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流動人口8年增逾4倍!想轉炒散/自由工作/Slash有咩要考慮?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有一種人,因天生個性不羈放縱愛自由,寧為雞口不為牛後,又有一類人,後天或因公司裁員或因本業式微而脫離打工生涯,兩者殊途同歸,成為職場流動人口,自己做boss,自負盈虧。

2020年薪酬調查報告互動網站等緊你click入嚟﹗即check自己份工嘅人工中位數﹗

自僱人士 別名多籮籮

這職場流動人口,官方有個說法是自僱人士,顧名思義,自己請自己,又稱作彈性工作人員。街頭講法是炒散,東家做下兼職,西家又做一份。業內人士多指自己是自由人,做自由工作,在英語世界,分別叫freelance和freelancer。近年新興一個潮語slash斜槓(即斜線符號/),形容那些身兼多職的自由工作者,在介紹自己的多重身份時,往往用斜槓來區分不同角色,獲封為slasher斜槓世代。

▪ 90後生態攝影師捨BBC職位 回流香港「攝」獵消失中的生態

▪ 因菜得福!OL轉行開格仔田 擔肥割草勞動密 心情卻比打工快樂

人口總數

據香港政府統計處資料,2009年時從事部分時間僱員,當中包括兼職工、臨時工、合約工等約有15萬人,佔整體勞動人口5%。在2015年,香港約有52萬名彈性工作人員,包括兼職人士、臨時工,加上自僱人士(自由工作者和創業者)等,佔全港工作人口13.9%。到2017年,這批兼職工、臨時工、合約工、自僱人士等人數大增,達79萬人,佔整體勞動人口22%。

  • 2019年底,外賣行業中人估計約有2萬人任職外賣員。
  • Uber香港區公司數據顯示,登記司機有3萬名。
  • 而據統計處2019年數字顯示,從事「藝術、娛樂及康樂活動」人士有8萬人。

踏入2020年,香港打工仔飽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相信出走正規職場,加入流動大軍者有增無減。

行業分布

上述的外賣員和Uber司機,旁及物流運輸的司機,以自由身居多。而「藝術、娛樂及康樂活動」界別,包括表演工作者、舞台技術人員諸如佈景燈光化妝等、藝術學校教師、體育教練等,業內人士估計超過8成屬自由工作者。其他一些創作類工作,如文字工作者、設計師、影音製作人員等,亦多自由人,可見流動人口涵蓋多個工種,由出賣「腦力」到「勞力」,文武兼備。隨着社交平台興起,吸引不少人投身YouTuber和KOL的自由洪流之中,在網上呃like吸金。

▪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 【回收新人類】到街市收發泡膠、如蝸牛拉貨:最難是撕膠紙……

搵食形態

在職場自由流動,自己當家作主接job,多是project-base的工作,甚少簽僱傭合約,憑口頭協議,雙方講個信字,完工後各不相干,僱主滿意表現的話便有機會再續前緣。當旺時手頭有數個項目,換句話說,要應付數個金主,忙得分身不暇,講求自律和妥善分配時間。淡季時可能長期不發市,要食穀種,須好天搵埋落雨柴。例如今年因避炎,全港的藝文康樂場所關門,弄至大部分有演出才埋班的從業員手停口停,須靠儲蓄,甚或轉行維生。至於最重要的問題:Job從哪裏來?除了上一些求職網站如JobsDB搵兼職、臨時工等,工作主要還是透過朋友、同事、行家或客戶轉介而來,所謂識人好過識字,擴闊人脈有助擴大客源。

職業保障

保障少之又少,可說是零,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沒有簽訂僱傭合約的話,那就不受勞工權益保障。而香港勞工法例對彈性就業,沒有明確定義,與自僱難以區分,政府對自由工作者亦無甚支援。有僱主聘用了freelancer,卻指為自僱,以推卸法律責任。再者,職場流動人口遇到的最大勞資煩惱,與錢銀攸關,如被資方拖數、走數,往往只能透過勞工處或小額錢債審裁處來追討,辛苦奔波卻成效欠佳。彼邦美國,自由人知道團結就是力量,早於2001年成立美國自由職業者工會(Freelancers Union),會員超過35萬,除倡導有關法例,並提供醫療保障如牙科等。本地亦有一些自由工作者組織,期望為freelancer爭取公平待遇,但仍處於起步階段,同業仍需努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相信各位打工仔,一定經歷過見工被HR壓價的慘況,但近日就有網民於討論區分享自己收Offer的「意外待遇」,引發網民熱烈討論。  樓主發文表示自己收到Offer,但公司竟沒有壓他價,而是「壓grade」,對此感到不解,於是開Post問廣大網民:咁係代表咩? 帖文一出,網民紛紛發表己見:  「人工就係最誠實既grade。」 「Grade低啲少啲責任,人工又高咗30%,唔係好著數先啱咩?」 「Title越低人工升幅潛力越大。」 「人工同grade係掛鉤,你人工唔夠高所以唔可以拎嗰個grade。」 「HR都係睇條友嘅current salary,同埋加咗increment 之後,match到自己公司邊個Grade。」...
疫情打擊各行各業,失業率上升,搵工變得更難,逆境當前,卻是打工仔裝備自己、華麗轉身的良機。不少人正經歷事業瓶頸甚至失業,有原本任職數碼營銷的人員利用3個月失業時間自學,成功轉行做UX/UI設計師,人工飆三成半;也有行政職員在職期間進修獲取專業資格,疫下轉身一躍,晉身上市公司秘書,人工暴升五成。人力資源專家分析,華麗轉身的關鍵在於努力儲skill sets和緊貼市場脈搏。 30歲的Ashley原本任職廣告公司數碼營銷助理,疫情期間公司流失大量客戶,老闆心情欠佳多番奚落員工,Ashley萬念俱灰下裸辭。失業後她沒有搵工,一直鍾情設計的她決定給自己3個月時間,由零開始學習成為一名UX/UI設計師。 參賽換面試機會 轉行人工加三成半 設計應用程式及網頁的UX/UI行業近年迅速堀起。Ashley既無經驗,也無相關學歷。她首先利用Adobe XD等大熱免費資源學習設計工具,快速上手掌握設計APP介面的基本功;同時報讀為期兩個月的Boot Camp速學基本coding,例如Javascript、HTML等。她指UX/UI設計師雖不用兼任coding工作,但擁有基本編程技巧可了解介面設計的可行性,縮短trial and error的時間。她指出,有志入行者未必需像她般裸辭瞓身,但千萬別否定自己,盡快踏出第一步,「你永遠唔會覺得係時候或者夠料轉行,但其實網上大把資源,係睇你夠唔夠膽踏出第一步」。...
喜利得(Hilti)一直尋求突破及團隊合作的企業文化,不僅展現於長期以來為建築業提供先進技術及解決方案,在人才發展方面,亦貫徹同一宗旨,從不固守傳統由上而下的職場階級,而是以人為本,成功激勵工作團隊時刻熱誠地投入工作,甚至在「疫」境當前,員工也樂意和公司並肩同行,將「建造美好將來」的企業使命,視為一己重任,共同將願景拉近。 關懷員工不是口號  而是付諸實行 如何提升員工向心力,一直是各大小企業關心的課題,人力資源諮詢公司Kincentric於2021年公布的全球僱員意見調查結果顯示,香港區Hilti員工對公司的投入度,名列前茅,向心力得分高達88%,成績傲視該集團在全球的所有分公司。 Hilti(香港)總經理梁瀚恩(Michael Leung)認為,同事之所以對公司產生認同感,主要歸功於企業的「關懷與績效」(Care & Perform)核心精神。「在人才發展方面,我們一向強調情理兼備,而非只著眼於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