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珍妮:一張履歷,一條鑰匙

陳珍妮:一張履歷,一條鑰匙

工作對很多人來說,與金錢掛勾。不管性質如何,有高薪及明確晉升階梯,於願已足。小富由儉,造就愈見富庶,繁華九十年代的香江。

像我們八十後,見證長輩享受經濟起飛的成果,對金錢的欲望不是沒有,只是多了點「旁騖」-夢想。

彷彿此詞只消一提,便與銅臭脫勾,出落得不染污泥。我城生活昂貴不堪,眾口為錢營役,「夢想」仍然是一注腎上腺素。

許多人每周付出最少40小時的生命,幹不喜歡的工作,望著時鐘上的分秒針與月尾的銀行數字,苟延殘喘,我也試過。學生時代在某飲品店當暑期工侍應,有時還兼職水吧,雙手做得傷痕纍纍,還被黑心老闆言語虐待、扣制服錢、飯鐘錢。日站十小時後那個晚上,我問自己:沒了那幾千元會死嗎?

答案是否定的。於是我辭職,往政府部門投訴那名黑心老闆,成功爭取回她欠我的薪金。事後我想單為薪金而工作是行不通的,不喜歡的工作猶如慢性自殺。

一年後,為了不浪費暑假,我決定借助網絡的力量,找份有助前途的工作。前提是,我必須做得來,也打從心底喜歡。

我寫了份簡單履歷上載到jobsDB,篩選行業,還請朋友幫忙,發出一百多份履歷。由於數量太多了,他沒法子全都告訴我申請了哪些公司,我只好隨時抱著收到不知名公司來電的準備。

沒想到,我自己寄履歷的都沒回音,朋友卻幫我找到兩份工作:語言教學中心及本地地產公司。前者給我的教學工作,支持我讀完碩士;後者的節目主持職位,讓我累積編採寫講的經驗,得以晉身報館,再加入電視台。

沒想到當年的教學工作,竟成為second career。語言教學中心的老闆,今天成為我的商業伙伴。

現在我仍算半個傳媒人,以自己公司的名義服務,當節目主持、活動司儀、配音、撰稿、訪問、寫作,另外從事教學,很享受用英文「吹水」。然而寓工作於娛樂並非必然,許多人的工作,僅賺得三餐一宿。

最近看《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Hand to Mouth: Living in Bootstrap America),教我更珍惜工作滿足感。作者Linda Tirado從事她不喜歡的餐飲業,長期打幾份工,領最低工資。為了生計,她吸煙飲咖啡,支撐著日睡三小時。

許多富人責備窮人不上進努力,困境自招。Linda 以淺白的文字,寫了《我就是這樣變成窮人的》一文,細道自己由中產向下流動到社會底層,做著mcjob,(麥工作,指工資、地位、錄取門檻、尊嚴、自信均很低的工作,技能需求及晉升機會很少。通常是兼職或臨時工,大部分是服務行業。)在貧窮線左右徘徊的故事,說明貧窮不是原罪,旋即在網絡瘋傳,Linda 得到書商青睞。

Linda仍然辛勞工作,工餘致力撰寫階級與貧窮的文章,希望引起社會關注,這就是她的「滿足感」,這本來就是夢想,也是我們新一代找工作的方向。

當年的網上履歷,是一條鑰匙,打開了我的事業大門,逐步蛻變與成長為今日的自己。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