系】90後青年志在做農夫,上網自學水耕種植開室內農場

▪【轉型不轉行】言語治療師踏出舒適圈 執教鞭重拾工作熱情

帶導賞團員驚訝:隨街隻狗都認得?

連結農場、餐廳、街坊,每個環節都要對人,從前工作對文件多的阿穎,開始時也要摸索,想想如何打開話匣,「例如會談市面的菜心原來來自很遠的寧夏,以此打開話題。」幸好她本身較外向,不久已適應,更懂得炒熱氣氛:「我們會拍照紀錄,如果問有沒有人不同意被拍,好像很怪,我會問有沒有人不想上鏡,因為太靚仔靚女怕影爆鏡。」她笑着說。

至於找農夫合作,因村民介紹,較少碰釘,農夫本身也比較開放。找餐廳合作卻是個關口:「一來就要介紹整個計劃、你是誰,令他信你,是要些技巧。」還好人總需要吃飯,平日不時去光顧,餐廳老闆總會認得,最後成功合作,「上次有廚師將羽衣甘藍打溶做布朗尼,很好吃,口感豐富了。」她說。「有些餐廳未必那麼喜歡想創意菜單,我們便一起想,例如咕嚕豆腐,加紅菜頭。他們本身也歡迎街坊拿菜給他煮,下次如果有人拿紅菜頭去,他就懂得煮。」

阿穎現已變成半個梅窩地膽,她笑着說:「有次帶大使培訓班,去到農場,我逐隻狗介紹名字,有大使驚訝地問:『現在做這些是不是要認得所有狗的名字?』」又有次她在碼頭帶導賞,碰上農夫家人帶出來的狗,人狗熱情相擁,「團員都笑為何我隨街隻狗都認識。」在梅窩,所謂關係緊密,原來已不止於人和人。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4
餐廳特製的皇帝菜天婦羅。梅窩的農田和民居很近,其實很利於做farm to table、買本地菜,實行零碳排放的飲食模式。

▪從NGO轉型做hostel老闆 帶團行老店:「旅舍是讓人認識社會的地方。」

▪外展精神社工扮偶遇、和情緒受困者傾暗瘡:「他們怕你多過想傷害你。」

NGO的命運?——埋首處理資助文件、活動總在周末

可以和不同人聊天,又可以踩踩單車、和狗玩玩、食本地菜,貌似dream job,阿穎笑着搖搖頭:「都不是的,始終是申請資助,很多文件要做,留在辦公室的時間我們都覺得實在有點多了——要處理單據、交報告、開不同的會議、不同的活動要去參與,而且也不想只限這個區的經驗,會出去看,再帶入來這個區。」

和街坊大使約時間,有時也要待他們放工,「要懂得自己時間調配。始終社區和你建立關係,你也要付出時間給社區。」有時覆不到街坊也會體諒。最大的難處,其實是農場在沒有足夠銷售渠道下,難以持續,「有管理的田,比沒管理的有時生態會多樣些,但要農田維持到,就要農夫種到、賣到。」計劃資源未能處理這部份,但她也嘗試和街坊談合作。

這些困難無減她對梅窩的熱情,而且辛苦以外,也有輕鬆時光:「工餘有時會約參加者、農夫一起吃飯、打邊爐,用本地菜,幾開心的。」而來往家和梅窩的長距離,也換來沉澱思考、看看書的空間。「在梅窩有時不太方便,例如印東西沒法立刻印到,卻換來另一種舒服。太方便其實很大壓力,大家會期望你做得更快,如今是就算別人要求,你也真的做不到。」她笑笑。香港還有這樣一個能夠稍為放慢腳步、逃過空氣污染的地方,給人選擇,大概也是這地方值得保留的一個理由。

入行薪金:計劃如屬政府資助項目,薪金佔計劃整體開支有一定限制,因此視乎計劃規模大小,如規模不大,薪金約$13,000$15,000

入行途徑:視乎計劃的範疇,如果是社區、環境類,有相關學科背景、工作經驗優先,平日亦可先在有興趣的團體做義工,一起籌備、發展有興趣的計劃,以便了解彼此是否適合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閱讀:

【Working holiday】異地捱世界劃花CV?受氣被剝削靠忍 工作假期是人生「中轉站」

【公幹及旅遊】美國簽證攻略:過4關回答5大面試問題,Visa即到手﹗

你擁有一份「工作」還是「事業」?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