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讀預科17歲入行當髮型屋學徒:「好奇、上進心可以帶你去更遠的地方。」

棄讀預科17歲入行當髮型屋學徒:好奇、上進心可以帶你去更遠的地方大概每個人小時候都有剪髮陰影,髮型師Kodi年少時更是每次剪髮都像「攞命」,「回去給人笑。我如果做髮型師一定不會這樣!」就是心中默唸了無數次的這一句,令她從小就想當髮型師。某次更在電視上看到剪髮比賽,「為甚麼別人做出來這麼美?很想我也做到。」也希望別人不用再經歷像她那樣的剪髮陰影。會考後的暑假,她便找了髮型屋工作,初時掃地、洗杯甚麼也做,等別人有空才能教她。

▪中五畢業生做緊咩?7大行業不計學歷,更重實戰經驗及人際關係

▪車房、麵包、髮廊學徒是讀書失意人?入行月薪4位數字卻仍堅持的原因……

髮型師總愛聊天?其實是工作需要

現實的不夢幻沒嚇怕她,暑假結束,升上預科,但第一個學期考完試那天她就遞表退學,「已知道自己想做髮型師。」她說。「而且好奇、上進心可以帶你去更遠的地方。」家人也一直給予自由。

510x120-v1

於是她由洗頭、電髮,吹頭、剪髮逐步去學,5年後,終於成為了髮型師,「有些人1年多就可以,只是我中間懶過。」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當年正值朋友大學畢業,家人問她要否回去讀書,「但我放了很多心血在這一行,也寧願花時間看有興趣的書。」當上髮型師後,更印證內在更重要,「很多人覺得這行是讀不到書去做,但其實髮型師也會一直看不同東西,因為平日要接觸很多人,至少要可以和人交流,讓人見到你時覺得舒服。」

如此說來,聊天原來是當髮型師的必備技能。同時她也要了解客人的需要,不是依照定律,甚麼臉型就襯甚麼頭髮,「還要看高度、髮量,最重要是客人的喜好,假如她很喜歡游水,你叫她留長頭髮她會很辛苦。又或者他很在意自己大小眼,就不能打開他小眼那一邊,但你幫他剪髮時和鏡有段距離可能不覺。所以我常和客人說不要問我覺得如何,是你覺得如何、有甚麼問題。」

棄讀預科17歲入行當髮型屋學徒:好奇、上進心可以帶你去更遠的地方-2除了剪髮,髮型師也要身兼「老師」,「現在的助手誘惑多了,想他學多些東西,但首先要他上進,你就要想如何帶動到他的上進心,要給機會他做,但又要確保他在客人身上實踐時不會錯。而且他們正值人生有很多問題、也較多疑惑的年紀,你還要處理他的問題。」教育的責任,原來在髮型行業也存在。

▪插畫家謝曬皮:努力地「Hea」著實踐自己喜愛的事

▪當學生妹成為KOL:華麗上堂嚇親阿sir,Gap Year一年尋找讀書以外的可能性……

最怕客人叫「自由發揮」

 從髮型聊着聊着,很易就會聊下去,「有些人說髮型師是樹洞。」她笑笑。她見證過客人由讀書到情海翻波到結婚。不過如遇新客,她不會主動聊太多,怕別人覺得煩。更怕的,其實是遇到沒想法的客人。「你叫我自由發揮,可能你之前剪過這款但不喜歡……不需要這麼冒險,我們有個共識才落手。」她堅持。「如果你不喜歡,我也會很不開心,影響剪下一個客。」反而服務業總會遇見的「西客」不難面對:「你要給面色我看,我便不看。」她灑脫地說。「你做得不開心我又不開心,無謂浪費大家時間,我不小了,不開心便不如不要做。」

 聊天、剪髮,甚至是做人的技能,都靠年月累積。她自言初做髮型師時,不懂拿捏與客人的溝通,又曾因一天剪17個頭而失去敏銳度,「有次客人和朋友說想哭。我也想哭啊!」她說。「現在做了這麼久,怎也會有些心得令自己的狀態好些,例如休息、吃東西、調整心境,work-life沒可能balance,但你也要做到一個令自己舒服的balance。」

 「以前剪到別人耳仔也試過呢。是過程來的,心態上要調節。」 她喃喃說着,彷佛仍在告訴自己。其實直至去年,她才試着調整——「髮型師放工還要看自己有甚麼貨、處理客人的預約,如果你願意,工作可以完全包圍你的人生。」她說。「去年要做一場大手術,也與自己易緊張有關。因為髮型師多勞多得,預約盡量會排到一個接一個,我通常不會留時間吃飯。要看時間,又要顧客人舒不舒服、自己有沒有做錯,我又容易怕自己做得不好,人一多東西做便會拉緊,長期如此,健康問題就來。」

棄讀預科17歲入行當髮型屋學徒:好奇、上進心可以帶你去更遠的地方-3從前她也經歷過要追數的日子:消費額、產品,追不夠要扣錢,「小時候會做了先,但久了會選擇過到自己。因為他信你,但你騙他……他也會知道的。而且你想keep客和追數之間,是有衝突的,我想keep客多過賺多些錢。」

▪新舊美容師生存攻略 「唔劏客」VS「前後夾擊」究竟邊類美容師錢程更好﹖

▪五個香港人就有一個有濕疹﹗工作壓力會加速濕疹大爆發﹖

髮型師工作原是雙面刃:可忙可悠閒 全在取捨

如今她學懂愛惜自己和身邊人,「以前只要有人說那個時間想來我便說好,會很怕約朋友,因為你說不準時間。」現在她會至少給自己好好吃飯。「托賴我的客對我很好,不會太多投訴。」即使大病一場,她也沒想過轉行,「這行自由度很大,做的事都是自己選擇,間中想安排時間做自己事也可以;以及,沒人可以叫我做甚麼,除非我願意。」還有,「當聽到別人說:『哎回去不用怎麼搞個頭。』便很開心。」她笑笑。

這些年來,學歷從沒影響過她的生活。「最多是一些社交場合會有人問你怎麼不多讀點書?覺得你吸收能力低些,識少些東西。」她灑脫地說:「不是完全沒歧視,但又不是重要囉。」

重要的,始終是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為甚麼而做,照顧好自己和重要的人,已經足夠。

入行薪金:10,000元以上,能獨立處理染髮、電髮等「chemical」範疇的工序後,佣金可提升;成為髮型師後,in-housefreelance掛單的拆帳方式不同,薪金不一。

入行途徑:到髮型屋應徵,邊學邊做。

撰文、攝影:Rita Wong

 

閱讀:

50後的人生下半場 考牌學習無止境 重投職場全靠不怯場

棄會計師路續運動生涯 乒乓球教練下半場:完成雙碩士擔教師重任

女主播棄高薪厚職 回歸家庭當全職靚媽 自由身接job為與世界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