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er不務正業但求自由?九十後斜槓族:「唔想十年如一日。」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很多人覺得,斜槓族Slasher無需要每日返公司「交人」,不用按照腦細的神邏輯辦事,亦可避開後宮式的明爭暗鬥,是一個多麼快樂和逍遙的工種。三年多前Slash仍未成風經已投身斜槓界的李玥表示,工作上,同時間將自己思裂出多重身份,並不是為了Slasher的自由標籤而踏出這一步,純粹是不想見到十年後的自己,仍不斷重複做同一件事。「我當時並不討厭體育記者這份工,我只是貪心,鍾意咩都做吓。」一個很了解自己的九十後,就是這樣毫不猶豫加入了Slash族,並由當初家人眼中的「不務正業」,愈做愈有板有眼。

Slash族的N個身份,可以好崩潰!

跟所有自由工作者一樣,李玥轉型後,屋企就成為了Office;但對於日日夜夜獃坐電腦面前就可以賺錢的概念,阿玥的家人是百思不得其解。「哥哥卻很支持我,他覺得我仲好後生,辭工時我只是廿二歲,應該想做咩就去做。」她說。

萬事總是起頭難,雖然阿玥很快已適應了工作性質的轉變,但有些心理關口,在起步時還是要用點力去跨過。「第一個Job是高爾夫球比賽的公關項目,由於我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工作經驗,所以Send第一份新聞稿去Pitch媒體時,身體不停地顫抖。」她說:「以往做記者,一向由公關Serve,但角色轉為公關時,我要反過來Serve人,當時臉皮很薄的我,覺得很尷尬。」

初出茅廬的斜槓青年,就算有理想,有青春可以燃燒,也要吃飯,所以在初階段,她沒有考慮那一大堆工作到底合不合自己,總之來者不拒。「基本上我連自己的帳目都弄不清,卻去替人家處理Admin事務,因而感到很吃力,做得不太開心,但我又確實需要錢,那時就反反覆覆為這種情況而煩惱。」

▪ 【90後揀工】公司規模不重要 抗拒淪為任意差譴的「勞工」

▪ 九十後稅局公務員拒十年不變 棄鐵飯碗赴劍橋進修覓新出路

阿玥記得,有段時間,她同時身兼差不多十個崗位,令她好崩潰。「有次搭搭吓車,我問自己:點解我一日到黑都無私人時間?每日瞓得個三、四個鐘,但所搵的錢卻比人少,朋友做海關主任,月入可以有三、四萬元。」她回想,當其時,的確有挫敗感,亦懷疑過Slasher是否真的適合自己。

那時對阿玥可謂「雪上加霜」的是,因經驗淺,不懂Quote價,不時被剝削。「試過很多次,對方說,無Budget,我就深信不疑,之後發現原來是搵我笨。」對於這些前塵往事,她現時都一一笑對:「做吓做吓,積累多點經驗,自然會醒少少的了。」

Slasher李玥其中一個身份,是旅遊Blogger,她到西藏、蒙古、哈薩克等地涉獵的,都不是主流的食玩買資訊。

斜槓青年的「從Slash之道」

日子有功,阿玥現時游走於攝影/拍片/寫旅遊Blog/替Media供稿和做專訪/公關/搞活動⋯⋯統統游刃有餘,她稱,每次也樂在不一樣的挑戰之中。「我是個喜歡解決問題的人。」她說,這正是Slasher帶給她的滿足感之一。

▪ 【追夢者聯盟】:港人快樂指數創新低?90後義工到汶淶「交換情緒」

▪ 【農務系】90後青年志在做農夫,上網自學水耕種植開室內農場

當上Slash族員後,她覺得,亦有助加快個人成長。「這一行不似打工,有公司架構,你出錯,你老細會鬧你,但無論如何,上司和公司都會為事件負一定責任;但當你自僱為Slasher,所有錯就要用你自己的名義去孭,沒有人會幫你,於是我會叫自己:要成熟。」

正因為從目前的工作中,找到很大樂趣,所以即使現時身邊仍有同輩朋友問:「你其實做緊咩?」對阿玥來說,已無關痛癢。「Slash俾人的感覺是你唔Pro,當你同人講,我會影相,又會拍片,又會做呢樣個樣,但專職Marketing、PR或攝影的朋友會覺得:『咁,即係點呀?你甚麼都做,似乎不太專業。』其實,我只不過比較貪心,所以一身兼多職。」她笑稱。

由於阿玥的工作之一是攝影,所以她不時會出席有關攝影的講座。

▪ 【大學生Gap Year】「廢青」不工作藉口? 休學做背包客看世界 苦中覺樂

▪ 【出走世代】九十後熱愛旅行試用期內請假遭留難,No Pay Leave都唔得?

到過的地方愈多,令李玥更加深深感到:世界太大,我們太渺小!

另外,旅遊Blogger這身份,亦對她的人生有所啟發。「旅行是我最大興趣之一。」阿玥:「我向來喜歡以Backpacker形式四處去。」她所到之處,如西藏、蒙古、哈薩克等,都不屬於「食玩買攻略」目的地,甚至是大都市人以「落後」相稱的地方,但每當阿玥望著那遼闊的自然景觀時,都令她一再反思:「這個世界太大,我們實在太渺小!」所以,那些有違初心、個性的事,她不會勉強自己,例如,明知人脈對Slash重要,她卻從不刻意建立。「到這一刻仍然做不來,是我為人太單純太幼稚罷。」她笑稱。

李玥和男友Calum之前都是體育記者,三年多前一起轉型Slasher,同步向自己的目標進發。

那麼,李玥的一套「從Slash之道」,是怎樣的?阿玥覺得,不可滿腦子是錢。「不要老是想著,這工作如何令你發達;只要你找到喜歡的範疇keep住做,做吓做吓,就有條路。」

十九世紀英國偉大作家Charles Dickens曾經講過:一個健康的心態比一百種智慧更有力量。這Insight,在阿玥身上見得到。

撰文:TY 圖片:被訪者提供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Increase your chances of getting hired. Create a jobsDB profile

Increase your chances of getting hired. Update your jobsDB profile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單車愛好者當上單車店主,既是興趣,人工又有3萬幾,是「真comfort zone」了吧?Viola(阿飯)卻沒停步,頭也不回地跳出去,改當攀樹師,放下10年的單車資歷重頭來過。看似任性?「在樹這行業我希望投入至少10年。」原來她早就想得很清楚,清楚得途上遇到的困難都不是困難、生活幾乎只剩下樹也仍很自在,想法透徹得像風穿過樹枝,「心態很重要。」 「向不向前行是看你肯不肯放下」 也因心態,她才沒錯過攀樹——攀樹其實涉及兩個前度,一個帶她攀樹,一個經她鼓勵入了行,卻在行內出軌。而她卻沒就此蒙上陰影,「你不放下就沒得向前行,行不行是看你決定而已。」她選擇將重點放回自身:「攀樹其實是我想做的。」第一次上樹時被樹包圍的感覺,她仍很記得。加上當時單車店工作也走到瓶頸,「要轉行都想過一輪,但人生要試新的事,而且就算要回頭都可以。」 但那不代表她就會輕易回頭,反而,她決定投放另一個10年,「我覺得那才能摸清一個行業的運作,將一件事做到很熟練。」即使面對體能要求、記錯可能會死的繩結,她都走下去,成功考了攀樹牌和鏈鋸牌,再經朋友轉介入行,由「地雞」做起,將大木切細、搬運、留意行人,再到攀樹,幸好那時她的樹隊專做政府轄下的樹木日常維護,不用追量,技術和體能都能慢慢鍛煉。 每投入一個行業她希望用10年,因此事前會做足功課,「這很重要,起碼了解實際做什麼,有什麼職位,最好找到前輩問。」而且這一行門檻雖低,但技術可以很多很深,需要進修的東西也多。 ▪ 轉行有黃金期?做兩手準備助轉型成功,特定工作30歲後有優勢! ▪ 時隔多年未見過工?中高層轉工6大提示...
雖然地盤佬係粗人,不過好多地盤佬都係其實識飲識食嘅。 平時食午飯 雖然有好多地盤都係好山旮旯,好多師傅都迫於無奈要食最難食嘅Van仔飯。不過如果附近有得揀,啲師傅都會揀一啲抵食夾大件嘅茶餐廳或者大排檔。近年連登上面嘅熱門經常出現嘅話題,講地盤佬鍾意食蒸魚飯,呢樣嘢我覺得係真嘅。根據我喺地盤附近成日食飯嘅非正式統計,地盤佬食蒸魚飯嘅比率真係最高,有蒸魚飯嘅茶餐廳,只要附近有地盤,通常啲蒸魚飯都會比地盤佬掃晒;另外仲有樣飯係地盤佬界都係好受歡迎㗎,就係湯飯。聽啲師傅講,做地盤都係為咗養妻活兒,冇得食軟飯(純粹講笑),喺外面日曬雨林做到咁辛苦,湯飯軟啲、易啲入口,又可以食得快可以快啲返去搵俾地方眠一眠(午睡)。 ▪ 地盤佬日誌—停工 ▪ 地盤佬日誌—風水輪流轉 有老細請食飯 好多判頭老細都鍾意請人食飯,多數係想同上家打好關係請食飯,有時係慰勞啲做得野嘅兄弟。傳說中多所罐頭老細都有一兩間相熟嘅酒樓或者大排檔,多數都會叫幾碟海鮮(通常海鮮都OK貴)加幾碟小炒,不過真正嘅主菜通常都係飲酒。多數啲酒樓老細會傾好咗比佢哋自己帶酒同存酒,有啲仲會比佢哋簽單儲埋月結。不過就算啲嘢幾好食都冇用,因為嘢食都係為咗送酒,多數食完都有人會嘔返晒出嚟。 ▪...
對於工作,有人只是打份工,有人渴望成為匠人,有人努力爭取名銜,林兆榮卻偏偏不想被職業定義。曾由將軍澳步行到元朗,開展「11號全日遊街」的他,一度被稱為藝術家,近年教書之外還做過《果籽》主持,又演戲,最近還考了個巴士牌,「我不會被任何職業佔據人生的主軸,不想被它支配了自己。」然而跳來跳去,總會撞板、「瘀」了,他笑着說:「好驚的,但就是要驚瘀,再面對它。」 「我都驚我會樂於坐着一世」 「我剛畢業時已很驚當太過習慣一個地方,個人就會開始僵硬。」他說。那時他在政府部門做外判工,看着阿姐每日就是淋花餵魚傾電話,煮飯蒸魚,再淋花餵魚,「我都驚如果找到一份這樣的工,我會很樂於這樣坐着一世。」他說。「我很不想做一個很沒有產出的人。那人生是很着數,但同時很苦悶。」 於是別人叫他去試什麼,他都去玩玩,例如果籽主持,卻撞了板:「原來我一要講scripted的東西就會口窒。」不過雖然是「玩」,他卻很認真,到處請教演戲的朋友改進。後來有人找他做要演少許戲的節目,他又去試,「發現自己演戲不是那麼好——這是發現來的,之後就有兩條路:以後都不演,或想辦法演好些。」最後他不斷試、看播出,再調節演戲力度,「有些位終於做得到了。」 他笑言自己常常「瘀」了,談到演戲:「難面對的,每次我看自己出演的節目都覺得自己做得很難看。但知有什麼做得不好那便再來過囉,再做好些囉,想多些新方法。」漸漸也不那麼介意給人看到,「那是我的進化過程。」圖為他主持時的片段。 ▪ Slasher不務正業但求自由?九十後斜槓族:「唔想十年如一日。」 ▪ 3日瞓2個鐘換3萬人工!Slasher目標打夠一百份工賺經驗閱歴 辭去6年的好工:人就是要試新事物嘛...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