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長上岸了】漁民二代行船 從水手做到助理總船長 五十歲始安穩着地

【船長上岸了】漁民二代行船 從水手做到助理總船長 五十歲始安穩着地1天星小輪載客過百年,經歷過香港的風風浪浪,每日上上落落的客人多不勝數,由昔日的民生交通工具演變為旅客觀光景點。見證碼頭變遷與船業興衰的還有他—天星小輪助理總船長郭灶帶,船長在海上掌船十多年,踏入五字頭終於「上岸」,做了安安穩穩的管理層,他的故事是典型的上一代打工仔故事,在一家公司敬業樂業,期望做到退休為止。

jobsDB向全港二十個行業包活資訊及通訊科技界、教育及培訓界、廣告、媒體及出版界、互聯網及創企、飲食界等六千名從業員發出問卷調查,深入發掘他們對工作的期望。欲知更多香港打工仔的訴求,可參閱jobsDB引才法則 (Laws of Attraction) 互動網站的按需分析

 

第一次上岸:漁民家族求安穩,結果是賣船去行船

這片海裡裝載太多故事,行船的軍人、送人蛇的貨船,還有舊時漁民泊岸來休息幾天。這些過去,郭灶帶已經不想回望。他記憶裡都是海的浮躁和不安穩,吃一頓飯喝一碗湯,波浪一來就倒瀉一地,畫面是如此心酸!郭灶帶八兄弟姐妹的船以前泊在香港仔,晚上開船(他們說「開新」)出公海做生意,早上回來賣了魚才有得睡。每回出公海也是一次冒險,沒有人可以預料生死,有次他遇上「打石湖」,就是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他整條船被風摔進海裡,以為要死掉了,突然風又將船吹浮海面,幾秒間他又活着了。

郭灶帶回頭想想,那麼辛苦是為了甚麼,不如上街(即上岸)不做!那大概是二十年前剛回歸的事,第一代漁民老的老,死的死,船交由漁民二代接手,那些漁民二代便開始賣船上岸,至少買個安穩的未來。郭灶帶看見人家都賣船了,於是他也把船賣掉,八兄弟姐妹連父母一起上岸。上岸以後,飯裡的湯沒有波浪不會倒瀉,但飯碗是個問題。他八兄弟姐妹裡,有讀書的都能當上護士、工程師,他排行第一,沒機會讀書,他覺得自己不識字,去了做地盤幾個月,不適應,結果又回到海上。

▪置地記者:搵工唔想中伏?尋找Red flag的故事

▪置地記者:唔辛苦邊得世間財

用五年時間考牌過關:船長是一場耐力之戰

回來的海是一樣的,但他不再是打漁的人了。郭灶帶來了天星碼頭開船了,起初他先做水手,在以前紅磡線的海王星號,像是面臨城市自然會有的恐懼,那時候看着每天上班搭船那麼多張陌生面孔,他有點害羞,後來說話多了才叫做適應城市裡的陌生。跟他一起工作的水手呀船長呀,基本上和他的故事差不多,他們的船以前泊在筲箕灣、長洲、屯門,賣了自己的船來開另一種船,變幻之中追求的都是穩定。

郭灶帶去考牌,考牌要筆試、電腦試、口試,考你所有海事處條例,熟讀了才有資格開船當船長。他那個年代用了5年時間,先考60噸船牌當上副船長,再考急救、救火、逃生牌,累積30小時駕駛經驗,再考300噸船牌,才算得上是船長。天星小輪的船期密,十分鐘一班船,所以船長行輪班制,分早午夜三更,夜更必須在船上過夜,留待開頭班船乘載第一班上班的客,才收工休息。如此連接五天夜更,便可連放五天假(有些情況可連放十天假)。

【船長上岸了】漁民二代行船 從水手做到助理總船長 五十歲始安穩着地2年輕人想入行不難﹐但要有恆心考到牌才高難度。

▪說起升職,你我身邊都有這些故事

▪港人認為「受上司喜愛」和「運氣」比「工時長」更有助升職

第二次上岸:升職做管理層,看盡年輕人的入行心態

日子算是安穩了,郭灶帶在想。一下子十九年過去,天星小輪的船他開了十多個年頭,現在不開了,升上助理總船長當管理層。日子算是安穩了,他總是這樣想。開船的船長有廿六個,大部分也是水上人,有着跟郭灶帶差不多的過去,上岸後的安穩也和郭灶帶差不多,年紀也和郭灶帶一樣開始進入五字頭。

有時也有些街上人(他們都稱岸上的人為街上人)完全不懂得船、不懂得海,白紙一張,想來當船長,但大部份上了頭一星期的「學前班」便放棄了。郭灶帶只見過一兩個年輕人,顯示了他們對海的好奇,比如有人問,海面的浮標閃幾下是代表甚麼,郭灶帶會回答,那是代表方向,東南西北各有不一樣的閃法,三閃是東、六短一長是南、九閃是西、一分鐘內一閃是北。但好奇心也不夠,這畢竟是場耐力賽,看有誰的好奇心能持久七年,完成所有船長的牌照。然而這年頭的年輕人都怕了考試,不像郭灶帶他們當年,考了一個牌照等於認定了一生職業﹔現在這年代,也沒有打一世工這回事,年輕人只想如何賺夠上岸,不用再捱世界。

船長練習生入行薪金:$15000-$16000/月

船長之路(需時57年):

1.「學前班」:10天本地船舶初級船員基礎培訓證書

2.考三級牌:適用操作長度不超過15米及總長度不超過16.5米的非遊樂船隻之本地船隻

3.考二級牌:適用操作長度不超過24米及總長度不超過26.4米的非遊樂船隻之本地船隻

4.考一級牌:適用操作總噸位不超過1600噸的非遊樂船隻之本地船隻

撰文及攝影:洪藹婷

延讀閱讀:

【另類筍工】被退休轉行做保安員,竟獲聘坐在大館當保安演員僱員再培訓局

步向式微的夕陽行業:活字印刷業

姐死姐還在:打一份提升個人修養嘅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