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回收變事業?90後廣告男辭職做上門回收 靠一種特質解困!

FacebookWhatsAppTelegramEmailCopy Link

年輕人總被貼上「好食懶飛」的標籤,近年卻見一個個後生仔不怕辛苦,又做木工又耕田,九十後24歲的Jorch(黃靖羲)更天天拖住一大車回收物周圍走。他在今年4月疫情嚴峻之際開始上門回收事業「The Loops 家居回收」,如此辛苦又危險都去做,該是個「環保L」吧?他卻笑笑:「老實說我不算很環保的。」

「想找工作的意義」

在變成「回收佬」之前,他從事的是廣告,「做廣告都好玩的,但做了幾隻廣告,回望好像沒什麼特別,又不停有新的廣告……我常常在想,做完之後究竟會不會有什麼得着、轉變,會否可以趁我年輕時,做些回看會覺得達成了些東西的工作呢?」他說。「我想找工作的意義。」

原來為世界帶來改變,才能使他雀躍,而生活中一直有樣東西「篤眼篤鼻」讓他很想去變:「常常見垃圾桶很滿,但當中其實很多東西可以回收。」放到回收桶,卻被清潔工人告知最後都是倒。「是否真的沒其他出路呢?」如此在意,是因為見到世界失常:「據研究指,每人每週會吃到等同一張信用卡大小的膠。現在我們好像沒病沒痛,但難保吃多些後機能會遲鈍了,到時便阻止不到。所以,大家現在動一動手就可以扭轉逆勢。」

早前更有蘋果被驗出內含微塑膠,意味着樹根把膠當是營養。當大自然被改變,地球、人類或會加速滅亡。而這些膠,原本回收後可製成各種物品,例如電視框。「要判定一件物件是不是垃圾其實有可能只是資源錯配,當適當處理後,垃圾也變得有用。」與此同時,近年香港也出現愈來愈多不同物料的回收商,圖中這種複合物料袋,也即將有地方回收。

▪ 【回收新人類】到街市收發泡膠、如蝸牛拉貨:最難是撕膠紙……

▪ 走塑是一種選擇—港爸堅持15年生產可分解環保餐具

迷路、淋雨、孤獨:想放棄但又不會真的放棄

他自言不是極環保的人,也覺得塑膠不是罪惡,「用完沒回收才是罪惡根源。」但丟垃圾本身不用錢,他卻要別人付費買回收服務,身邊人聽到都說不可能,「算啦,我一向不太聽人講。」他笑笑。面對未知,也沒什麼掙扎——危機實在太逼在眉睫,而垃圾徵費政策一拖拖足15年,最近議案更被中止。與此同時,想回收的人和苦於回收量不足的廠一直都在,只差中間那條橋,「既然都沒東西可以等,就直接開始。」

於是,去年初他毅然辭職,到處拜訪回收商取經、上youtube學寫app,籌備一年後選了屋苑密集的將軍澳區做試點。「初初不時會迷路,那還要是最熱的時候,推住回收物,整件衫都濕透。」加上當時疫情嚴峻,他特別戴上防護面罩,更加悶焗。落雨就更慘,「那時未有車,東西擺在街,有時一落到樓見到大雨,立刻衝去收起,到處找遮雨的地方,都幾狼狽。」

更難捱的是,孤獨。「日日自己一個搭車去收,再拿住一袋袋搭車回倉,分完類自己拿去廠,整件事都是一個人。」那時客戶也不多,「不時都有反省:是否真的有人認同?是否真的可以?是會想放棄……」他一笑:「但又不會真的放棄。」幸好在客戶口耳相傳下,生意總算上軌道,買到車,請到員工,也慢慢認識到不同的回收廠伙伴。終於,這條回收路上不再得他孤身一人。

很多人都明白自己選擇了叫飯盒,就有責任處理。只是之前苦無方便的途徑若放進三色桶,先當真的有人來回收,但只要整個桶中有一樣東西沒洗,就整桶都沒法回收——因為當髒物進了機器,要清洗機器就需極大成本,根本沒回收商可以承擔。

▪ 【港鹽】西貢鹽田梓產能供應衝出市區 盼假日導賞團啓發港人

▪ 場地佈置員見盡浪費盛宴、旋轉木馬一夜棄掉 決心轉型做低碳佈置

路人有一個在左近:香港很好的人比想像中多

但這工作每天工作時間都很長——早上做分類、磅重,下午到晚上逐家去回收,再把貨拿回倉,將早上分好的換上車,待第二朝車走,做足13個鐘。他的折衷方法是,一周只工作4天,樂得有一日閒日假不用和人逼。工作帶來的,也不再是營役,而是改變。「我明有人會覺得只回收到少少,沒用的,但掉轉想,不是有用才去做,而是做了才有機會有用。」他侃侃而談地說:「其他人見到你做這東西,會有少許改變,再影響到他身邊人去改變,最後的影響就可以很大。」

例如有些客人本覺得回收很麻煩,見到他這樣,就願意去試,更拉其他朋友一起。有時推着回收物進升降機,大概因用布袋包好,旁人沒冷眼之餘,有些更會問他如何申請服務。他泰然地笑:「每日都很開心呢!忽然會有客給你一包零食、一粒糖,叫你加油,都很sweet。」他說。「香港都很多很好的人,比大家想像中多。」

對於和他一樣有些事情想做,卻仍在掙扎的人,他如是說:「如果有些東西想達成,不妨去試試,70年命中擺5年下去,也不過份。」只是跨出去後的不安,該如何面對?「只要做人夠冷靜就沒什麼難到你,逐個問題去想而已——沒錢,便想如何賺多些錢。成本很高,便想如何減低成本。逐個結去解,也是樂趣。」如今他從困境中走出來,成就了堅韌,而這份特質,剛好是這時代人人都需要的。當是圓夢,當是成長,當是裝備,勇敢一次,好好面對所有,看似沒可能的事,也許都會變成可能。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此文章由原作者及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收到更多JobsDB最新職場資訊?

熱門文章
做銀行薪高糧準,不少人都很「恨」,讀經濟的Sky(化名)也曾以為那就是理想,誰知踏進高樓,才發現那對他來說就像牢籠。裸辭後先做設計初創,再轉行做data science,由見客變成對電腦,他卻說有趣得多,「每日都在學很多東西。」他興奮地說。只是畢業已5年多才來「學」?從頭開始,他直言也會「淆底」,但原來改變並不如想像中難,更可能會從中找到真正的歸屬。 想入行做data scientist?即刻撳入嚟睇吓有咩相關職缺! 被「現實」淋息衝勁:對自己失望 走在高樓林立的中環,他卻偏愛香港公園。「你很少見西裝友走上來的,但我那時午飯常上來hea。」如今換上一身簡單T-shirt短褲的他不再受束搏,平日上班也是這樣穿,更可光明正大地work from hill,「有些外國同事會邊放狗、抱住個B開會。」他笑着說。行山是興趣,編程也是,但以前他從沒想過這可以當志業:「選科時覺得金融有前途些,想着賺錢。」 讀經濟、做銀行,事業路看似順遂,他卻赫然發現不適:「很多見客的繁文縟節,像要如何坐、搭的士去湊『乜總』;寫很多報告,做的東西很無謂,沒什麼影響力。」他嘆說:「很不滿足,和期望中出來工作很有衝勁不同,對自己有些失望,發揮不到。」工作壓力又大,常OT,很趕卻不知為何要那麼趕。捱了一年半,「很fed up,當時人工又是fresh...
優秀人才,當然是招聘顧問的重要資源。然而,那『對的人』未必是CV最亮麗的候選者,卻是最切合那職位。他/她與新工作團隊的理念是否相近、可否成功將理念相同的人和團隊連結起來,讓雙方走得更遠,才是招聘顧問成功的關鍵所在。 扎根香港的人才招聘機構 Rise Associates Asia Limited(下稱Rise Asia)合伙人Yukkit Chan就是抱著這樣的信念於2018成立公司,致力為房地產行業提供招聘服務,建立了良好口碑和聲譽。Yukkit曾任職於大型英資獵頭公司,是亞太區Top 10顧問之一,在力拼業績的同時,卻深感那種「交數主導」的工作模式有所缺欠:「職位與人才的配對只講求量多,對其行業生態和職責技能上的認知卻流於表面。」 他看到當時獵頭公司主力發展Finance、Legal等市場,對作為香港經濟基石的地產和建築行業卻沒怎樣注重,遂特意修讀香港大學管理碩士(房地產),以深入認識這個領域。合伙人Ann...
提到香港的專業人士,若你只講得出律師和工程師,那就真的太脫節了!擔起綠化使命的園境師,才是現今社會炙手可熱的專業大師!考牌要用九年時間,月薪更可達六萬!園境師究竟是一項怎樣的工作?要打理花草照顧樹木?能知道香港所有植物的名字?統統都錯!今日小編請來香港的註冊園境師,除了淺談園境師的工作日常,更分享考牌和薪酬晉升階梯,讓你了解這個行業更多。  現時香港只有少於300個註冊園境師,但無論是政府還是私人公司,都要聘請大量人手以配合日後的發展。加上綠化和永續是建議項目的未來大趨勢,對園境師的需求不斷上升。  園境師的職責  為建築項目規劃綠色空間  「不少人會誤以為我們只是負責照顧植物,甚至有朋友會問我每日的工作是否要日曬雨淋。其實是天大的誤會啊,我們要坐在寫字樓畫圖寫報告的。」入行四年的Gary是香港私人發展商的園境師(Landscape Architect),當問到他的職責,他都笑言不是太多人了解園境師的工作:「園境師可以理解為園境的設計和建築師。建築師負責設計大樓,測量師將平面的設計變成立體,而園境師就是設計建築物以外的空間,例如花園、平台、樓梯或者遊樂場等。在一個建築項目中,園境師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除了構思發展項目的概念和準備圖則,園境師亦要進行實地考察、為客戶提供專業意見和監督整個項目的建設過程。當項目完成後,園境師才能功成身退。  ▪ 想成為「園境師」?即刻撳入嚟睇睇! ▪ 愈做愈快樂...

十大熱門搜尋

Scroll to Top

Processing, please w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