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鹽】西貢鹽田梓產能供應衝出市區 盼假日導賞團啓發港人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香港製造說得多,香港製的鹽,你又有沒有試過?近年一班有心人復修位於西貢鹽田梓的鹽場,最近成功製出可食用的鹽,更進軍市區,背後當然少不了鹽工的付出。David在此製鹽已3年多,做義工則已4年多,「初初朋友說幫忙修樹剪草,一進來,真的像世外桃源。」面前是一整排紅樹林,回望盡是海與小島。後來上一任鹽場管理員離開,「也開始喜歡個島,便留下來接手。」

2020年薪酬調查報告互動網站等緊你click入嚟﹗即check自己份工嘅人工中位數﹗

14日天然日曬 遇雨要朝桁晚拆

但接手鹽場之前,才復修兩年的鹽池已頻頻漏水,「相當頭痛。」之後好不容易籌集資金維修,但造鹽的技術仍未掌握,單是想曬出鹽已不容易,唯有去各地請教人,終於稍為掌握到重點。「以前集中在星期六日才工作,但如果剛好星期六沒什麼陽光,便做不到,而且之前掌握不到濃度到多少才過池。」——他們用的是水流式曬鹽法,利用潮夕取水,先引進第一個蒸發池,曬數天後再依次放進第二至四個池,海水濃度會逐漸提高,成為滷水,同時有害雜質會釋出、沉澱。若天氣好,14日就能結晶,一次可以曬出20至30公斤鹽。

如今他每日一早坐船,9點多來到,先觀察海面和儲水池有沒有異樣,「有時會有些白色的東西在浮,不過這情況不多,也要看是不是正常的微生物反應,如果懷疑,便把水放了。」之後便要測鹽池的濃度,決定要不要放到下一個池。如果天晴,就要趕緊倒出之前下雨前儲起的高濃度滷水,曬3至4個鐘便能結晶成鹽,再移到布上再曬乾,最後倒進箱子裏,再挑鹽——曬鹽過程中總有花草種子掉落,變成黑點。如遇雨天,便是挑鹽的時機。

但有時雨太大會撇進來,剩下可以做的就是洗鹽池。也因此,少雨的秋天是最佳的曬鹽季節——但前年的颱風山竹,卻在逼近中秋時來到。看天做人,讓他變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第一次成功曬到鹽時,也只覺:「哦,出到來了。」他皺皺眉笑說:「會有些興奮的,但當經過這麼多折騰……」就像本身想把鹽留到假日堆出鹽山給人觀賞,但前一天下了點雨,鹽就變回一池水。

▪ 90後生態攝影師捨BBC職位 回流香港「攝」獵消失中的生態

▪ 因菜得福!OL轉行開格仔田 擔肥割草勞動密 心情卻比打工快樂

他很希望義工能長期服務,「如果當他熟悉一兩個步驟又不來了,又要再帶新的義工也很花時間。希望他們有一個使命感,由海水入來,到出到鹽,可以一手一腳做到,當他們真的做到一次後,心情是會相當興奮。」

望還原歷史:昔足夠本島及西貢人食用

但成功曬到鹽還是高興,尤其看到有小朋友來到,被鹽啟發——這天導賞團中就有個小男孩,拿起一兩粒鹽放進口中,細味後詞窮的他雖只懂說「好味」,David卻笑着說:「小朋友不會騙人。」人手日曬形成了多種結晶,會將鹽味鎖住,慢慢釋放下令味道不會只得死鹹,變得有層次,有時更有種清甜。

最近由於愈發掌握曬鹽技術,產量提升,也達到國際食用標準,他們開始委託分銷商將鹽送至市區。「一直也有很多人說想食到香港造的海鹽,我們也想還原歷史——以前這裏的鹽除了提供本島食用,也足夠西貢人吃。」目前希望一年可以出產10公噸鹽,他說這佔港人總食用鹽量或許不多,夏天多雨也會影響產量,唯有是爭取時間盡做,「希望大家會對鹽多些關注,即使不是吃香港製造的,也知道怎樣選擇一包有質素的鹽。」他相信,沒經加工、合成的鹽才能保存海水的微量元素,人應不時攝取這些天然物質才會健康。

▪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 【回收新人類】到街市收發泡膠、如蝸牛拉貨:最難是撕膠紙……

有機會的話他都會給小朋友親手接觸鹽,「多點感官上的刺激,給一些啟發,可能50年後他們是半個愛因斯坦。」他也會特地拿出沒被干擾的鹽,給他們見到鹽原來是四方的,「以後見到東西都會思考。」

無法抗拒小朋友的鹽工:用心聽講就開心

曬鹽以外他也會帶義工、導賞,假日更要不時應付沒守規則的遊客——叫他們按參觀路線行走免生意外、應答在非導賞時間跑來的人、阻止胡亂碰鹽的人……「有時都有些勞氣。」他苦笑着說。暴曬、大雨、蚊釘蟲咬,他反都已習慣,中午沒胃口習慣了不吃飯,也沒所謂。

風和山水,以及每一日的一些小觸動,已足夠叫他快樂。「小朋友來到會用心聽你講,或者有些出奇不意的答案。」他微笑着說。無法抗拒小朋友的他,聊着會忽然走開,只見他問那小孩:「想不想知海水從哪裏來?」走了一圈,回來時滿臉笑容。當真的在水池砌到很大規模的鹽山,更是最快樂的時候。

即使失收,也叫他領略到修行的滋味。「由day1海水入來,要很理想出到鹽,需要不落雨、有太陽、濕度低、微風,人,但很多時都沒有,便要去接受,因為天氣不是我們控制得到。接受多少次,才會出到鹽呢?但如果不keep住做,是不會做到。」他說。「便像修行,幾時會修成正果,不知道,但不做就不會有。」曬鹽是一場等待,等待的日子裏,看着雲和光的變化,已是最好的旅行。

撰文:Rita Wong 圖:Rita Wong、受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疫情下大家都想放鬆,單車多了人踩,維修師傅又會否變得受歡迎?前港隊代表、8年前開設「Cyclist Workshop 單車手維修工作室」的林定邦,一直以單車為伴,他笑言:「我只懂單車。」 修車也要望聞問切、落場試車 小時候他就喜歡研究單車:...
左起為「尋補」創辨人胡潤潔(Kit)、吳沛源(Andy)及市場部經理李錦躍(Billie)。 本港疫情持續,即使快將踏入開學季節,政府早前宣布全港學校暫停所有面授課堂,學生繼續視像上課。在疫情之初,學生大多處於停課狀態,因此...
新界大西北也有工業區,意想不到吧?香港現時只剩下三個工業邨,元朗佔據其一。上水除了曾是水客貨的樂園,鄰近民居之處也有小小工商業區,粉嶺亦然呢!而且,還有很多看似沒落的產業,悄悄在郊野田園上甦醒。 元朗  工業邨聚集醫藥廠 香港開埠才百多年,...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