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專家】40年電影擬音師用雜物還原刀劍聲 太空漫步聲點演繹?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電影裏的刀光劍影總讓人看得失神,你有沒有想過,那些刀風、骨折聲是如何做出來的?原來電影中小至腳步聲,大至打鬥,都是由擬音師(foley artist,又稱音效師)用物品模擬出來的——總不可能把咪放在鞋上收腳步聲吧。入行40多年的余家祿說:「這行或多或少都是藝術——要用心。」但他們,一直被看低。

像垃圾佬又像魔法師:隨時用爛布變出聲音

走進錄音室,這格是石地,那格是木板,牆邊擺滿不同的凳、各式噴壺……入行前的余師傅,對這繽紛世界全不知曉,純粹覺得「配音間工作」有趣,入行後才發現原來雜物可以變出無窮聲音。做起來,卻總是對不上畫面,又被說生硬——聲音原來都有情感,需要多看幾次,揣摩氣氛,「畫面會告訴你,例如在說話很斯文,便配些很柔的聲音。」

但初時揣摩到感覺也做不出那效果,「唯有用態度去換取認知——做別人不想做的。」他試過一整天拿着藤條不斷揮,「做時不覺辛苦,回家好像被打了一身,第二天也一樣要繼續。」別人卻因此願意教他,「錯着錯着便快些。」工餘時還將錄音檔做成資料庫,平日又隨時留意可能合用的工具,「我們其實是個垃圾佬——貴貴買未必能發出那聲。」有時手邊沒那物品,唯有即場用其他東西試,「像現在如果要做口罩聲,買不到就不用做嗎?便找塊爛布,做到感覺似。」

如今他已經驗豐富,但仍說每樣聲音都有難度,「因為要思考。如果像印刷有什麼難。」單是腳步聲,也分快慢、情緒;骨折聲也可能有20種方法:「可以用菜去屈,如果是一下子斷,可以用樹枝,或用刮。不能1+1=2,藝術就是一個(每次做出來都)很不一樣的東西。」

▪ 【文字工作轉型】從編輯到內容行銷(Content Marketing)之路:放下感性轉而利益行先,由服侍讀者變服侍品牌

▪ 字幕製作人做足二十年:「呢份工最考文字功力,日日長知識。」

捉摸情緒,也還要靠和導演不斷溝通:「你的想法不等於他的,不知他想要什麼,例如畫面平靜,但角色原來內心很交錯、煩躁,這些叫『特別野』,就要溝通。」

不斷上演的惡夢:「前期花光了,麻煩你搞掂吧」

也因此,他總是很難說出用過什麼特別的東西,「不能常常記住,難道總帶着那影子?」只記得當年《倚天屠龍記》一幕拉刀,「又要誇張又要澎湃,我們10幾人一起找了一日都找不到。」最後他們找了個2呎多闊、帶鋁片的片芯,攪動着就像出鞘。最近做過個太空漫步聲,「沒上過太空,唯有是想像,『截』這樣。」

但努力總被客人忽視,「常說沒時間、沒budget,因為前期花光了。」有時對方還會嫌貴說:「有沒有搞錯!」然而如果認真做,所需時間可多百倍。「像衣衫摩擦聲,要找適合的衫,但太響,擺遠一呎,不行,再擺遠多半呎,但下個shot又wide了。」

「這行辛苦在壓力,整個月沒離開公司也試過。有次30集劇集要一個月多些做完。」他說。「如果不是想保持質素,很快就過,是我們傻。」他哈哈地笑。「但如果個個都隨便,質素便一直落,想頂住,托住大家上。別人覺得你傻,但是需要這樣的。」

▪ 電影導演黃修平:妥協還是堅持?實踐目標絕非空中樓閣

 ▪ 疫情下浪漫地實際!未畢業先開書店 辦busking、文物展助人兼自救

腳步踏在不同材質上,也有不同的效果。現在有些聲效他們會用電腦輔助,片商有時會質疑為何還比實作慢,「但電腦發明來不只是給你快,以前做不到的現在做到,不斷去調整,便要時間。」

擬音被輕視,在他年輕時已是如此,但令他受不了的,卻是這行本身的風氣——當年他入到夢寐以求的公司,卻發現做事的人很隨便,灰心之下轉行,金融風暴後再接觸這行,發現和10年前沒兩樣,「呃飯食,不行喎。」於是回到這行,希望將彎了東西拉直。

有影必有音 做差了便如垃圾

只是仍未拗直,已面對電腦化的競爭,「片商說他們平些,但又懂得說出來的效果爭點。」「他們覺得跳step沒問題,即是例如我們會研究最接近的聲,或我看到畫面上10個位有聲,他只看到3個。」但其實如果電子與實作能兼備,可提升效果,「刀劍聲可以改得圓滑些,或有棱角些、直些,層次多了很多。」

面對別人的看輕,他只說:「沒得心淡,如何制止他呢?只有我做得比他更好。」他說:「始終別人幾千萬拍套戲給你做條聲。有影必有音,一套電影是集體創作,道具燈光都是分數,每樣差些便是垃圾,如果覺得:『得啦,我們有一個500萬身價的演員』,那是否其他什麼都不要?」

興趣讓他捱過這一切:「覺得幾過癮幾好玩幾好笑,做出來滿意,自我安慰吧。」他笑笑。如果想入行,他寄語要受得住當中的甜酸苦辣,人也要夠專注,「以及會變通,你易吸收些,別人又有興趣教你多些。」他常說,接下來就靠你們年輕人了。近年也多了有心人,只望力量繼續累積,「希望年輕人日後有康莊大道,似一份職業。」要世界美好,始終需要無數人一起堅持這份必要之傻。

入行薪金:不定。

入行方法:通常都是熟人,或別人介紹,余師傅說因這行沒3、5年都不能獨立處理好一條聲:「沒信心不敢請,不知他玩幾多年就不玩。」另外間中也可能有公司會從求職網站招聘,可從錄音室助理做起。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疫情下大家都想放鬆,單車多了人踩,維修師傅又會否變得受歡迎?前港隊代表、8年前開設「Cyclist Workshop 單車手維修工作室」的林定邦,一直以單車為伴,他笑言:「我只懂單車。」 修車也要望聞問切、落場試車 小時候他就喜歡研究單車:...
左起為「尋補」創辨人胡潤潔(Kit)、吳沛源(Andy)及市場部經理李錦躍(Billie)。 本港疫情持續,即使快將踏入開學季節,政府早前宣布全港學校暫停所有面授課堂,學生繼續視像上課。在疫情之初,學生大多處於停課狀態,因此...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