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Serious (二) ──走到目標有多重要?

Nothing Serious(二)──走到目標有多重要?

「我真的有好多工作未做,但我選擇拖,我看著太陽慢慢升起,又看著太陽慢慢落軟,我等時間從我的指縫間溜走,我從容不迫。」Nothing Serious插畫師阿傑為了自己的理想而辭去大台的穩定工作,但他的作品,往往沒有散發一腔熱血跑100米的正能量,倒是像一個無拘無束的旅人,散著步欣賞身邊平凡的一切。

J:jobsDB   傑:阿傑

J:設立Facebook專頁已一年多,你有否遇過創作瓶頸?

傑:有啊,如果大家發現我在不斷重覆某種創作形式,便表示我出事了。事實上,我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有時為了交貨,發表一些其實自己不甚滿意的作品,在此也想對讀者講句sorry。

遇上這些情況,唯有叫自己不要介意評價、like數,因此而影響到自己的心情是很不智、很無謂的。我控制不到別人按like,只能做好自己,雖然這樣說很老土。有時作一些新嘗試,無法盡善盡美也沒關係,反正沒有人會因此拿籐條打你。


J:你認為現時的成績是歸功於自己哪些性格?

傑:「隻眼開隻眼閉」吧。其實我有點精神偽潔癖,有段時間我很介意自己的作品有些不協調的地方,但事實上其他人是不介意的。當你接受到這個世界有很多沙石,你就能容納這個世界。當然,對完美的執著是必要的,但我們不是聖人,沒可能凡事完美,所以唯有隻眼開隻眼閉。

Nothing Serious(二)──走到目標有多重要?


J:你最希望讀者如何看你的作品?

傑:我覺得香港人很累、很不開心,像一杯咖啡,每天吸收混雜的訊息,開心時很甜,不開心時很苦,再加上政治議題的味精,但沖出來整體都是苦味。

事實上,我畫畫有時也是在鼓勵自己。如果讀者每晚看到我的畫,哈哈大笑一番之後,能有一點感觸或共鳴,能給我留個言,或指出有個錯字也好,這比甚麼都重要。偶爾碰到一個這樣的人,已經很好。


J:作為網絡插畫家,除了畫畫外,你會否刻意捕捉讀者的想法?

傑:的而且確,畫不同風格的東西會有不同的收視,現實中要完全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有時我也會思考,大家喜歡看甚麼、不喜歡看甚麼。但是否要像一個狙擊手般,要時刻捕捉大家的動向?我相信每個創作者都會經歷這樣的心理狀態,但這樣做其實便失去了創作的意義,被牽著鼻子走,供應讀者每天想看的東西。想別人喜歡自己,只是使自己痛苦,這樣又何必呢?

我常常提醒自己要儘量看輕讀者的重要性,做自己感受最真實的事就可以,雖然自己也仍然在摸索,時清醒、時迷失吧。

我覺得好的作品會有一種質感,讓人感到這是誰的作品。質感我也不太會講,總之就是堅持自己的心意,持之以恆去做就會有;可是,也沒必要去讓自己的風格統一,變動也可以是風格。我也不知自己能否做到,但會慢慢去做,不用急。


J:你對表達時事議題的作品有甚麼看法?

傑:我同意留意時事是必須的,也不應迴避表達自己的立場和意見,但我不希望用作品去消費政治議題。

香港社會對表達意見的氛圍表面上好像很自由,但暗地裏其實存在著框架,迫使我們非黑即白、壁壘分明,不容許第三思考,在贊成中有少少保留。我擔心這種氛圍會將所有事情簡單化,使我們放棄思考,沒有成熟度去接受不同意見。我同意香港現在是處於一個混亂的狀態,有很多問題要解決,但我相信在絕對立場之間有很多游走的空間;而我自己的底線是,不可以做一些傷害人的事情。


J:對於有意投身插畫家行列的朋友,你會有甚麼意見給他們?

傑:剛起步的時候,一定會出現負面情緒,這是必然的經歷,但我們要確定自己的方向,朝目標前進。世上很多事情控制不到,你不能要求別人喜歡自己的東西,只要確定自己喜歡的東西便可以。你會遇到阻礙,也需要時間摸索,但要有終極目標地摸。如果沒有目標,卻是連失敗的資格都沒有。

我覺得很多人都不敢談論自己的夢想,甚至自己喜歡甚麼東西,覺得一旦表態而做不到,便代表自己能力很差,在傳統的價值觀這是很失敗的事;相反,只要不表態就不會輸。可是,我覺得肯把自己的夢想說出來,起碼比那些不敢講的人好,絕對值得受尊重,可惜我們的教育往往教導我們「無可無不可」,不過不失,取中庸之道;長年累月下,就會想在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下生存下去。

我不想批判一些傳統意義上的失敗者,成功也不需要說出來。我覺得無論做甚麼事,都需要先勇於面對自己,的確失敗是一件不開心的事,但如果連想做甚麼都不敢講,不會有成功的一日。我常常覺得,能否走到去目標並不重要,有多少人可以走到目標呢?但回頭看到自己是走在一個正確的方向,已經很幸運。

要敢於想像,沒事情是沒可能的,真的。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覺得社會混亂,就要一起混亂下去。


J:那麼你自己的創作目標又是怎樣?

傑:我希望能找到新的容器去盛載自己的想法,就好像我們喝可樂喝了那麼多年,也想可樂罐的外型不斷推出新款。我的責任就是不斷發掘這個罐的可能性,在表達觀點的同時找尋新的載體去帶來衝擊,而又可讓人得到啟發。很多創作人窮一生都是為了追求這個目標,而當你能找到其他人還未達到的領域,這就是喜悅

 Nothing Serious(二)──走到目標有多重要?

(全文完)

 

延伸閱讀:

Nothing Serious(一)──游走可能與不可能的邊界

爵爵&貓叔專訪(一):台港大不同之辛酸血淚工作篇

林日曦專訪(一):我成功,因尚未執笠,但係遲早的事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ditor@jobsDB.com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建立你的jobsDB檔案

無時間搵工但又想工搵你? 立即更新你的jobsDB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