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新丁:致Auditor的另一半
行業小薯「辛」訴:
關於我份工,我想你明嘅係……
《致Auditor的另一半》
by 審計新丁
不時收到讀者來信,訴說自己與另一半的感情問題,提出問題的組合大多是一位行內人配上一位行外人。有讀者說,正因另一半是auditor,那麼這個男/女朋友存在與否其實無分別。不要說要帶他出來見人,你連見到他本人也成問題。

為了挽救各位對auditor的印象,我根據個人經驗加上非正式統計,記下了跟auditor相處最常出事的地方。如果閣下另一半是auditor,不妨留意以下幾點;或者閣下正是auditor而另一半不是,更要請他/她花數分鐘看看,從其他人失敗的例子借鏡。

Auditor將24/7都奉獻給公司,有時深夜或凌晨收工看見街道蕭條,孤單油然而生。
Auditor將24/7都奉獻給公司,有時深夜或凌晨收工看見街道蕭條,孤單油然而生。
【1】首先,冇時間
每人只有廿四小時,花了在工作就不會有時間陪家人和伴侶。有讀者說,因為另一半將大部分時間奉獻予工作,想約他行街食飯毫不容易。

其實,事在人為而已。除非當事人經常出差不在香港,否則你想見他、或者他想見你,一定見到。雖然你們的約會可能變成OT dinner或者食宵夜,但不論男女,得知你山長水遠陪他返工、接他放工、陪他食茶記,一定甜入心,就算要加班都開心點啦。

【2】 冇時間觀念
又是敗在時間手上,你以為auditor數口精、對數字敏感?雖然時間都是用數字表達,但auditor的時鐘有少許不同。

例如:講時間記得說清楚上午還是下午,「今日目標收早啲,收四點」,都不知他們在說a.m.還是p.m.,當然所謂「早啲」都是見仁見智。又例如:約好了7:30pm公司樓下等,明明十分鐘前說「準備執嘢走」,怎麼還未見人呢?

「sorry…urgent stuff…15 more mins」

噢,原來在趕urgent事,那就多等15分鐘吧。錯了,他們口中的「send埋個email,做埋呢個testing,寫埋嗰段analytics」,是不會完的。不過相信我,他們本身說準備執嘢走時真的想執嘢走,怎料一個電話,甚至一封attach了revised version的management accounts的email,都足以令他們即刻被困。

給大家tips,下次約會選在可以打發時間的地方,商場、書店、咖啡店等等,邊行邊食邊等,那就不用在樓下數著非洲每分鐘到底有幾多秒過去。當他們見到你這麼有耐性等他們收工,窩心之餘亦大大加分。

【3】話題終結者
Auditor太喜歡問點解……點解sales跌,因為生意唔好;點解生意唔好,因為中美貿易戰;點解有中美貿易戰,因為侵侵要打強國;點解侵侵要打強國,因為強國……點解……點解你可以問唔完?!仲未講完,點解唔使做provisions,點解confirmations仲未收到,點解呢句咁寫……

喜歡尋根究底的auditor回到私人生活的世界或者未能即時抽身,對著情人還繼續大呼「點解」。你本來抱著開心share的心態跟她分享工作趣事,她就突然柯南上身,「點解你可以同同事返緊工上網」、「點解你哋咁得閒」、「點解你公司可以俾你上YouTube」,最後補上一句「都唔明點解咁好笑」,即時end topic。

對不起,有時auditor職業病發是阻止不了自己密密出Q。如果遇到一個問不停口的另一半,不要嘗試清Q,因為他們經過專人訓練。下次試試舉一反三,在適當時候給予一個聆聽中的signal:嗯、噢、哦、呀、啊、哈,再加一句:「親,唔係所有嘢都有得解㗎。」加多個擁抱,包保她自動自覺收口,讓你搶回話語權。

無端北上出差,難免被另一半懷疑會否迷失聲色場所。
無端北上出差,難免被另一半懷疑會否迷失聲色場所。
【4】 見同事多過見自己
有讀者指出自己的auditor男朋友經常北上工作,有時一個人帶兩三個女同事一齊出job,令她不禁起疑。該名讀者甚至提到另一半每晚做到凌晨一兩點,質疑他是否真的有這麼多工作。老實說我返了無數次大陸,從來沒想過這種工作環境是會令另一半產生「Auditor容易出軌」的擔心,除了盡快完成工作,根本沒時間想其他東西。

不過,為了令家中那位安心,作為auditor的當然要主動報告行蹤。你身為他的另一半,下次不妨問問他跟哪位同事一齊去,最好有圖有真相,送機好、接機又好,說不定睇完真人你就不再擔心了。不過,信任與溝通問題還是要交回你們二人處理。

多一點了解,其實跟auditor相處並不是太難。或者,叫你另一半上jobsDB揀過另一份工,再唔係你去揀返份audit工,咁樣就明白咩係同仇敵愾⋯⋯呀,唔係,係同舟共濟。讓他/她成為等待的一位,便會深深明白能擁有一位並肩作戰的好伴侶並非理所當然,希望各位戀愛指數節節上升。

審計新丁
大學畢業後走進Big 4當Auditor,儲滿三年經驗成為會計師,把Audit經歷及感想收錄於《今晚OT到幾點──Audit新丁求生記》及《時間教曉我的事》。現已踏出審計界,期望繼續以文字作媒介,用新丁的眼晴看清混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