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菜也可網購?香港月子餐公司代客買餸、外送至山上屋邨照顧長者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買菜也可網購-香港月子餐公司代客買餸-外送至山上屋邨照顧長者

疫情之下網購成風,不說不知,原來香港買菜也可以網購!其中專做月子餐的「蝦仔媽媽滋味湯 養生湯水月子餐服務」也開展了代客買菜服務,負責人Maggie:「初初是想幫舊客,他們大多子女都是3歲幾,且口罩短缺,反正都送餐,不如也幫他們買菜。」近月,在當區議員的師妹聯絡下,更為在山上的勵德邨長者和有需要人士送飯。

26歲轉行 煲湯煮飯一手包辦

最初入行,也緣於看到身邊人的需要,「見到做寫字樓的朋友很少飲到湯水。」她本身做人才招聘,在5年前結婚生子,不想再像sales般追數,也希望有多些自主的時間,便和丈夫一起投身「外賣送湯」這個未知的行業。客人也和她一起經歷了人生變化:「班客有了BB,就開始做補身坐月湯水、飯餐。」

開業以來,所有食物主要都由自己煮,但轉行時她才26、7歲,怎麼懂得煲湯?「我們那個年代,11、12歲已經要幫忙煮飯啦。」她理所當然地說。加上自己曾早產,讀了中醫食療課程,煮月子餐都駕輕就熟。這天煲一大煲南瓜雪耳糖水,只見她把材料倒進去,隔一會就攪一攪、落糖,自然地就知道何時要做什麼。

最難的是要常常想新菜式,「很辛苦。」她說着肩膀都垮了。「都會有本簿仔寫寫靈感,到想不到就抽籤。」另一考驗,是如何和客人溝通,「大家會有不同期望。」曾有先生打來,真的講粗口罵:「日日都是清蒸、白烚!但是,其實因為他太太開刀失血很多,很多東西都不能吃。」也有人訂一個月餐,到第28日才投訴。

▪ 旅遊領隊轉行做美甲師:「學懂一門手藝,無人能從你身上拎走。」

 ▪ 網購平台「疫」流而上—社企及網店靠網上生意保員工就業

疫情時期還要到處上門送餐,她說都有擔心,唯有準備好防疫物資,車上擺滿搓手液、消毒噴霧,「最嚴峻時,每一幢樓派完了都換一對醫生手套。」客人也會驚,有些改為把飯掛在門上,減少面對面接觸。

月子餐不一定開心

有時甚至會見證家庭張力,「有些根本先生不想給多份錢去買飯,覺得他或媽媽都煮到,但老人家可能其實沒意願。」也試過奶奶不喜歡,送完餐,轉首已在垃圾房見到原個飯盒。她嘆氣笑笑道:「煮有什麼難,很老實講,蒸雞就日日都是這樣蒸,難在這些溝通上。」不過她說要多磨合的客人只屬少數,其餘都易溝通。

但做這一行,的確不一定時常歡笑滿屋。「有人覺得做陪月餐一定很開心,可以感受到客人因為BB出世的那份喜悅。但是,其實我們有不少客人是小產後需要休息。」她說。「要留意媽媽心情,而且小產後可能要用藥。」有時也要介紹情緒輔導社工或安葬胎兒的資料。

最近加開晚市及代客買菜服務,功夫就更多。每日天未光就要爭取時間回去煲水、煮飯,食材到了後,便和師傅一同洗洗切切、醃肉;幸而客人訂的菜可以叫供應商一併送來,不過單是逐斤菜秤、分袋,也已夠忙。到煮好只差把飯餸裝起,以為很易?「要在很熱時裝飯其實很難,自己一開始時未燙慣都會慢。」她笑笑說。午市完了休息一下就要準備晚市,再跟車由新界西送到天后勵德邨,送完飯回到家已8點多9點,少了時間陪小朋友。

▪ 學校老師轉行做全職私補,教足七日中文:「享受到教學樂趣﹗」

 ▪ 全球數據搵出疫市贏家!網購巨擘流量多近1成 美國數碼購買力升20%

堅持送飯給長者,Maggie說:「做了人父母,現在每做一樣東西都會影響小朋友將來,他們在什麼環境長大生存,是我們父母給他們的。價值觀教育也是緊要。」

送飯走進他人地頭 玩電話、粗口招呼、恐嚇信樣樣齊

「但做落了是真的……見到某些街坊,真的會很shock,為何他這樣的身體狀況都輪不到(社福)服務?」她說。「有個中過風的伯伯,公屋有多大?由他聽到敲門聲,到開門給我,最快那日也要5分鐘。」社工做了5次家訪,仍是說他不合資格。

更無奈的是用心幫人卻受攻擊。「有些街坊不會看你的用心,總之你不像以前的區議員可以免費派飯就是不對。」初時會被人玩電話、打來講粗口、落假單,或吃完後不斷打來投訴,師妹的議辦甚至收過恐嚇信,幸好時間久了,那班人沒有再來。

社福機構資源有限,需要的人卻多,隨時要等3個月才知合不合資格。文中提到的中風伯伯,社福機構覺得女兒有經濟能力請工人,「但她有份人工,不等於她真的afford得到請工人,以及老人家的生活習慣和工人姐姐可能是兩件事。」Maggie說。伯伯女兒也提及:「其實只要一日阿爸還可以自己呼吸到,社工也覺得他仍是有行動能力的,變了自己出去工作,還要擔心阿爸最基本的兩餐。」

除此以外,最辛苦是時間控制,「5點半後才出車的話,到過海時已塞死,所以時間要捉得很緊,但有時早了還是塞,就會覺得為何會這樣啊,很沮喪。」每天也要驚心一輪,但她說還是值得。「有些街坊很可愛很熱心,會叫隔籬左右一起訂,說不用煮飯。有些見我們文件要用紙,忽然在家中找出一疊沒用的A4紙,也試過司機哥哥收到婆婆自己曬的鹹魚。」

「他們由初初不信任你,到現在會問吃了飯未呀妹?知道自己的努力真的建立到他對你的信任,是開心的。」她微笑着說。此外,一些做餐廳的朋友也樂意分享平價供應商的報價、聯絡方式,這些本可說是商業機密,「但他說錢賺不完,幫到人就OK。」

接下來,她打算繼續做晚市。她直言這不是賺大錢的計劃,「沒說值不值得,這個社會真的有班有需要的人,當然我們資源未必很充裕可以做很多,但如果世界上多幾group像我們這樣的人,一個個點做多少少,幫到的人、力量就會大。」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疫情下大家都想放鬆,單車多了人踩,維修師傅又會否變得受歡迎?前港隊代表、8年前開設「Cyclist Workshop 單車手維修工作室」的林定邦,一直以單車為伴,他笑言:「我只懂單車。」 修車也要望聞問切、落場試車 小時候他就喜歡研究單車:...
左起為「尋補」創辨人胡潤潔(Kit)、吳沛源(Andy)及市場部經理李錦躍(Billie)。 本港疫情持續,即使快將踏入開學季節,政府早前宣布全港學校暫停所有面授課堂,學生繼續視像上課。在疫情之初,學生大多處於停課狀態,因此...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