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兩度出走!大嶼南開餐廳做酸種包 拋開搵錢魔咒尋麵包魂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每日喚醒你的是鬧鐘,還是夢想?今年29歲的阿蛋曾說過,不想成為每天望着鏡子跟自己說不想上班的人。因此,她兩度遠走外國增廣見聞。返港後,在長沙開了「小隱於野」餐廳,賣親手做的酸種麵包。隨心而行,可說是她的本能:「我小時候就常常在思考,會分析自己做這件事時開不開心,不開心是焦慮?恐懼?傷心?來自哪裏呢?」因此她很自然地一直選擇喜歡的事,唯一跟從過的主流是努力考入大學:「副學士貴嘛。」

▪ 有興趣成為麵包師?即刻撳入嚟睇睇!

不迎合他人包括母親:我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畢業後,面對媽媽想她做政府工的期望,她也曾掙扎過:「我也想孝順她,但如果我為了迎合她而令自己一世人都不開心,那是不應該的。因為人生是我的嘛,到頭來我不開心便會怪她,這也不是大家想要的結局啊。而且她也是想我開心。」

媽媽這一關過了,外界的聲音就不需記掛。「有些人會說:嫁了人最實際,讀完大學去做麵包是浪費納稅人的錢。但我讀社會學,很意識到這些觀念是從哪裏來的——他們用了錢來衡量那東西是否值得,這也是資本主義社會形塑出來的。」她說。「資本主義不在乎你個人的發展,只在乎你的產出,它就是想你花錢、賺錢,我知道世界有這個圈套,就更不可以踩下去。」

拋開了「搵錢、搵錢、搵錢」的魔咒後,有着開餐廳願望的她卻沒有直接踏進廚房:「想先開開眼界。」於是她去做記者,但不太愛social,輾轉做過麵包店和餐廳,最後把心一橫背起書包環遊世界,去了歐洲、南美、非洲、蒙古等地遊歷。回港後二次出走去紐西蘭和澳洲工作假期,則是朝着已然清晰的目標前進——「找工都是找麵包店,每個baker的手勢和知識都不同,可以學到很多。」

除了做麵包的技藝,旅行也讓她更明白想做的東西沒有高低對錯。「旅途上會遇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有人問我:『你有沒有什麼夢想?我說:我不是一個很ambitious的人,只是想開心。他說:那不是很ambitious嗎?」她豁然開朗:「我想有8、9成人其實都是沒有什麼目標,但他們都會有想做和不想做的事,我就是朝住那方向行,一直以來都幾開心。」

▪ 酒吧工作唔正經?為入行圓夢瞞家人 獲獎調酒師望傳承本土特色

▪ 車房、麵包、髮廊學徒是讀書失意人?入行月薪4位數字卻仍堅持的原因……

隱世沒想像中美好:我好憎一個人!

回港後機緣下遇上現舖業主,獲免租一年,現在她周末開店,平日做麵包訂單送到區外,天天呼吸的是一室麵包香氣。其中她最愛做酸種包,「對我來說它就是麵包的本質——麵粉、鹽、水,酸種又會和不同麵粉有不同化學作用,產生不同風味,實在太神奇。」她說得雙眼發光。

要見證「奇跡」必須要有耐性——酸種包發酵時間較長之餘,麵包師也需不斷觀察它的生長情況:「又要注意濕度、氣溫,發酵的時間,要和它很熟。」天氣熱時麵團會發得快些,就要早些焗:「要看住。是有些壓力,有好幾次都會擔心:明天會發成怎樣呢?」面對特別黏手的酸種,更是連碰也有技巧:「要觀察、試很多次才會掌握到搓的方向、力度。」

要做麵包的日子,6、7點就要起床——先餵酵母,再把貝果配料炒好:「由朝到晚。也常常要搬東西。」但最痛苦的是孤獨,讓她幾乎咬牙切齒:「我好憎,一個人。試味也是一個人,好像沒回報、徒勞,又不敢宣傳,坐多枱客都驚,都不知道有什麼意思。有時預備完食物又沒人吃,夜晚又要洗一大餐……所以一直想找合作機會。」

她自問不需太多物質生活,就不需賺很多錢,但在香港醫療是個大問題:「你的福利原來不能保障到市民的醫療需要,其實是不人道。」她說。「但如果我要想到那麼遠,如各種天災人禍,那很累囉,你不會開心,你會無止境去追求,永遠都不會rich enough。所以在我能力及的範圍內賺錢就好,也要賺錢才能將想做的事持續。」

▪ 學一門手藝通行世界!8種技能增加技術/創業/BNO移民勝算

▪ 全職媽媽拒和社會脫節!開檔賣有機菜失敗再戰:一定要幫到農夫!

旅行、工作、人生和做麵包的通則:不知道便試了先

於是去年聖誕時她辦了市集,多些與人接觸之餘,也希望做到宣傳效果。今年3月,更有拍檔加盟,外出送包又引來更多客人反饋:「他們inbox大讚好吃,這令我想繼續做,而不是只為了錢。」外送團的收入幫補了不少,但一年免租期已滿,又即將邁入淡季冬天:「所以很想與一些咖啡店合作,成為我們的取包點。那麼,我們可以不用送貨到各地,也可以做多些包,又能帶旺人流去他們那裏。」

要達到收支平衡,似乎仍有一段路,但她從不急躁:「是會有些迷茫,不知道這些事有沒有用,但如果只做一定成功的東西,便很悶。」這種慢與未知,大概就和發酵一樣,是必要的過程。說着她一臉嚮往地說:「你有沒有聽過《小野二郎:壽司夢》這套電影啊?它是說日本有個師傳畢生鑽研如何去做好一件壽司,他發夢也會想到紫菜要如何烘、米要怎樣洗……很感動,我覺得自己和他是同一個方向。」

在起伏的濕度與溫度裏,她和酵母一同轉化、成長,變出鬆軟酸甜、商業酵母無法複製的麵包,與人生。過程中,即使偶爾「出錯」,例如是過度發酵了一點,卻仍可以好好吃。不如預期的風味,就像當初她跑到歐洲的城市時發現自己不太喜歡,但卻發現也有它的好:「沒去過不會知道,其實找工和人生方向也是這樣,不知道便試了先,用刪除法慢慢收窄想做的事。」看似走錯了,卻都有意義——只要一路上,有聆聽自己的心就好。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熱門文章
律師、工程師、廚師,都是「師」級之人,但大家對廚師行業,卻往往有比下去的偏見,在行內歷練20+年的Angelo Cheung,於多間高級餐廳掌過廚,在米芝蓮星光大道留過腳印,但被指「廚房佬」的有色眼鏡,依然存在。可是,這並無阻他的成chef...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