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記者、社區藝術不得志?轉型當行政人員:「喜歡它夠繁複。」

做記者-社區藝術不得志-轉型當行政人員-喜歡它夠繁複當個旅行達人、在海島潛水、打理燈塔旅館,都是坊間定義的筍工,但對阿紀(化名)來說,都無甚特別,反而是行政工作,從沒聽誰說很渴望,對她來說,卻正是dream job

▪旅遊達人唔易做 最難忘過境被軍警用槍指

▪【返工無國界】有一種職業讓他環遊海底世界,潛水教練優哉游走各國水域

追求細節、文章冰冷:我是否真的有問題?

現職藝術行政的她,其實沒想過自己有天會做行政,不是對這工作有任何成見,純粹是茫然:「我沒想像過自己做任何職業,因為不知道想做什麼。小時候只幻想過當自己不再是學生,可能會是女強人。」她笑着說。「那時以為世界只有賢妻良母和女強人,長大了才發現原來還有種人叫普通的打工仔。」

於是她在「打工仔」這大海裏尋找,試着想:「自己支筆好像OK,不是超喜歡寫字,但唯一能力好些的是這樣,所以第一份工找了教科書助理編輯。做下來,很不喜歡,自己出功課自己做,自己對答案,好無聊,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

510x120-v2

不過在這工作中也並非沒有得着,她發現除了寫字外,自己還有校對的能力,就嘗試向媒體應徵校對工作,但校對一般會請年紀較大的,對方反建議她做記者,無什麼特別想做的她就答應了。「慢慢卻覺得很不適合自己,上司說過我寫的文章冷冰冰的。那時我聽不明,很不開心,想着是否真的是我的問題?」寫稿時,也總在執着細節如用字,影響了進度。與此同時,上司鼓勵大家做喜歡的題目,「但我總是『kick住左』。」她說。「大家都有自己的興趣,那我到底我喜歡什麼,我的理想是什麼?」

做記者-社區藝術不得志-轉型當行政人員-喜歡它夠繁複-2「迷茫是在找的過程中必然要面對的問題——你不斷在試的過程中,不太知道自己的能力到了哪個水平,有什麼實際工作你會很喜歡而不會很辛苦。」

▪【拒絕離地】本地文學雜誌從水著到政治 編輯:「文學可以很公共。」

▪懷着迷茫畢業 暫不工作在歐洲香港探索自身:沒有Gap Year可能仍然無力

埋身參與社區藝術 終於確認:我比較喜歡抽離

「我一直問到現在。」當時做了一年多後,愈來愈迷茫的她決定裸辭。「不知可以做什麼,瘦身公司的FB小編也去in過。」但同時找工作令她了解到自己多一點,「會不斷想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那些工作,慢慢想到,訪問時接觸過些藝術的東西,有些興趣,但喜歡相對落地的,例如社區藝術,而且昔日上司說我較抽離,那會否做參與多些的東西,就較能找到事情的意義?」

這次理想中的工作總算是摸出了輪廓——不是喜歡做社區藝術,而是確認自己真的喜歡抽離一點:「見到演員和社工玩得很開心,我卻會站在一旁,用一種批判視覺看件事做得好或不好。」於是今天她目標明確地找到了藝術行政的工作,「第一日已要OT,也沒預計要做這麼多文件工作,唯一對人的時間是打電話談文件,但我卻找到成功感。」她微笑着說。「我喜歡它夠繁複,一個步驟跟一個,一下不記得便會錯,就像砌lego,那粒很細的東西你記得砌下去,砌成了,便會很開心。不會嫌悶或覺得瑣碎,因為很多瑣碎事組在一起其實很複雜,也見到自己的能力。」她更驚訝地發現,從前執着細節的缺點,如今都變了優點。

如今找到理想的工作模式,她說勇於去試不同工作很重要。「要在當下接觸、做過那份工作,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如果未做,只會停留在刻板印象,但旁人眼中無聊的,可能你會覺得有趣。」也因一直試,她才弄懂從前的疑問,更認識自己,「可能對我來說,從前訪問就是知道他開了舖幾十年,賣單車,那便問為何賣單車,報導純粹是描述性。其他記者大概能同情共感,會明白到他所說的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寫到一些較有情感的,但對我來說就像寫report。」——這正正是她現在的工作。她也因做過記者,而知道自己喜歡秩序,不習慣隨處「撈故仔」。

「能力用在不合的地方真的很辛苦,用對了好好多。」如今,「工作不是消耗你人生的東西,是幫你達成目標。」前提是工作量未超出可掌握的範圍,「以前做記者也有成功感,但對比之下,我會喜歡現在多些——要能力範圍之內,有挑戰性,但又還handle到,令生活不會很有壓力。」

▪由義工變職員 社區項目主任走入梅窩深耕社區搞farm to table

▪對字好過對人?尋找隱世工作:Data Entry、Proofreader仍然長期請人

什麼工作也可試 從每次重新認識自己

現在她總能說出自己喜歡什麼——悠閒還是忙碌、整理文件還是整理家居,靠的是不斷的向內探問、聆聽內心。但她說喜不喜歡某樣事情還受很多因素影響,「例如現在的上司會很logical地解釋為何要跟那些步驟,令件事變得有意義。」又如工作量也會令你以為自己喜歡或不喜歡某樣工作,「未必要定死自己。」

「做什麼工作也不一定要朝興趣去想,而可以是某種行為,例如是喜歡寫字,就找和這行為相關的工作。如果做下來覺得不適合變成工作,可以退後,再試其他你喜歡而未必認知為興趣的東西。」她說。「還要認真對待你的工作,很認真時才分到自己是否喜歡。」

重要的,始終是誠實面對自己。「如果沒有包袱,卻不喜歡現況又不嘗試改變,也只能對自己負責。」最終,外界告訴你的、社會給你的刻板印象,都不重要,最適合自己的不一定是別人那些,什麼是屬於你的dream job,還是要由自己去探索。

撰文、攝影:Rita Wong

 

閱讀:

文職生涯:難為Clerk與Admin定分界?文員抑或行政人員由部門決定

一屋都是Com Sec:父女現職公司秘書,定位是監管角色屬董事會高級職員

公立醫院「護士荒」究竟有幾嚴重﹖前線剖白「奪命追更」冇教好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