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展精神社工扮偶遇、和情緒受困者傾暗瘡:「他們怕你多過想傷害你。」

外展精神社工扮偶遇、和情緒受困者傾暗瘡:「他們怕你多過想傷害你。」「家人初時聽到我當精神服務社工,會問會否很危險?」任外展精神社工12年、剛轉職負責推廣精神健康的饒文傑(Francis)說。未讀社工時,他坦言也曾戴有色眼鏡,後來發現,每個看來可怕或是你怕的人,背後都藏着創傷,「他們是怕你多過想傷害你。」有受過欺凌的中學生怕了和人接觸;有孝順子擔心父母要繼續和自己捱劏房,又沒有朋友傾訴,爆發變成精神分裂症,一天到晚用被蓋住自己。「如果不理解他的經歷會覺得他癡線,但原來他有這麼多壓力。」

jobsDB向全港二十個行業包活資訊及通訊科技界、教育及培訓界、廣告、媒體及出版界、互聯網及創企、飲食界等六千名從業員發出問卷調查,深入發掘他們對工作的期望。欲知更多香港打工仔的訴求,可參閱jobsDB引才法則 (Laws of Attraction) 互動網站的按需分析


精神病污名太深 成受困人士求助障礙

精神服務社工1饒文傑任職外展精神社工長達十二年。

這些年來,他不曾被精神受困者攻擊,「最多只是摔門、罵。」強烈的舉動背後,其實是害怕。「也可能從前試過講自己不安的事,但沒人明白。」因此,精神服務社工需要學習建立關係。「會扮在街撞到,又或是說剛好有禮物送,藉詞上門。」也要按不同人的需求尋找介入點,例如曾有個年輕人覺得自己很多暗瘡,Francis便把年少時的暗瘡相攝進門縫。「後來我和他聊的是暗瘡治療方法。」他笑着說。

然而想帶他們參加精神健康中心的活動,對方卻未必願意,怕被人看見。「每當有傷人事件,傳媒就馬上說是因為精神病,大家不會嘗試理解他之前發生什麼事,是什麼令他行至這境地。一報大眾就入腦,但那刻傷人未必是受精神病影響,可能他意識清醒。」於是精神病便被污名化,大家不敢求助,就更難在情緒爆之前獲得紓解,再爆,再有報導,成為惡性循環。

因此Francis認為社區教育很重要,「不止是教育,而是接觸多些。」近年社福界多了邀請曾有精神困擾的人士到學校分享,「親身去和公眾說,我和你一樣,只是我有這些經歷。」多了明星會分享自己的經歷也有幫助。只是當一有新聞說有人「疑因」精神病而傷人,大家還是很易回到起點。Francis說要令大眾明白,就是要靠一次又一次的解咒。最近他更因此轉到主要推動健康教育的崗位,「一般人如果認識多些精神健康,有問題也能早些找人幫忙。」

精神服務社工2近年大圍美林邨擬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ICCMW),居民意見分歧,有居民直指怕精神復康者撞到放學的小朋友一巴摑下去。Francis說:「精神病人就算不在中心,其實也可能在你旁邊,是你鄰居,你可以反對建中心,但不能排拒他們在社區以外。也未聽過建了中心後發生暴力事件,一般會有意外都是沒看醫生,預計不到的,有中心有社工照看或許更好。」

▪【轉型不轉行】言語治療師踏出舒適圈 執教鞭重拾工作熱情

▪社工赴美考證書 回港教畫禪繞畫為抑鬱者尋120分鐘的平靜

陪想自殺的人吃飯、行公園 找回現實感

解咒難,當社工,疏導自己的情緒也是一種難——除了聆聽求助者的創傷,有時還會遇上受困者自殺。「第一次時我躲進廁所哭了很久,問是否自己做得不夠好?將自己放到很大,因為……是生命來的啊。」後來慢慢接受事情永遠無法控制,事情發生也不一定因為他,轉而將心神放於幫助對方家人,「我甚至去過認屍。開始時很震撼,但當送上祝福,或令他家人精神負擔沒那麼重。」

其他時間,他努力避免事情重演。「有時想自殺的人就像3天沒睡覺,沒了現實的感覺。要和他做的是找回現實的感覺,和他吃餐好的,走走、做做運動,做他想做的事,等他回來了,很多東西才講到。幫他將絕望、不開心紓導,可能就已經好好多,有時是鬱結出不到來而想到死。」

「但不是講那麼容易——當你聽到他說想自殺,你是否立刻想着送他入院?將問題放進去,令你不用承擔他自殺後你要處理的文件、被問為何跟得不好。社工往往有很多這些擔心,令你和他交流時沒了最真的自己。」

精神服務社工3早年Francis出版了兩本涉及精神受困人士背後經歷的小說,「我們要給同理心不是因為他有精神問題,而是對每一個人都應該要這樣做。」——每個人在這充滿壓力的社會都會遇上困難,如果有人看到、幫忙紓解到,問題也許就不至於爆發。更甚的是,「當100個人也有相同問題,會否代表真的應該要改變社會?」

▪[行業秘聞]精神科護士大剖白:先要過三關

▪在港教師與打工仔無異:校長就係Boss,應付無理要求、工時長壓力爆煲

一個社工對7、80個個案的歉疚

但慶幸,他沒有那樣。只是面對求助者時,有時會有另一種歉疚。他頓了頓,看着雙手,「需求太大,人手只有這些。常常對7080個個案,有時兩個月也見不到一次,他最近如何、入了院你也不知道。」

2000年,政府開始推行的一筆過撥款制度,至今標準人手編制一直未變,資源不足下,機構員工往往要疲於競投民間基金的資助。平日他們還需要不斷需進修,例如精神服務社工要知道各種病症的分別、如何評估、不同病的新舊藥物之別等,「你了解藥物,就會知什麼藥原來可以早點吃,令他不那麼打瞌睡,又可以教他和醫生講;見醫生時只有幾分鐘,你也要懂得歸納出重點,這很影響整件事。」要學習的還有各種協助受困者走到社區的方法,如戲劇、運動,甚至是打機。

「社工給人的太多,卻沒有錫自己,如何支持自己?」但即使經歷這些,他仍然想繼續,最多有時去踢一場波,讓自己找到出口。「我很珍惜和他們相處,在他們的生命中我見到很多東西。」看着受困者由躲在家中,到願意參與話劇、足球隊,「拿不拿獎是其次,他們識到一班朋友,平日會一起打機、聊天,見到他們的生命不同了,我也見到自己的價值。」他說。「不敢說是改變別人的生命,每人都會經歷低潮,在那時間出現過、做到少許東西,已經很好。」

入行薪金:2萬多元至3萬多元,但在一筆過撥款制度下,不同機構薪金不同,有可能較政府起薪點低

入行途徑:社會工作文憑或社會工作學士畢業,前者開始時只可任社會工作助理(SWA),起薪點較低,後者可任助理社會工作主任(ASWO

撰文及攝影:Rita Wong

延讀閱讀:

自由身教練開女生專用健身室:客人有OL、媽媽、律師,最年長的65歲

宴會音響師播歌遇lag機、客人衝上台搶咪,最考現場應變能力

車房、麵包、髮廊學徒是讀書失意人?入行月薪4位數字卻仍堅持的原因……

此文章由jobsDB HK撰寫/編輯。如欲刊登於其他網站或刊物,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與我們聯絡。如有發現侵犯版權,原作者及jobsDB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想尋找你下一個機遇? 立即瀏覽jobsDB最新Marketing / Public Relations職位