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攔在長者福利前的64歲 十年洗碗生涯換一身病痛 最後一着:「見步行步。」

被攔在長者福利前的64歲 十年洗碗生涯換一身病痛 最後一着:「見步行步。」後巷的洗碗盤邊、烈日下的垃圾桶旁,你都會見到一個個長者吃力地工作着,然而下一天,他們可能就因年老的病痛而停工。今年年初政府收緊長者綜援門檻,將申領年齡由60歲調高至65歲,而現時其他長者福利門檻如「長生津」為65歲,「高齡津貼」(生果金)為70歲,令64歲前的人成為「百無」階層,被批逼長者搵工。65與60,看似只是數字,但延後申請年齡,卻猶如將長者推上不能停下的跑步機。

▪本港近半數 50 歲以上打工仔擔心退休後生活拮据 兩成人更以兼職副業增額外收入

64歲,制度下的「非長者」 被逼成為工作狂

吳女士今年64歲,差一點,才被現行制度承認是「長者」。在這個現任特首認為仍有工作能力的年紀,她已經歷多次停工、復工、再停工,身體變瘦,血壓曾高至200,被醫生嚴厲勸告不可再做粗重工作。停工一段日子後,她總算由瘦削變回正常,但已不敢再去找工作了:「工作時會頭暈,萬一倒下來怎麼辦?」

被攔在長者福利前的64歲 十年洗碗生涯換一身病痛 最後一着:「見步行步。」1洗碗多年,她的手指都變了形。體力勞動多年的人,仍被制度要求在60多歲繼續工作,是否人道?

從前的她卻像是工作狂——被生活逼着要不斷工作。10多年前丈夫過身後,間接支援了香港經濟大半輩子的她,為生計出來工作,做過老人院,但個子太小,也不夠力扶。她自言不識字,做不到保安,只好做洗碗,一天洗10小時,「站到膝頭好痛。那些碗好多好多的,不熟手真的做不到。」她說。「手指也變了形,那些水入骨的,我晚晚都要塗油。有些同事做到有類風濕。」即使他們已穿了幾個手套。

這樣一洗,便洗了近10年,直到踏入60歲,身體開始變弱,「那次感冒,又咳又發燒,吃不到東西,開始瘦,我便發現不行了,之後經常病,只能停工。」她說。「但要交租,沒辦法,一好又去做,一好又做,頂到65歲再看看如何。」——因社會標籤而不想拿綜援的她,只能等65歲時看看是否要拿長生津。

被攔在長者福利前的64歲 十年洗碗生涯換一身病痛 最後一着:「見步行步。」2洗碗多年,她的手指都變了形。體力勞動多年的人,仍被制度要求在60多歲繼續工作,是否人道?

▪最低工資加咗等於冇加?港基層打工仔難受惠 週薪只係多45元

▪復活節沒有假期?勞工假與銀行假大不同,僱傭條例下的底線是咁的……

拒申綜援怕標籤 冀有全民退保獲尊重

沒想到,還是等不到,「有次工作時肚痛,痛了3個多鐘,頂不順,去看醫生,入了院。」一驗血壓:200。「做那行緊張嘛,很多碗要洗。」有次她對醫生說好緊張,「他問我你緊張什麼?你現在退休了,不要緊張。我說緊張銀紙啊,一緊張血壓又升。沒辦法,要交租,還有水電費。」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推後,她說:「差不多到65歲那些人很辛苦的,身體逐點逐點差。」林鄭又提過60多歲的人仍然可以工作,吳女士說:「很多長者身體有問題,去工作跌倒的話,她這樣說便是害我。」除了政府將申請年齡延後,社會的歧視也令許多長者不敢接受支援:「最多我吃少些,也不給人話我。我不是懶人來的,看我行路都知啦。」的確,休養了一段日子的她,走得比很多壯年人都快——也因此,容易被誤會是「有手有腳卻不工作」。「可工作的話我寧願去工作,之前的同事一有工作便打來叫我過去,知我想做、手腳快,一個頂兩三個。」

她希望有全民退保,「全部人都應該有的,是尊重身份而給他們,不會被說是又窮又懶。」如今全民退保擱置,到65歲時,她最多也只願拿長生津,「積蓄食得七七八八了,但都是到時再算。」

▪60歲中年論成唔成立?中高齡重投人力市場,CP值比預期更高

▪50後的人生下半場 考牌學習無止境 重投職場全靠不怯場

外國有措施配合長者就業 港府一味靠逼?

此前她只能繼續「食老本」,「有時去買兩包米粉,煮一餅當早餐,菜也有兩條的,有時有肉便加些,沒便算數。」長者飲食尤其需注意營養,但她說:「看情況吧,荷包問題,現在食自己,要省些。」沒工作坐在家,「好煩好悶的。」但最遠她也只會到區議員辦事處坐坐,間中幫忙摺傳單,「不喜歡和人到處去,出街不多不少又要錢,看到又心郁郁。」她無奈笑笑。

雖怕悶,又有經濟壓力,但她說,身體實在無法再負荷粗重工作。事實上除了粗重問題,據立法會秘書處文件,年長人士求職時面對技術過時、年齡歧視和欠彈性工作安排等問題,平機會調查更發現,僱主常認為年長僱員的補償保險及醫保費用較高昂。

另一邊廂,日本、新加坡等地都有措施配合長者就業,如資助僱主讓年長僱員留任、支援機構為長者安排彈性和短期工作。如果真的要長者工作,香港又有沒有可能生出適合長者的工種?或者其實不應再叫體弱的長者工作,而是安排多些社區支援、讓他們安享晚年?

讓長者有更多選擇,而非逼他們榨乾生命,才是對長者的尊重。畢竟,他們已辛苦了一輩子。如今沒有選擇的葉女士,只能看似樂觀地笑着:「見步行步吧。」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網上圖片

The most-talked about topic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