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夏天,都會見到名人替DSE學生加油打氣,才想起當學生時的確覺得成績大過天,但人生究竟是否一試定生死?第一屆DSE考生,當年有主科肥佬的Marco說:「老土些講,真的不代表什麼。人人都有長處,可能你只是未找到自己的舞台。」 如今他披起牛仔外套,當上了型格的汽車美容師傅——咦,與坊間印象的「車房佬」怎麼不太同?   為心中的錨 冒黑雨也要轉科  來到Marco工作的「車房」,牆身的燈管、頭頂的射燈讓這裏真的仿如舞台——維修車房和汽車美容車房原來不同,後者特別需要光,才能看清車的瑕疵。「汽車美容師傅就像皮膚科醫生,負責車輛外觀,即漆面問題。」而成為「醫生」之前,他只是個車迷,另有設計師的正職。  但故事並非什麼熱愛汽車卻被反對,設計也是他所愛,這甚至令他當年公開試考得差時,仍能找到定心的錨:「那時都會有少少覺得成績代表一切,又有好多人想你讀這樣那樣,但最緊要找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之後才會輕鬆些。」誰知當時派位竟派了IT給他,那天他冒着黑雨都要到IVE申請轉科,結果成功讀到設計,再升讀HD,畢業後就投身設計和數碼營銷行業。  與此同時他對車的熱愛一直未減,「初初是因為中學時看《頭文字D》。」他笑着說。有了第一部車,就開始自己換換零件,後來又學人自己鍍膜,「買了很多不同國家的產品去試,但架車都是花碌碌。」直到去年見到「職人 SOC Auto Detailing」的課程,才發現原來有很多細節要留意,愈學愈上癮,還入了行。「都想感受、試試不同行業。」同時他仍會接些設計freelance,所以都不算什麼放棄理想。  很多人以為新車不用鍍膜,但他說其實落地不夠一個禮拜已很花,「你不會等到皮膚差才去救。」有些人會DIY洗車,「但可能泡沫洗得不夠乾淨,或未抹乾,太陽之下就像放大鏡,那一點的漆面受熱,就會一撻撻。」  ▪【職場夢想家】前投行主管棄高薪 瞓身7位數字積蓄搞InsurTech 將屋企變員工宿舍 ▪ 【職場夢想家】厭倦開OT忙湊客生活 90後金融才俊轉行做數據科學家:交到貨work from hill都得! 細節多多初入行難拿捏   只是由興趣班變成職業,就像跨到另一世界,單講洗車已很講究,「窗邊、頭尾燈位、入風位,這些隙位很影響整體觀感。」到研磨部份,只計車頭已要做兩個鐘,「以前覺得鍍膜就是塗、抹,但原來研磨才是最重要,底子做得不好,之後如何塗coating都修補不到。」研磨時卻又怕太大力會磨穿油,常就住就住,結果又變了好像未夠晶瑩剔透,「很大壓力。」  幸而慢慢練習,累積經驗後,現在遇上不同車都能應付自如——泊樹底沾上樹汁雀屎的、素黑色瑕疵特別明顯還特別難做到鏡面效果的,他都能一一將它們變成新的那樣。但這行也可說是學無止境,「要熟習不同車廠的車用油特性,另外coating日新月異,就要閒餘時用自己的車來試。」日夜都對住架車,不會厭嗎?他秒回:「不會,車對於我來說是不會悶的。」  他工作的地方叫「職人」,「職人精神是在於執着程度,不能得過且過,一定要做到那效果。」初入行時做得慢,他試過做到半夜只剩自己一個,也不能將就交貨,「真的做到很沮喪,唯有坐下來飲杯,清醒一下,再努力過。」  汽車美容的細節還有許多,塗了coating後什麼狀態要抹也要懂得看,車身以外玻璃都要做研磨。他也提醒客人鍍膜後也要保養、洗車,否則會加速鍍膜的磨蝕。  ▪ 唔打工哪有錢?創業可申種子基金、政府資助 資金來源高達5百萬 ▪ 【職場夢想家】厭倦開OT忙湊客生活 90後金融才俊轉行做數據科學家:交到貨work...
香港隨處都是摩天大樓,哪怕被人誤以為還有牛的屯門大埔,也是高樓大廈林立。形成這樣的城市景貌,升降機及電扶梯行業功不可沒。沒有升降機,在地少人多的限制之下,空間怎能向高空發展呢?香港的升降機及電扶梯工程行業其實享譽國際。  小編邀來3位行內人,上圖左起分別為李浩天 (Sunny)、劉亦斯(Lewis)和余文凱(Benjamin),分享他們的入行故事、工作日常,以及對行業的前景看法。 究竟電梯工程師分幾多種,Field Engineer, Sales Engineer及 Project Manager工作有咩唔同?⋯⋯下文揭曉答案!  電梯工程是香港重要行業之一   發展多元化  三位受訪者均是工程學系畢業,加入電梯行業的原因雖不盡相同,卻同樣認同行業的重要性。對建築物而言,升降機及電扶梯是垂直運輸系統(Vertical Transportation),絕對影響著建築物能否高效運作,更是決定建築設計成敗的關鍵因素之一。   Lewis於2014年加入奧的斯電梯公司(簡稱為OTIS),現時擔任新安裝部項目經理(Project Manager)。他在眾多工程範疇中選擇電梯,正是有感於其重要性。「提及工程,興建大樓,大家很熟悉風、火、水、電,反而電梯就未必有很多人知道。如果沒有電梯,做不到Vertical Transportation,大樓就不能建得那麼高。」  Sunny在OTIS擔任維修部工程師(Field Engineer),Benjamin則擔任維修部銷售工程師(Sales Engineer)。工程學系畢業,除了如同Sunny一般,以考取註冊工程師牌為職業目標;也可以如同Benjamin一般,根據個人興趣選擇職涯路向。OTIS與香港工程師學會合作Scheme A計劃,Sunny表示參與計劃提供更快捷的路徑去報考工程師學會的考核,成為一名註冊工程師。Benjamin喜歡與人溝通的工作,不考牌又何妨!他同樣能夠學以致用,且工作內容更符合個人的性格興趣。  Twinky(左二)認為聆聽員工的意見對公司的價值觀和達至目標很重要,因此公司各種企業工作小組均由不同員工組成,由他們直接推動員工活動。   ▪【前路與錢途】會計、審計有何分別?了解起薪點、考牌、晉升及轉型等5大行情 ▪ 打工仔最重視的工作條件!調查:實際津貼重要過work life balance 工程師工作逐一解構    Sales Engineer  細心照顧客人需求 ...
【特約內容】金融科技 (Financial Technology, “Fintech”) —— 金融服務與科技的融合,正帶動著金融服務業的發展。隨著流動理財、電子支付等服務走入市民的日常生活,再加上疫情的催化,銀行業更加致力於發展金融科技,改變工作模式,以適應快速的節奏。 中信銀行(國際) 自2019年起推動金融科技轉型(Fintech Transformation)及 敏捷文化轉型(Agile Culture Transformation, “ACT”),以人為主軸,不同部門之間緊密合作,更加靈活、積極地將Fintech融入到產品研發和客戶服務中,為客戶提供嶄新、便捷的銀行服務,提升客戶的體驗。 以敏捷文化轉型 改變員工思維模式  在敏捷工作模式之下,不同部門之間會保持緊密溝通,將客戶的需求落實到產品研發中。為了進一步促進跨部門合作以推動業務創新,中信銀行(國際)還根據不同的業務需求,成立了多個敏捷跨部門工作團隊(Agile Squads)。來自不同部門的同事於同一地點工作,面對面溝通,大家都朝著共同的目標努力。例如,業務部門會與技術、客戶體驗設計師等不同部門緊密合作,每日討論進度及最新資訊。負責軟件開發的技術部門不只是單純地編寫程式,而是主動地投入到開發過程中,因應客戶和市場需求的變化,靈活迅速地設計及調整產品,大大加快工作效率。各部門多方聯動,合作無間,大家共同尋找最理想的方案,推動項目進展。 敏捷不單止是工作模式,中信銀行(國際)對內大力推動敏捷文化轉型,改變了員工的思維模式,大家更願意積極參與、合作、溝通和作出改變,努力為客戶提供更好的銀行體驗。 ▪【前路與錢途】會計、審計有何分別?了解起薪點、考牌、晉升及轉型等5大行情 ▪ 港公司推「辦公度假」網民:玩得唔盡興﹗Workation崛起成勞資雙贏局面? 數碼轉型吸引年青人才 中信銀行(國際)積極將Fintech融入到業務發展,包括應用於了解及分析業務需求、技術開發、客戶服務流程設計等每一個環節當中,以優化服務流程,為客戶提供最好的體驗。 中信銀行(國際)大力推動數碼轉型,發展智能化的服務,例如該行流動銀行旗艦平台「動感銀行 inMotion」、全港首創遙距開戶和智能投資顧問服務等,利用金融科技,讓客戶隨時享受到全方位的流動理財服務。對於剛畢業、希望在Fintech領域工作的人才而言,也充滿吸引力。在日常工作中,與不同部門的同事合作,瞭解彼此領域的最新發展,積極創新。而銀行更設有電子勛章制度,鼓勵同事們互相公開表達認可和讚揚,讓大家在工作中獲得掌聲及成功感。 ▪ WFH結束重返office 打工仔大呻唔慣 調查:8成受訪者想每週一天在家工作 ▪...
在香港從事金融業,兼且於知名投行上班的話,頭上很多時都會多了個「才俊」光環。不過,正當不少人為了成為金融才俊而漏夜趕科場,有人卻選擇揮手道別,改行一條難度級別達4、5星的保險科技(InsurTech)初創路。現時回首,當事人對於放棄投資銀行的高薪厚祿,無念無想,並堅決認定,有時有些時機,如錯過了,便無法挽回。 開荒階段「人財兩空」  踏破鐵鞋也無覓處 6年前金融科技對香港人來說,只是一大堆問號,揀選在這階段成立保險科技初創OneDegree,創辦人之一郭彥麟(Alvin)回顧:「是非常之難」。 「那時整件事在香港完全未有前科,僅是向不同持份者解釋保險科技會帶來甚麼用戶體驗,已大費周章。」他憶述,當年競投虛擬保險牌照時,由於他們是唯一一間沒有銀行、保險公司背景撐腰的初創,所以人、財兩方面也踏破鐵鞋無覓處。 「起步時,一個崗位招聘了兩、三個月,竟然一份合適的履歷表也收不到,因那時能兼備保險及科技知識的本地專才,少之又少,於是只好透過職場社交平台,向歐、美一些走在金融科技尖端的公司埋手,利用平台的搜尋功能逐一去查看有沒有適當人選。」 其時,甚至連一起打天下的共同創辦人,也是循這途徑「搜尋」得來。「幾經周折,我終於在美國矽谷認識了現時的合作夥伴Alex,大家經歷了半年磨合,發覺志同道合,於是決定一起由零開展初創。」 ▲Alvin回想,當年創辦金融科技初創時,由於香港在這方面仍在預備起步階段,所以不論籌集種子資本,抑或招攬人才,一點也不輕易。 ▪創科界「疫」流而上 金融、物流科技及AI創企數字攀升 為畢業生開創就業新機遇 ▪ 疫情加速FinTech起飛 跨國企業高市價兩成搶IT專才 哪個工種潛力大卻極缺人? 活用「限量版」資源   屋企變身員工宿舍 班底雖已成形,但因保險涉及理賠,加上全面數碼化的保險科技需要高技能人才,所以種子資本會較一般初創龐大得多,縱使Alvin已拿著摩根大通(J.P. Morgan)亞太新興科技研究部主管兼台灣研究部主管這張「神級CV」,對融資有深度認識,但由於他的創業之作並沒有銀行、保險作後台,兼且那時香港的金融科技發展,只處於預備起步階段,以致他早期籌集資金時,曾經歷過三顧草廬考驗,仍遭投資者拒絕,唯有先後動用自己的7位數字積蓄,臨時支撐大局。 「從零到一,難是必然,加上初創資金有限,我們那時只能租用一幢60多年樓齡的工廈蚊型單位,作為寫字樓,因地方太細,後樓梯便成為我們的會議室。」 他回憶,由於起步時人才都是外求,公司卻負擔不起外國員工的房租支出,唯有出動權宜之計,將自己和姊姊所住的單位,變為「員工宿舍」。 「很感謝當年有家姐幫忙,提出讓同事入住我們屋企之建議。」現時回想,那時連同外籍家傭,一屋共容納了6個人,一住並且3年有多,絕對是一場很講求相互包容的超級耐力賽。「總之早期有很多事,都是憑意志力,將不可能變成有可能。」這刻回顧,他仍津津樂道。 ▪ 唔打工哪有錢?創業可申種子基金、政府資助 資金來源高達5百萬 ▪ 【職場夢想家】厭倦開OT忙湊客生活 90後金融才俊轉行做數據科學家:交到貨work from hill都得!...
做銀行薪高糧準,不少人都很「恨」,讀經濟的Sky(化名)也曾以為那就是理想,誰知踏進高樓,才發現那對他來說就像牢籠。裸辭後先做設計初創,再轉行做data science,由見客變成對電腦,他卻說有趣得多,「每日都在學很多東西。」他興奮地說。只是畢業已5年多才來「學」?從頭開始,他直言也會「淆底」,但原來改變並不如想像中難,更可能會從中找到真正的歸屬。 想入行做data scientist?即刻撳入嚟睇吓有咩相關職缺! 被「現實」淋息衝勁:對自己失望 走在高樓林立的中環,他卻偏愛香港公園。「你很少見西裝友走上來的,但我那時午飯常上來hea。」如今換上一身簡單T-shirt短褲的他不再受束搏,平日上班也是這樣穿,更可光明正大地work from hill,「有些外國同事會邊放狗、抱住個B開會。」他笑着說。行山是興趣,編程也是,但以前他從沒想過這可以當志業:「選科時覺得金融有前途些,想着賺錢。」 讀經濟、做銀行,事業路看似順遂,他卻赫然發現不適:「很多見客的繁文縟節,像要如何坐、搭的士去湊『乜總』;寫很多報告,做的東西很無謂,沒什麼影響力。」他嘆說:「很不滿足,和期望中出來工作很有衝勁不同,對自己有些失望,發揮不到。」工作壓力又大,常OT,很趕卻不知為何要那麼趕。捱了一年半,「很fed up,當時人工又是fresh grad價,我出去做餐廳都有啦,就辭了職。」 喜歡coding,是因為那世界1就是1,「很logical,沒那麼多politics,可以專注在自己的事上,卻又很有impact,可能我在系統加少許東西,用家就可以看多些數據。以前做銀行好像純粹寫份報告搏過關,自己只是個很細的齒輪。」  ▪ 入行人工中位數達$26K!數據科學家、手機程式開發員工作有「錢」途 ▪ 交數萬元上Bootcamp 不如免費學起?初創CEO教新手如何選熱門coding 擁相關資歷年薪或增10萬 另一個「現實」世界:不用硬OT、全日只學不做 用了幾個月回氣之餘,自小喜歡編程的他找了些兼讀課程,但自覺不是讀電腦出身,只敢找和本行相關的金融科技工作,卻始終沒回音。「很迷茫,不太知想做什麼。」此時有朋友找他做設計初創,有些金融科技成份,就去試試,卻發現興趣不大。後來另一個朋友又找他一起讀一個4個月的全日制bootcamp,他終於把心一橫努力鑽研,加上數據科學這行在乎能力多於學歷,不久他就成功進入一間跨國零售企業當數據科學家,由實習做到轉正。 這一行的職責是在大量數據中提煉出具商業價值的,建立預測模型,估算明年會賣出幾多件貨、什麼款等,再和營業部溝通。「當發現一直只當是興趣的東西可以換到錢,是很開心的。」他不由得笑了。比起從前去不同餐廳見客,如今雖只是對着電腦,但常常可挑戰不同項目,「每日都在學新東西,有趣得多。」同事身處世界各地,還會有些意想不到的文化交流,「像有個印度人說早前40幾度。和他們聊天令自己好像不只是在香港,沒那麼悶。」 剛好這公司又自由,「很結果導向,不用理權勢、要討好誰。如果限期內做不完,是真的可以和公司講,很realistic地做事。」他說:「很新奇,原來做事是可以這麼開明的。」更神奇的是,常說「嚟做嘢唔係學嘢」,這行卻因為新,大家對學習很開放,他可以和同事說今天不做其他事,只專注學一樣新事物,於是很快就學得懂。而且即是小薯如他,也有機會直接和CTO報告想法,「自己的影響力比想像中大。」 他坦言等bootcamp開課時也迷失過,「年紀都開始大了嘛,朋友做金融的好像個個賺很多錢,死了會否遲過別人很多呢。幸好開學後就明朗了很多,知自己正在入行,有進展而不是停滯。」他說只要有興趣、慣用邏輯思維就適合這行,當時鄰班還有廚師、地產、補習老師。 ▪ 調查:IT人加薪幅跑贏大市 6大搶手工種 哪一種平均月薪達44K? ▪ 免費考車牌、讀大學、學寫code?各大網上平台助你自我增值或轉型 長遠學習機會比人工重要...
優秀人才,當然是招聘顧問的重要資源。然而,那『對的人』未必是CV最亮麗的候選者,卻是最切合那職位。他/她與新工作團隊的理念是否相近、可否成功將理念相同的人和團隊連結起來,讓雙方走得更遠,才是招聘顧問成功的關鍵所在。 扎根香港的人才招聘機構 Rise Associates Asia Limited(下稱Rise Asia)合伙人Yukkit Chan就是抱著這樣的信念於2018成立公司,致力為房地產行業提供招聘服務,建立了良好口碑和聲譽。Yukkit曾任職於大型英資獵頭公司,是亞太區Top 10顧問之一,在力拼業績的同時,卻深感那種「交數主導」的工作模式有所缺欠:「職位與人才的配對只講求量多,對其行業生態和職責技能上的認知卻流於表面。」 他看到當時獵頭公司主力發展Finance、Legal等市場,對作為香港經濟基石的地產和建築行業卻沒怎樣注重,遂特意修讀香港大學管理碩士(房地產),以深入認識這個領域。合伙人Ann...
提到香港的專業人士,若你只講得出律師和工程師,那就真的太脫節了!擔起綠化使命的園境師,才是現今社會炙手可熱的專業大師!考牌要用九年時間,月薪更可達六萬!園境師究竟是一項怎樣的工作?要打理花草照顧樹木?能知道香港所有植物的名字?統統都錯!今日小編請來香港的註冊園境師,除了淺談園境師的工作日常,更分享考牌和薪酬晉升階梯,讓你了解這個行業更多。  現時香港只有少於300個註冊園境師,但無論是政府還是私人公司,都要聘請大量人手以配合日後的發展。加上綠化和永續是建議項目的未來大趨勢,對園境師的需求不斷上升。  園境師的職責  為建築項目規劃綠色空間  「不少人會誤以為我們只是負責照顧植物,甚至有朋友會問我每日的工作是否要日曬雨淋。其實是天大的誤會啊,我們要坐在寫字樓畫圖寫報告的。」入行四年的Gary是香港私人發展商的園境師(Landscape Architect),當問到他的職責,他都笑言不是太多人了解園境師的工作:「園境師可以理解為園境的設計和建築師。建築師負責設計大樓,測量師將平面的設計變成立體,而園境師就是設計建築物以外的空間,例如花園、平台、樓梯或者遊樂場等。在一個建築項目中,園境師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除了構思發展項目的概念和準備圖則,園境師亦要進行實地考察、為客戶提供專業意見和監督整個項目的建設過程。當項目完成後,園境師才能功成身退。  ▪ 想成為「園境師」?即刻撳入嚟睇睇! ▪ 愈做愈快樂...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