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erious (一) ──游走可能與不可能的邊界

專訪Nothing Serious

「有頭髮邊個想做幟哥」「人窮到一個點,係拎錢入八達通都覺得肉赤」「稅局嘅信狠定唔會遲到」插畫專頁Nothing Serious上的作品,描述香港都市生活中的荒誕大小事,配以詼諧的插圖,讓人忍俊不禁。仔細一看,插圖中的主角,面目模糊,九成九是一副孤單、無奈、欲哭無淚的嘴臉,突然會覺得,此人其實是一面鏡子,照出看倌經歷了一天的委屈、勞役、壓抑之後,想說又說不出口的心聲──「頂,呢條友根本就係我」。

訪問插畫師阿傑之前,曾以為他會是一個想法多多、無厘正經的小伙子;接觸其真人後,發現他思路清晰、出口成文(答一個問題可連續講五分鐘),表情也很平靜。他沒有表現出對夢想滿腔熱誠的模樣,沒有坊間吹捧的正能量氣息,甚至會說「其實不畫畫也可以」,感覺上更像你我身邊的一個普通人,游走於認真與不認真、積極與消極、騷動與安寧之間;只是比起其他人,他對這些人之常情,要細味多一點。阿傑筆下的共鳴,可能正源於此。

J:jobsDB   傑:阿傑

J:你開始創作的緣機是甚麼?

傑:我一直反覆思量過這個問題,結論是自己其實並沒甚麼動機。

最近我讀了村上春樹的自傳──《身為職業小說家》,書中講述他某天看到自己喜愛的棒球隊,打出了一支漂亮的二壘安打,這一刻讓他決定創作小說。我覺得其實我自小也已蘊釀了這種想法,覺得自己生命中的某一刻也要做一些事,將自己的想法散播出去。

當初選擇在facebook發表作品,是因為這是一個門檻低的平台,不像投稿般需要很多技術,或迎合某些既定價值觀。在這裡,我可以隱藏自己,穿一個小洞去看大世界,感覺很舒服、很開心。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堅持,慢慢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獨特之處。


J:為何你要創作「Nothing Serious」的東西?

傑:我認為創作應該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而「Nothing Serious」便是代表可能與不可能、認真與不認真的邊界,一旦歸邊、有絕對立場,便會成為純粹為立場服務,而非為創作服務。

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過份依賴舒適的形式,好像九格或單幅插圖,自己畫得舒服,觀眾容易閱讀,但卻限制了自己。每天我都思考如何創造新的容器去盛載自己的想法,而大家又能閱讀。

專訪Nothing Serious


J:成為全職創作人之前,你從事甚麼工作?當中有甚麼體會?

傑:在中大中文系畢業系後,我一心想投身創作事業,因此在電視台從事編劇,歷兩年時間。在這段日子,我感覺到雖然創作是很簡單的事,但大機構的制度使事情複雜化,要做很多無謂的事情,反覆來回多次才能通過,做出來的東西我自己都不太喜歡。

當時編劇的工作很辛苦,沒有放工時間,要奉獻所有時間給創作,加班亦不能計錢。當然,大機構要賺錢,老闆覺得員工要獻身,是正常不過的事。工作就是工作,不能越過規距。我不能把自己的個人情緒投入,沒想過要求對方改變。

但我不喜歡這樣。為何不能要求加班費?為何不能像外國的企業般,多點尊重員工?我覺得行業的不公平現象,源於我們不敢發聲。然而,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就要明白公司不是慈善機構,我不會事後出來抽水、抨擊,這樣是很不成熟的表現。從另一角度看,這份工作也磨練了我很多能力,包括耐性、EQ。


J:為何會有決心成為全職創作人?

傑:其實在從事編劇的時候,我一直蘊釀全職創作的念頭。我認為創作應該無拘無束,用自己的方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些人追求安穩的工作和收入,我則希望生活可以自由點,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分享自己的想法,其實即使不以畫畫的形式也沒問題。

碰巧,當時香港電視申請開台失敗,我不想再在這個行業混下去,離開時一點都沒有掙扎。


J:「裸辭」後的心路歷程是怎樣?有遇過經濟壓力嗎?

傑:辭職後,我做了三個月散工,包括social media、補習,盡力賺錢以支持全職。最初培養知名度,從「無」到「有」的過程,真是很艱難。當時很深刻感受到,家人不反對就是最大的支持,因為雖然我一直在腦內苦苦「度橋」,但看上去只是在坐著,表現出來的生產是零。

比起其他插畫家,我算是幸運的一群,努力了三個月便有收入,經濟壓力也不算很辛苦,因為是自己早已預計到的問題,有定心理準備。當時有給自己底線,但我相信如要富足後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這種想法是不成立的。

只是,直到現在,我有時仍會苦惱、掙扎,懷疑自己應否繼續。我會擔心自己的作品落伍,不再受歡迎,感覺一點都不安穩,亦有過幾個喊濕枕頭的晚上。

但能解決這個問題的只有自己,我亦深信現在的苦況實際上只是生命中的一小段。畫畫其實是我自療的過程,在自己的作品中釋放情緒,這比別人的安慰更重要。我相信只要畫好自己的作品,畫出有感受的作品,一定會有人呼應。

到了今天,我仍然是一邊繼續質疑著自己,一邊每天跟自己說:要做好自己。

 專訪Nothing Serious

(待續)

 

延伸閱讀:

爵爵&貓叔專訪(一):台港大不同之辛酸血淚工作篇

林日曦專訪(一):我成功,因尚未執笠,但係遲早的事

創作人畢明專訪(一):跳出comfort zone,發現另一個自己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ditor@jobsDB.com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