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夢碎變做「萬能俠」!曾參與金馬獎影片製片人:無人識都想做下去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早前《ERROR自肥企画》讓大家一度迷上mike導,大眾注意力由演員擴闊到導演、編劇,但其實要做一套好節目、好電影,背後還有更多的人員,包括如萬能俠般的製片——要負責勘景、協調各組、處理突發狀況……聽都覺得辛苦,做了6年製片的Yan卻偏偏愛到無法自拔。但其實,本身她想做的是編劇,選不到這主修時更曾傷心大哭,如今卻變成為製片所困:「點解鍾意呢?我都不知道啊……」

為場景數與導演拍枱大吵

沒法讀編劇後,她跌入人人都覺得她適合的製片主修,每次做完作品,老師都問她覺得如何,她才慢慢發現:「我很喜歡一大班人在限制中,去做一件事出來。」那幾年讓她找到動力之餘,也明白到在做預算表、分場表外,更重要是做人——承擔起自己的職責。有次她打遍全港電話都找不到想找的主景聯絡人,時至周末,沒人會聽電話,她決定自閉兩天沉澱情緒,「組員自己也未搞定,你不能將工作推給別人。」

做人,也包括為了件事好而克服所怕:她明明怕田雞卻要幫忙買,「但當你在拍攝現場,就會克服了那種驚。」此外也要為件事好而放膽吵架——她曾和導演為是否要在30分鐘的短片中拍17個場景,吵到拍枱,「但我覺得吵是好的,好過屈在心中,講出來起碼可以看如何解決。」

圖為學生時期一條短片的製作folder。「出來工作後,可能其實沒什麼人覺得一定要開心的,工作就工作啦,很多時我也不會用開不開心去衡量,而是做完之後拿到什麼走而覺得值得。」她也明白有些人說工作不是交朋友,「但覺得世界不用這樣定義,我可以和你工作、不和你做朋友,但都希望可以和你很順利地工作當中吵架會有,但我永遠記住是為件事而不是啖氣。」

▪ 拒做齒輪!入行做網片編劇闖新路:沒想到工作賺錢之餘,可令人開心

▪ 從亞視做到大台, 現職編劇被問收入坦言:「你都估到一定好少﹗」

勘景最怕假希望

畢業後,她繼續學做人——在預算限制下按需要分配資源給不同組;見識不同的人和事,如照顧SEN小朋友演員,「他們都幾醒目啊。」也乖和單純;又曾在找景時到唐樓拍門,嘗試說服陌生人,「最慘是拍門時對方說ok,我向劇組sell完,他又說不好了。」她悽慘地說:「要接受很多次的有希望然後失望。」垂死掙扎完後都是要找回朋友求助。

解決了景,還要找景旁邊有什麼,例如醫院、超市,「當有突發事時都知去哪。」有時還要找最近的酒店或可租的店舖做休息室。也遇過居民投訴,要應付警察;劇組人員受傷,要陪對方去醫院——製片彷彿有永遠都做不完的工作。「有段時間每日張開眼就會思考如何run那一天:幾時要去下一個點、有什麼人要去預備。」

她希望令人即使如在極地,也有少許覺得不是那麼極。「哪怕你今天只是助製、只是看一枝燈、買一個飯,都要做到最好。我都試過買難吃到自己都不想食的飯,但要思考,明天可否買回好吃點的飯?今天找不到這個景,明天可否找到更適合的。」她頓了頓,此刻才發現:「我常不覺得自己是堅持的人,但原來是。」

▪ 【腳步聲專家】40年電影擬音師用雜物還原刀劍聲 太空漫步聲點演繹?

▪ 疫下跨界做廣播劇!劇場人資金缺 運用想像膠袋變出火堆聲效

自嘲自虐愛解難:拍攝是很有能量的

生活豁了出去給電影,卻總是窮。「可能有些人會好點,但坦白說這些小製作是沒什麼錢的,大家收的人工也不是很正價。」兩年前行頭淡靜,幾個月也無甚工作,她終於入了間公司做製作相關的行政,卻總是懷念拍攝。「我覺得每一個經歷、製作,甚至每一份工都有它可取之處,但我會思考自己到底喜歡什麼。無論是職涯或其他,我覺得人是應該……找一些挑戰?」

總想往火裏跑,「是愛還是責任?」她不禁笑問。「以前我會說是遇到的好人好事令我繼續做——例如有些人肯借個景給你。現在覺得是因為:我自己想做。」她頓了頓說:「以及在這個年代,我不想太沒能量,拍攝是很有能量的東西,會遇到困難,但當你解決了,回望就不是什麼事。我想我是幾喜歡解決問題的。」

她也笑自己自虐,「但還很記得,讀書時有次和劇組食宵夜,幫手的師弟竟然說他很開心,因為拍攝時他才第一次感覺到拍東西很正——大家都集中在一件事上。」雖然她覺得是導演功勞,但也感動了一整晚。「有些人會說出來做事不是和你做朋友,但無論哪樣,我都想在我範疇上做到最好,起碼那刻想到些東西令件事順暢多點,令大家覺得值得。不一定要開心,但一定要值得。」她笑笑:「但其實值得已很開心啦,不是嗎?」製片的工作做得好,或者可以令人苦中也找到快樂。

她笑言做製片就如參加奧運,套戲拿不到獎永遠沒人記得,「但就算拿了獎,都沒人知製片是誰,除非做到好出色,但這就是……奧運那麼漫長囉。」圖中是Yan在新界勘景時遇上放羊,「他們會一邊放羊一邊唱歌,很像去了瑞士。」

片拿獎也無人知製片是誰:為何仍要做下去?

當初執意想讀編劇,現在劇本是否自己所寫,已不緊要,「會有將來自己寫的想法,但如果別人有東西想拍,有趣的話都想一起做。」想成就好作品,不一定只能走編、導的路。反而以前不太介懷做製片無人記得名字,如今踏入3字頭,開始會想:「為何做了幾年好像都沒什麼成績?即使曾有套片拿了金馬獎,除了圍內的人知我是製片,其實沒人在意。」

她沉思着:「這樣的時候……為何仍要做下去呢?」想着又釋然一笑,重覆10分鐘前的話:「都是因為想做吧,都沒第二個答案了。」想做,仍能做,就去做。「可能做到沒人找我的時候吧。」但下一秒她就笑笑:「那就自己拍。」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要數打工仔們最討厭的返工日常,肯定是開會!排山倒海的工作 + 無窮無盡的會議 = OT無極限!近日就有網民於討論區大呻自己返工8個鐘,竟開足5個鐘會,差點就需於Office度過Lonely Christmas! 樓主開Post分享瘋狂開會經歷,她表示逢星期五都要開1小時的部門例會,但每次都會超時,連午膳時間也被佔用。更悲慘的是,另一場會議緊隨其後,最終樓主直踩兩場會議,完全沒有空檔吃飯。當她以為開會馬拉松終於要完結之際,上司隨即召見商討公事,結束時已是6點。整天下來,樓主完全沒有時間處理公務,最終需OT到近12點才能離開,令她相當崩潰:「搞到我要爭啲喺公司過聖誕。」 一眾網民紛紛表示同情,亦有人「同病相憐」:  「平安夜都要喺公司過⋯⋯慘!」 「開聖誕聯歡會?開咁耐⋯⋯」...
一場疫情,顛覆了全球打工仔的工作型態,在家工作、混合工作模式等愈趨普遍,是否意味着未來職場還存在許多變數?最近,有位網民就於討論區發起有關香港實行4天工作制可能性的討論,你又覺得可行嗎? 樓主是一名建築公司的HR,他分享早前與老闆談及有關4天工作的新聞,老闆著他研究公司實行的可能性。樓主認為建築公司的工作時間本來就不固定,加上現時已轉為彈性工作時間,員工可自由安排上班時間,所以實行4天工作制對公司影響不大,應該可行。但樓主又表示:「我調轉諗諗,其實係香港好難有工可以返4天工作」,續問廣大網民:「大家覺得自己份工有冇咁嘅可能?」 普遍網民都認為,香港要實行4天工作制怕是不可能之事: 「呢度喺香港,可以唔使討論」 「我相信冇話唔得,不過要睇下係乜嘢工種」、「香港大多數係服務性行業,你5天工作都已經難,何況4天?」 「冇乜可能,香港人搵錢至上」 「絕對可以,但人工減半」 「其實都無話唔得嘅,問題係你老闆可以嗎?」 「4天工作唔係問題,個問題係你可唔可能係4天工作下做完自己嘅工作量」 (按此看原po)...
Quit U投身餐飲開咖啡店,本已跌破世俗眼鏡,有個90後女生還要再打破咖啡配意粉的定律,「我不會給退路自己。當好想好想做到時,就只可以向前衝。」頂着一頭型格金髮的Ivy有着緩慢柔和的聲線,但說出這話時很堅定。最後真的給她衝出一條路,養到一個團隊,而且原則仍能堅持:「如果沒了初心,那就只是搵錢而已。」 ▪ 想從事「cafe」有關嘅行業?即刻撳入嚟睇睇! ▪ 「沖」破視障界限!咖啡師靠聽覺手感沖調拉花:真想做便會出盡力 「如果留退路,就不會盡全力」 離地鐵站10分鐘步程的一個屋苑巷子裏,有一面素淨的牆,一棵油綠的盆栽靜靜地呼吸着。7年過去,Ivy仍在默默做好所愛的咖啡、麵包。那種熱愛,還強到讓她當年即使設計學科已讀到最後一年,仍毅然Quit U。「當時在朋友的咖啡店做兼職,愈做愈鍾意——很喜歡咖啡和麵包那種時間蘊釀後,帶來很多不同變化的感覺。」慢慢萌生了開店的想法,但學業與事業難以兼顧,又眼見設計行業總要聽命客人,做不到心中所想,知不會入行,就決定放棄學位。 「屋企人都會想我有張畢業證書在手,有個保障。但我覺得如果每樣東西都留退路,就不會盡全力。」而且她一心就是想做咖啡業,畢業與否不算重要,「又覺得當時咖啡行業正興起,如果不把握時機,到所有人都在開,成功機會就又低了。」...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