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破視障界限!咖啡師靠聽覺手感沖調拉花:真想做便會出盡力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一杯有水準的咖啡,對Maggie和子朗來說,極其重要,因身為實習咖啡師,沖泡出好咖啡不只是他們的職責,更是二人近期的人生新目標。所以就算明知會因視障而令達標過程變得棘手,卻並未因此消磨進修成為咖啡師的鬥志。熱切期待達成目標的那團火,令兩人無論如何也要將擋著去路的障礙,逐一清零!

視障咖啡師,真係唔易做

Maggie和子朗感到,視障咖啡師最大的挑戰,是打奶和壓粉這兩大步驟,由於二人的視力分別僅剩大概一及兩成,所以當要打奶時,只能靠聲音和手感辨識溫度及鮮奶的厚薄程度,以確保咖啡的口感,但整個過程絕不容易。

「壓咖啡粉時,我們只可『感受』其距離,設法避免誤將咖啡粉撥掉。」Maggie:「所以壓粉時不能誠惶誠恐,要敢於去試,就算受訓時導師已傳授了各項技巧,亦需靠自己摸索出一套手法,才可沖泡到一杯好的咖啡。」

子朗表示,可供視障人士選擇的工種,一向不多為了嘗試挑戰自己,突破視障界限,加上他喜歡飲咖啡,於是決定要成為一個咖啡師。

▪ 工作表現更守時細心!4個聘用殘疾人士津貼 鼓勵更公平就業機會

▪ 【追夢者聯盟】12歲共融程式設計師 望開發「有聲地圖」為失明者引路

面對挑戰,心態決定境界

子朗認為,成與敗的關鍵,在於內心夠不夠熱誠。「面對新嘗試時,如果是人家強行要你去做,並非出於自願的話,無論多努力,也未必可達致預期效果。」但他相信,若然是發自內心對一件事充滿熱誠,以成為咖啡師為例,即使多吃力,他深信,必定有熟能生巧之一日。

至於Maggie,則以不畏縮、不逃避態度,逐步向咖啡師理想進發。「我寧願出錯,然後再向導師尋求改善方法,也不會因怕失敗而卻步。」所以她現時不僅對沖泡Latte,稱得上拿手,連視障人士難以獨力應付的咖啡凍飲,亦已控制得宜。

可是,一切並不是一蹴而成。起步時,她對自己其實充滿懷疑。

視障人士要走咖啡師這條路,的確會比一般人難,不過,Maggie和子朗相信,只要他們心中有團火,一定可衝破種種障礙。

▪ 4大歧視條例保障僱員—具敵意的工作環境令人不安 或觸犯相關條例

▪ 太年輕或年長都被歧視?打破香港職場年齡歧視 靠5個妙計

心中那團火,是闖關的通行證

Maggie憶述,第一天到Café實習時,因心情太緊張,對打奶這個關鍵步驟,完全失去信心,很怕會燙到手,結果將事情弄至一團糟。

「收工時,店長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你炒菜時如果被熱油濺到,是否以後也不再煮飯?』這番話令我自此下定決心:當遇到愈感到恐懼的事,就愈要去面對。」

子朗也認同道:「其實無論甚麼人,都有機會遇到困難甚至逆境,譬如我最初學沖咖啡時,聽到人家點評:『唔係咁好飲喎』、『花拉得唔多好』,當然會失落。但假如你真心喜歡自己所做的事,自然會想盡辦法,解決問題,度過難關。」

Maggie堅定地說:「視障人士想做咖啡師,的確會比一般人難。不過,只要我們心中有團火,就可衝破障礙,活出精采人生!」

實習咖啡師Maggie和子朗因為視障,只能靠聽覺和手感去判斷咖啡與鮮奶的比例是否恰當,拉花時,更是難度甚高的動作;可是,他們的經歷見證了: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撰文:TY  圖片:ACAPTURE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朋友A說:「我唔會同同事做朋友囉,所有野會變得複雜,好麻煩。」朋友B回嘴說:「也不一定,視乎你點處理。我同同事係共患難的朋友黎架!」會否跟同事做朋友,各人自有取態,不用特別抗拒,也不用刻意奉迎,順其自然就好。跟同事做朋友,確實是一門高深的學問;雖然要處理妥當的話難度極高,但其實跟同事做朋友也有不少好處。 好處:信任和參與度大增 1. 增加彼此信任 如果能跟同事做朋友,可以提升彼此間的信任,做起事來更有依靠。此外,雙方會覺得有戰友默默地守在旁邊,減低孤軍作戰的感覺。當一起完成大型的工作項目後,更會有共患難的感覺,那是比普通朋友更深一層的關係。 2. 增加大家的參與度 如果同事之間各自為政,互不相干,在這間公司就只會是返工和放工(事實也的確如此)。但如果同事間有朋友關係,大家會更願意待在公司,例如一起叮飯午餐,即使要OT,有個伴,會較易接受多留在公司一會,增加大家對公司的投入感和參與度。 ▪ 識人好過識字?想做平面/廣告設計師,2個方法冇人脈也可入行!...
一杯有水準的咖啡,對Maggie和子朗來說,極其重要,因身為實習咖啡師,沖泡出好咖啡不只是他們的職責,更是二人近期的人生新目標。所以就算明知會因視障而令達標過程變得棘手,卻並未因此消磨進修成為咖啡師的鬥志。熱切期待達成目標的那團火,令兩人無論如何也要將擋著去路的障礙,逐一清零! 視障咖啡師,真係唔易做 Maggie和子朗感到,視障咖啡師最大的挑戰,是打奶和壓粉這兩大步驟,由於二人的視力分別僅剩大概一及兩成,所以當要打奶時,只能靠聲音和手感辨識溫度及鮮奶的厚薄程度,以確保咖啡的口感,但整個過程絕不容易。 「壓咖啡粉時,我們只可『感受』其距離,設法避免誤將咖啡粉撥掉。」Maggie:「所以壓粉時不能誠惶誠恐,要敢於去試,就算受訓時導師已傳授了各項技巧,亦需靠自己摸索出一套手法,才可沖泡到一杯好的咖啡。」 ▲子朗表示,可供視障人士選擇的工種,一向不多。為了嘗試挑戰自己,突破視障界限,加上他喜歡飲咖啡,於是決定要成為一個咖啡師。 ▪ 工作表現更守時細心!4個聘用殘疾人士津貼 鼓勵更公平就業機會 ▪ 【追夢者聯盟】12歲共融程式設計師...
因不肯背棄夢想,J. Arie(雷深如)決定走出與她一起六、七年的舒適圈,轉型獨立歌手。她發現,沒有舒適圈的「加持」,創作空間反而比以前廣闊,對工作亦不再感到迷茫。現時寫歌,因不用第一時間考量市場需要,所以滿腦子都是「如何將音樂,創造出更多可能性?」一切轉變,她全數歸功於一直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夢想。 加入樂壇夢想,與父母期望背道而馳 「參與音樂創作,一直是我的夢想,讀大學時,已開始組Band,到處做Band Show,亦有替唱片公司唱Demo。」J. Arie回顧,對音樂的熱情,只有升,沒有降,所以完成法律學位課程後,毫不猶豫便簽了歌手合約,她說,這決定對她父母來說,完全偏離了他們的期望。 「我沒有如二人所願,大學畢業後,安安定定在律師行上班,所以當時我在他們心目中,是『衰女包』一名。」 ▲在大學主修法律的J. Arie,畢業後沒有走上律師這條路,選擇了做歌手,她說,這個決定完全偏離了父母的期望。 ▪...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